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26章 旧账
    见我在过去了半天以后,还是这幅表情,这时候的张灵突然愣了愣,然后继续在那里哼哼了两声。“你前天晚上夜班,这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我想了想,然后才继续开口,“的确是发生了一些事情,有几个家伙在厂子里赌博,然后被我给抓住了。”

    我愣了愣,然后在那里说了一句,在听到这里的时候,面前的张灵却继续在那里说了两句。

    “然后呢,你做了什么?”

    我想了想,接着才继续开口,“我就是叫他们不要打,然后他们就停止了,只是后来,他们好像有些不高兴,所以就过来捶我了!”

    张灵深吸了两口气,然后才算是稳定下来,在那里继续开口说了一句。“也就是说,你是做出了反抗了?”

    “要不然呢,我还要让他们给打死吗?”我对于张灵说的话有些不能够理解,在那里皱了皱眉头以后才继续开口。

    听到这里的时候,面前的张灵继续沉默了一会儿,接着继续开口。“现在,他们那边都在这里认定你这个家伙打人!”

    什么?

    虽然说我是动手了,但是一方面是为了保护自己,另外方面还没有让他们受伤吧。

    “这个事情应该跟我没有多大的关系吧!”一句话在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然愣了愣。“再怎么说也不可能让他们就这样子随意去冤枉我吧!”

    张灵皱了皱眉头,然后在那里点点头,“你说的没有错,这个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但是现在王海他们已经商量好了这个事情,也就是说,不管情况是什么样,这个时候的你肯定都是那个背锅的。”

    我去,又让我背锅。

    “那些家伙的手段就不能够靠谱一点儿吗,怎么折腾来折腾去都是这么一个手段啊!”我在那里皱了皱眉头,脸色看起来有些糟糕。

    张灵只是在那里愣了愣,却没有继续说话,因为这个事情毕竟怎么说也不会是刚开始的时候遇到的那个情况,也就是说不管有什么更加让人想不到的东西,这个对于我来说还是让人蛋疼的存在。

    继续跟着折腾了几下子以后,面前的这个张灵继续皱了皱眉头,“算了算了,这个事情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就算是说什么也是狗屁了,待会儿的时候,你自己看着办,然后不要有什么太过于愚蠢的话说出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一句话说到这里的时候,面前的我点了点头,然后跟着张灵一同朝着王海的办公室里面走了进去。

    自然,跟之前的我所想的一样,这几个家伙还是一副老谋深算的模样,在注视着面前的我还有张灵的时候,显得有些得意。

    “我说,在这个节骨眼上折腾出来了这种事情,怎么说也是有些说不过去吧!我虽然并不是特别主张什么严肃对待,但是现在看起来,就只能够这样子做了吧!”

    在说到这里的时候,面前的这个王阳明在那里轻轻哼了一声,脸上看起来居然还是那么的无所谓,似乎对于他来说,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

    继续跟着想了一会儿以后,面前的张灵却突然在那里继续沉默了起来,在冷哼了一声以后才在那里跟着开口。

    “我知道你们的意思,这个事情的确是梅松的错,但是也仅仅只是一部分而已。”

    王海突然表现的冷漠了起来,或许是因为这个时候的他显得比较有道理,在深吸了两口气以后才开口,“张灵小姐,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这么坦率的,具体发生了什么,应该亲口问这个时候的梅松吧!”

    说到这里,他那张让人厌恶的嘴脸突然对向了我的面前,在那里顿了一会儿以后,继续朝着我说了一句。

    “你说,你是不是打人了!”

    我点点头。

    “这不就没有什么可以解释的了吗?”王海继续在那里苦笑了一声,然后在那里对着面前这个时候的张灵看了一眼。

    显然,这个家伙之所以这样子做,就是为了让这个时候的张灵感觉难看。

    对于张灵来说,这个事情到底存在着什么样的价值,她自己还是很清楚的,在苦笑了两声以后才继续开口。“你们为什么不问一问梅松为什么打人。”

    “因为那几个家伙呀上夜班的时赌博,我出手阻止,他们出于对我的报复,所以才会对我动手的!”我皱了皱眉头,突然这样子说了一句。

    王海皱了皱眉头,这个表情显然是让我注意到了什么,在那里继续跟着沉默了一会儿以后,王海却突然在那里说了两句。

    “你有证据吗?”

    一下子,我愣在了那里。我猛的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也正是因为这个事情,才会让他们可以抓住我的把柄,然后让我一点儿的办法都没有。

    在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突然有些紧张了起来,整个人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

    “你如果找到了人可以证明你自己的话,那这一切我都可以不去追究。”一句话在说到这里的时候,面前的这个王海却突然愣在了那里。

    因为考虑到这个事情有些突然,所以我甚至不知道应该怎么样去给自己找到一条后路。

    “我看也是没有什么可以拿出来的吧,还是乖乖的承认自己打人算咯。”王阳明这个家伙还在那里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甚至完全没有一点儿同情的意思。

    也对,这些家伙巴不得我赶紧滚蛋,所以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替我说什么好话呢。

    “你最好快点儿说出可以证明你的人,要不然的话,这个事情就没有的商量了。”王海在那里继续说了一句,然后看着我。

    就在我过跟着张灵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的时候,房间的外面却突然传出来了一阵敲门声。

    这下子,所有人都愣住了。

    “是哪个家伙!”王阳明在这个时候显然还是有些不耐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