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4章 意外
    因为这个工厂里面说到底也就是那么一点儿大,所以在跟着转悠了两个圈以后,也觉得并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的。

    在打了两个哈欠以后,我突然觉得有些无聊,因为这样子来来回回的像是一个机器人一样真的有些不太好。

    其实我很想在某个不起眼的地方随意找到一块木板,然后躺在那里美美的睡上一觉,但是我却并没有那么做。毕竟,我不能够辜负嫂子对我的一片心意。

    在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然伸了一个懒腰,然后朝着这个时候的旁边看了两眼。

    在我的面前,有着一个跟我工作状态一样的家伙,这个家伙脸上也是一副晃悠悠的表情,在那里跟着深吸了一口气以后,开始在那里继续捣鼓着自己的电器。

    “兄弟!”这个时候,我突然对着这个男人提醒了一句。而面前的这个男人突然一下子清醒了起来,然后朝着我慢悠悠的看了两眼。

    显然,他有些心不在焉。

    “小心点,这个东西使用的时候千万不要走神,要不然会很危险的。”我对着他说了一句,因为我说到底也算是一个保安,在安全的事情上还是有一定的说服力的。

    这个男人愣了愣,然后朝着我看了一眼,在那里愣了愣以后,才突然对着我点点头。

    虽然说他是已经点头了,但是这个事情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还是有些让人心虚的,我只是继续在那里 用着自己的目光在那里看了他两眼。

    “梅松,快点儿过来!”这个时候,刘旺这个家伙突然对着我说了一句,我听到这个家伙的话的时候,虽然感觉有些不太爽,但是还是不能够不听,所以就跟着凑了过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面前的这个男人再一次陷入了一阵昏迷的状态,手上的机器突然跟着一下子滑落在了地上,直接一下子切断了自己的线条,而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这里,摇摇晃晃的身体就这样子跟着凑了过去,然后一下子被这个时候的电线给直接打中。

    “啊啊啊!”

    我突然一脸看过去,才发现了这个事情的严重,这个男人的身体因为被电给打中,所以整个人的身体在那里不停的胡乱抽动,而且脸上已经开始吐出了白沫。

    我愣了愣,感觉凑了过去,但是却没有直接打算过去接近这个家伙,因为这样子会让我自己也被打中。

    而且,这个事情根本就不可能拖下去,毕竟这个对于自己来说都是很是复杂的事情,周围的厂子的工作人员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时候的这个男人。

    “梅松,你特么是不是不想在这里干了!”那边不知道情况的刘旺还在那里一句接着一句的谩骂着,但是我也顾不上那么多,直接从地上捡起来了一块木板,对着这个气候的男人身上狠狠的砸了下去,男人的身体跟着被一下子弹飞。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力气会变得这么大,但是总算是将这个家伙从死神里面给直接拉了回来,然后朝着他看了一眼,接着才继续开口。

    “有人出事故了!”

    在好一会儿以后,工厂里面的人才算是全部赶来,而这个时候我作为保安,只能够陪着这个男人一同送往医院。

    临走之前,刘旺这个家伙突然瞪了我一眼,我不知道为什么刘旺这个家伙会露出这样子的表情,但是还是跟着这个男人一同去往的医院。

    一路上,都在担心这个家伙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在那就是一路观察以后,终于是将他送进了手术室里面。

    我坐在了手术室的外面,然后深吸了两口气,看着周围来来回回的医生护士,突然想起了刘娜这个女人。

    可是,偏偏在走廊的尽头,这个让我想起来的女人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然后对着我说了一句,

    “咦?你怎么在这里!”

    我将这个事情跟这个女人说了一遍。

    刘娜皱了皱眉头,然后继续冷哼了两声。“我还以为那个被电给打中的人还是你呢!”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才想起之前也是因为自己被电给打中了,所以才会来到了这里。

    我没有说话,突然一下子站了起来了,然后继续用着自己的身体在刘娜这个女人的面前顶了一下子。

    刘娜的身体跟着哆嗦了一下子,突然朝着我坏笑了一声,“你个死样!”

    我就是喜欢这个女人说出这样子的话,因为只有这样子我才会感觉很爽。

    “嘿嘿。”我在那里笑了两声,然后才继续开口。

    “你现在这里好好待一会儿,待会儿等我这边事情忙完了以后,我再来好好陪陪你,而且还可以给你一个惊喜!”

    惊喜,什么惊喜?

    我感觉有些莫名其妙的兴奋,但是还没有来得及多说什么的时候,面前的这个家伙就已经跟着消失不见了。

    刘娜趁着这个机会,在我的裤子那里狠狠的摸了一把,然后跟着坏笑了两声,就直接这样子离开了这里。

    我继续坐在了那里,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是享受的样子,因为刘娜这个女人总是可以给我不一样的惊喜,嫂子的事情,也多亏这个女人帮助了我。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继续朝着这个时候的手术室里面看了两眼,在那里跟着皱了皱眉头以后,却好像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一点儿的东西。

    当然,这个可能只是我的错觉,我甚至没有继续多想,加上因为之前的疲惫,所以就直接一下子靠在了这里的椅子上,在那里轻轻的皱了皱眉头。

    也不知道是过去了多长的时间,当我慢慢醒过来的时候,刘娜这个女人已经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然后对着我冷哼了一声。

    “是不是等很久了?”刘娜这样子说了一句。

    我觉得还好。

    “你们厂子里面的那个工人现在已经被送到了病间里面,现在我负责替这个家伙照看一下子。”刘娜说了一句,突然朝着我笑了两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