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23章 琥珀失踪(1)
    如果我再继续拖下去,肯定是没有什么好的结果的。在那里愣了一会儿以后,我直接深吸了一口气,接着继续开口。“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帮你的。”

    旁边的林夕在此时突然笑了一声,接着继续开口,“我就知道,你是一个聪明人,只要这一次的事情成功的话,我自然不会放弃跟张灵的合作。”

    那个女人最后看了我一眼,在深吸了两口气以后,直接离开了这里。

    一段时间的沉默以后,我终于算是松了一口气,整个人的表情都厦门不是特别好。

    “本大爷也是第一次看见你这么没用的,居然这么一下子就妥协了。”那个家伙在此时还没有忘记在那里多嘴两句。

    我实在没有心思跟这个家伙争论,只是盘腿坐在了床上,开始闭目养神。

    “怎么,你也慢慢学会如何控制自己的内力了吗?”那个家伙继续多嘴了一句,在我的耳边不停地说着自己没有说完的话。

    此时的我的确是感觉到了某种力量在自己的身体里面开始晃动,整个人在此时也开始变得有些不太一样了起来。

    “将内力缓缓聚集丹田,顺着自己的全身的经络开始扩散,这样子有助于你去适应内力。”那个家伙继续说了一句,“但是奈何你的等级太低,能够舒缓的经络并不算是特别多,所以能够吸收的内力也非常有限!”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我听着怎么感觉有一种嘲讽的感觉。

    “到了这个份上,本大爷已经可以将简单的轻功给传授给你。”

    什么?这个时候居然巴结我了?

    “我没有听错吧,这样子对你来说到底有什么好处。”我继续说了一句。

    “废话真多,本大爷既然已经住在你的身体之内,就必须让你变成跟笨本大爷一般风光的人物,而不是让你普通傀儡一般任由本大爷控制。”

    这句话,听着还莫名其妙地有些感动。

    “臭小子,给我准备好了,马上就要将自己的内力传递到你的身上了。”那个声音再一次传了出来。

    随着自己身体里面一阵接着一阵的涌动,此时的我开始意识到身体的每一次都在开始猛烈地收缩着,变得很是可怕。

    这种状态在不知道维持了多长的时间以后,我突然顺着自己的口中吐出了一口淤血,捂着自己的胸口缓和了几下子。

    “没有关系,这是一口淤血,并不会有什么大碍。”

    此时的我已经勉强感觉身体舒服了许多,再次合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才算是恢复过来。

    “这样子看上去才有模有样,别骚让本大爷失望。”

    我去,这个家伙居然还开始患者了我起来。

    就在我以为一切已经差不多的时候,自己的身体却突然不受控制地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扑腾!”

    此时的我已经感觉身体有些麻痹,整个人也开始变得哆嗦了起来,在那里继续跟着折腾了两下子以后,才勉强深吸了一口气。

    “这是怎么一回事?”我在那里多嘴了一句,看着此时面前一切开口。

    “本大爷有种很不祥的预感。”那个声音在此时跟着继续说了一句。

    到底是什么,可以让这个家伙也感觉到可怕。

    “你可别吓唬我,一惊一乍的乖让人害怕的。”我在那里说了一句。

    “没有办法,本大爷实在是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在原地待着,可能并不会知道什么。”在那里继续想了一句以后,此时的我再次跟着站了起来。

    当然,这不是我自己主观意愿上可以控制的。

    “我怀疑琥珀的情况有些危险。”

    不是吧,之前的时候除了林夕这个女人以外,似乎没有什么人知道这个东西的下落,怎么说也不会感觉危险吧。

    “我还是不太放心,如果这东西要真的是落在了别人的手上的话,本大爷就等于是白折腾了。”

    我没有说什么。

    “现在就去一趟~”一句话说到这里,此时的我再一次不受控制地离开了这个时候的窗户外面,在那里对着看了一眼以后,整个人跳了下去。

    因为在轻功的作用下,这个时候的我举动并不会发出什么样的声音。而就在这个时候,过去了一段时间以后,我继续对着周围看了两眼,愣了愣以后,继续挪动着自己的脚步开始一点点前进。

    “你怎么知道会在这里?”看着我身体自己走动的位置,我对着那个家伙继续说了一句。

    “哼,本大爷在来之前,就已经偷偷注意过这里每一个人的大概位置,而那个张老自然也是不可能放过的。”

    听到这里,我居然无言以对。

    在跟着想了一会儿以后,我们已经来到了门口那里,对着门口处注视了两眼以后。整个人都显得比较紧张。

    “这扇门看起来遮掩的还算比较严实,但是并不是这样子。”我动着自己的小碎步,在那里一点点地开始朝着这个时候的门口接近。

    里面很是安静,但是亮着的灯光还是让我们知道所谓的张老还在里面。

    “你该不会是趁着这个机会打算偷走它吧!”我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在那里继续说了一句。

    “本大爷是什么人,再怎么说也不可能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

    我苦笑了一声,“那你之前还偷听来着。”

    “那~那是一回事吗,能用来相提并论嘛!”那个家伙埋怨以后,已经挪到了门口。

    我已经做好准备,只要这个家伙对琥珀动手,我就将这个时候的身体控制权利给拿回来。

    想到这里,我们已经来到了此时的张老的卧室里面,对着里面看了两眼以后,却突然跟着深吸了一口气。

    “好像睡着了。”我继续说了一句。

    但是,那个家伙控制着我的身体却没有着急着上前,而是对着看了两眼,在皱了皱眉头以后,突然退后了两步。

    “你怎么了?”我有些不理解地说了一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