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40章 躲藏
    话听到这里,我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整个人的都跟着一愣,完全没有想到居然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以着林夕现在跟我的状态,如果这个情况继续下去的话,真的不知道最后如果变成什么样子。

    “林夕,你很忙吗?”显然,在半天都没有什么反应以后,外面的那个林胖子突然继续说了一句。

    林夕眼看情况已经不对,在哪里对着我瞪了一眼以后,直接将我的身体个人按在了床底下。

    虽然说这个空间看上去很是狭小,但是也还是勉强能够撑住我的身体了。

    我也没有多想,在那里跟着愣了一会儿以后,直接一下子将身体朝着中间的位置挪了挪。

    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门已经被打开了,此时的林胖子在那里一愣,然后继续说了一句。

    “我说女儿,你洗个澡也可以跟爸爸说一声啊,你这样子我还以为出现了什么事情了呢。”

    此时的林夕却只是在那里跟着冷哼了一声,然后继续说了一句,“虽然是这样子说,但是就算是我要告诉你,有用吗?”

    这句话,听起来总是感觉那里有些怪怪的,但是就是说不出来这里面的原因。

    而就在这个时候,面前的这个林胖子却跟着苦笑了两声。“女儿,如果不是因为急事,我也不会来这里找你。”

    林夕知道我在这里,所以说话的时候显得比较小心,有种生怕我会知道的感觉在里面。

    “我是不清楚这里面的道理,但是情况肯定是不太一样的。”一句话说到这里的时候,面前的这个林夕却继续在那里皱了皱眉头,然后继续说了一句。“有什么事情,你就赶紧说了吧!”

    林胖子完全不知道情况,一下子坐在了床上,然后继续说了一句,“你觉得,我这个当父亲的还能够有什么别的事情吗?”

    难不成,还是因为琥珀的事情?

    虽然不知道这个宝贝到底有什么好,但是他们确实是为了这个东西折腾了好一会儿,但是到了这个时候还是没有什么进展。

    “父亲,你争取琥珀,不过就是为了自己的面子,但是你对于这个东西本身的价值,却完全没有任何一点儿的好奇心,这样子真的好吗?”

    一句话已经说到这里,此时的这个林胖子却跟着一愣,然后继续继续说了一句。

    “女儿,你怎么可以教训你爸呢!”

    “我只是站在事情的角度上去商量而已,所以并没有什么特别奇怪的。”林夕此时的脸上也是一副很是随意的表情,在那里继续跟着冷哼了两声以后才继续开口。

    林胖子想了想,突然继续说了一句,“女儿,你可能并不是特别理解我这个做父亲的感受。但是在过去的这么多年时间里面,你父亲我也算是一直被打压着过来的。”

    光是听到这里被打压的时候,我就开始觉得面前的这个林胖子应该是真的被蒙在鼓里。

    也就是说,他并不会是这个事情的主谋。

    有的时候,人的确可以伪装,但是有些伪装并不是自己说说的那么简单的。就像是面前的这个林胖子,就算他再怎么隐藏,这个事情也不可能真的轻易就结束的。

    此时的我突然开始发现,这个床底下还真的是没有白钻。

    “你来这里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没有什么用的东西?”面前的这个林夕突然冷哼了一声。

    “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父亲这样子做无非就是想在你们面前给你们争口气,这样子你好让我们林家多少有点第抬得起头啊!”

    一句话听到这里,旁边的林夕却突然笑了。

    “爸,我说你也一大把年纪了,居然还想着权利这种事情,现在这个谁会,还是靠钱来说话的。”

    不知为何,在这句话当中,可以听出来张灵的影子,仿佛两个人之前存在着某种联系一般。

    当然,这个或许只是我的猜想,在一切都还没有得到完全的证实的情况下,还是不敢去想这个事情到底是怎么样了。

    “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明天早上还要开会,应该就是想要说明这个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

    从他的口中,明显可以听出来这个事情跟之前的时候所想的是完全不一样的。

    虽然不清楚这里面到底存在着什么样不切实际的东西,但是为了一切的情况,我还是不插嘴的最好。

    “嗯,你还是赶紧离开吧,要不然的话也不太好。”

    我很奇怪,林夕一直是这样子跟自己的父亲说话的嘛,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为什么会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契合感。

    此时的林胖子转了个身,而且准备离开,在打开门的时候,还朝着床头那边瞥了一眼。

    他突然就不动了!

    我的心在此时已经提到了嗓子眼,整个人的身体压在原地,连呼吸都不敢呼吸一声。

    “女儿,你床头有些凌乱,这可不符合你的身份。”

    在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我的心里面才算是莫名其妙的跟着松了一口气,在那里继续哆嗦了两下子,然后看着他离开。

    一切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以后,我终于是顺着自己的床底下爬了出来,对着面前的这个女人看了一眼,然后深吸了两口气。

    “怎么了,是不是感觉很刺激?”话说到这里,面前的这个林夕对着我撇嘴笑了两声。

    说真的,这种所谓的刺激差点儿让我整个人都要崩溃,在那里继续深吸了两口气以后,才继续开口。

    “我现在待在这里,都感觉整个人已经快要崩溃了,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赶紧离开的最好!”

    一句话听到这里,此时的林夕却突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臂,在那里对着我看了一眼。

    这算是什么意思?

    我愣在这里,表情变得有些复杂,毕竟一下子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答应我的事情,你最好还是做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