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82章 矛盾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这个时候的他好像已经没有了可以退缩的可能性了。

    “行吧,你想知道什么。”

    他咳嗽了两声,然后继续在那里坐着,可能现在已经完全放弃了挣扎。

    我愣了愣,然后继续接近了他的面前,然后继续问了一句。

    “我想问问你,你幕后的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他停顿了一会儿,然后继续开口。

    “之前我说过了,是一个神秘人啊!”

    在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直接抬手就要一巴掌下去,吓得他身体跟着继续哆嗦了一下子,然后跟着继续愣了愣。

    看到这里,面前的这个情况已经完全不是那么简单了。

    “好好好,我说我说。”

    听到这里,此时的我才稍微停了下来,然后跟着继续看着他。

    “这个问题,你能不能问的比较委婉一点儿,这个事情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这个时候,我也稍微缓和了一下子,接着继续在那里继续问了一句。

    “你们是不是属于这个组织里面的?”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已经从自己的手上拿出来了之前的卡片,然后在那里盯着他。

    这张卡片对于他的冲突还算是比较大的,因为我已经看到了他脸上洗写满的那种紧张。

    在稍微停顿了一会儿以后,他轻轻在那里咳嗽了两声,然后点点头。

    “是的,是这样子的。”

    其实,我早就已经想到了这个事情会是这个样子的,只是为了可以确认一下子这个情况而已。

    他显然还是有些担心这个时候的我会继续说些什么,在那里稍微停顿了一会儿以后才跟着继续开口。

    “这个骷髅组织,其实就是一个比较笼统的概念而已。”

    笼统的概念。

    “我们活动,一般都是按照自己的组长去行动的,而如果这个事情出现了什么问题,都会是有人要去承担的。”

    承担?

    不得不说,这个家伙在开口的时候说的话真的是傻乎乎的,但是这里面存在的那种感觉肯定还是会不太一样。

    一想到这里,此时的这个情况多少看起来已经不像是那个时候所想的那么简单了。

    我继续在那里愣了愣,稍微停顿了一会儿以后才继续开口。

    “那,你们组的那个老大到底是什么来头。”

    话已经说到这里,这个家伙如果真的是有什么不对劲的想法的话,也已经不太可能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继续折腾了两秒钟,用着一双很是锐利的眼神不停锁定着我。

    我没有说话,只是跟着一下子笑了起来。

    “现在的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如果真的是有什么问题的话,也不会是你现在说说就可以的吧!”

    在想到这里的同时,我整个人也稍微停顿了一会儿,脸上出现了些许比较奇怪的表情。

    他看起来很是糟糕,直接转过身看了一眼此时的刘娜。

    “这女人还没有醒过来~”

    “不要想着转移话题,这个对于你来说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我皱了皱眉头,用着像是威胁一般的语气在那里继续对着他吼了一声。

    或许这个时候的他真的已经开始有些害怕了,整个人的表情在此时看上去都有些紧张,而且甚至一直在那里哆嗦着。

    “你不要逼我好不好。”

    看起来,他好像很是难受。

    “逼你?那你知道什么人在逼着我吗,这个琥珀本来就是属于我的东西,为什么还要让你们这么不择手段地过来打算抢走它!”

    那个男人一阵哆嗦,一双眼睛死死的看着我。

    “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公平可言。”

    我继续调侃了一句。

    “我只能说,他叫严爷,更多的事情,我也不可能说出来了,就算是你杀了我我也不会说的。”

    这一次,他的表情有些严肃,看起来不像是之前那般带着些许的玩笑。

    也许他自己也明白,如果这个事情这样子继续下去的话,也不知道后面到底会变成什么样。

    所以说,这个已经算是我自己最后的底线了。

    “我知道了。”

    我一边哼哼着,然后继续将他的身体给慢慢推开了床上。

    “现在可以放我走了吧!”

    他看起来很是可怜的样子,一直在那里不停的跟着哆嗦着。

    放他走,那是不可能的。

    而此时,待在一旁的刘娜也逐渐恢复了意识,晃晃悠悠地在那里看了两眼以后,突然一下子就醒了过来。

    “这个家伙!”

    此时的刘娜突然指着面前的这个男人,然后直接咆哮了一声,如此一般愤怒的语气甚至已经开始让我意识到了什么。

    我尽量不开口,只是在那里盯着她。

    “放过你,是别人的意思。”

    在想了一会儿以后,此时的我在那里跟着冷哼了一声,然后露出了一副很是随意的表情。

    “兄弟,你这不是在坑我吗?”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此时的这个男人已经开始紧张了起来,整个人的身体在那里胡乱地抖动着,表情也是越来越复杂的样子。

    不得不说,这样子真的很让人觉得解气,但是问题具体的情况在此时还是不能够完全得到保证,所以我也只是哼哼了一声,接着继续在那里对着此时的刘娜开口。

    “该怎么处理这个家伙,我也管不上了,不过尽量节制一点儿,如果给他折腾个什么要命的情况的话,那就真的是比较危险了。”

    “什么?”

    那个男人的脸色一阵苍白,身体在猛烈的活动了好几下子以后,突然一下子接近了我的面前,在口中不停的跟着嘟囔着。

    “兄弟,兄弟都是朋友,你别把我交给这个女人,我已经感觉到了这个家伙身上的杀气,如果真的这样子下去的话,我会死掉的!”

    我没有说话,对着刘娜笑了两声以后,就直接准备离开病房。

    “梅松,你的病还没有好,这么着急着出去会有危险的吧!”

    听到这里,我却只是继续笑了两声。

    “没有关系,剩下的这些天,我会让这个家伙替我住下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