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五十七章 皇帝
    一般的老百姓这么冲进来,为首的父亲和儿子,怕是提着刀第一时间冲上来了,在码头拼血汗和生活的人,没几个善茬。

    更别说此时正在闹兵灾,朝廷自顾不暇,平日不敢杀人,这时杀了人,怕也无需害怕。

    但偏偏陈时这一身打扮太吓唬人了。

    放到21世纪去,这一身精美且又天衣无缝,质感无与伦比的战衣也能让人不敢置信,就别说古代了。

    父亲和儿子愣是没敢冲上去挥刀。

    反而惊惧又害怕地看着陈时,想不通这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陈时淡定地走上去,捡起儿子掉落在了地上的一把割肉的尖刀,当着所有人的面,用两只手轻轻松松地把这把尖刀的刀刃,握成了一串麻花,随即再捏了捏,又变成了一块挤压的铁球。

    “拿着。”

    把这把尖刀变成的铁球放进儿子的手里,陈时再拍了拍旁边那位一家之主的肩膀:“我想让你帮着藏几个人,行不行?”

    一家人已经吓得不敢说话了,何尝见过这样的场面?

    这能是人办到的?

    尤其是儿子,握着变成铁球的尖刀,整个身体都在打摆子。

    ……

    几分钟以后。

    这一家人恐惧地接纳了宁子凝和几个丫鬟,那样子都快给宁子凝跪下了。

    “那个……”

    眼看陈时就有离开,宁子凝迟疑地喊了一声:“你、你叫什么名字?”

    陈时停住脚步,头也不回地道:“先在这里躲着,等兵灾结束以后再出来。”

    一面之缘,以后再难以相见,陈时懒得说自己的姓名,径直离开。

    宁子凝呆呆站在了原地一会儿,才被丫鬟拉进地窖内去了。

    陈时认准了皇宫的方向,一路疾驰而去,他纵然不怎么用力,也能跃飞二十几米距离,在古代这个环境之内,他飞檐走壁那都不是很好的形容词,因为根本用不着走壁,只需要飞檐便行了。

    以他的速度,不顾其它,直线前进,只用了不到几分钟,就飞跃了大半个城池,来到了皇宫的位置。

    明朝的紫禁城,是以元朝皇宫基础上扩建而成的,这个朝代的皇宫,应该也同样如此。

    不过相比起紫禁城,这里的皇宫规模竟然更大,也与他印象中的紫禁城不大一样。

    此时皇宫早已乱成了一锅粥,宦官和宫女奔走逃散,本该守着皇宫的禁军,敌人还没过来呢,都不战而逃了。

    陈时看得颇为无语,这朝代末期,也是够废物了的,论废物程度,估计在国内历史上也能排前几了。

    这也不管陈时的事情,他进入皇宫,也分不清哪儿是哪儿宫殿,更不知道皇帝在哪里,就直接抓了一个宦官询问。

    这当然找的不是小宦官了,他还是有头脑,抓了一个老宦官。

    老宦官被从天而降的他一把抓住,吓得惊恐万分,对他的问题有问必答。

    “陛下在哪儿?”

    “陛下、陛下在政和殿。”

    “带路。”

    陈时有点好奇,都这个时候了,当皇帝的不跑,还在议事的殿堂内干什么?难道还在和大臣们商量该怎么办才对吗?

    事实证明陈时想多了。

    此时,政和殿的大殿之内,根本见不到所谓大臣们的影子,也不知是跑路了,还是没进到皇宫来。

    宏伟的政和殿内,高高在上的坐着一个身穿龙袍的青年,目光直视前方,神情发愣,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身边连一个宦官、禁军和护卫的影子都没见到。

    崇祯皇帝都没这么失败啊,至少崇祯皇帝还有忠心的宦官要带他逃离呢。

    这个皇帝也当的太失败了吧?

    带路的使命完成,见陈时注意力不在他的身上了,那老宦官立马就想跑了。

    “等一下。”

    陈时抓住老宦官,把他包裹内的银子抓了一大把,才一脚把他踹飞出去。

    这才踏步走进殿堂。

    他单独这么一人进来,总算是把处于呆愣状态的皇帝惊醒了。

    约莫才二十几岁的皇帝,放在21世纪中,估计才大学毕业,而在古代,竟然已经是一个国家的最高领袖了。

    看看,所以古代的封建国家容易出问题,为什么?

    现代社会,除少数几个国家之外,大部分正常的国家,当上一国领袖,哪个不是四十岁以上了?哪个不是历练多时?

    这毫无经验,乳臭未干的少年人去当皇帝,那能不出问题吗?

    毕竟天才皇帝也总是少数啊。

    “你是谁?”

    坐在龙椅上的青年皇帝,见到了走进来的陈时,疑惑地开口了。

    若是走进来的是禁军或者宦官宫女,这位青年皇帝估计看都不会看上一眼。

    但在这个时代,看到身穿伽马战衣的陈时,不可能有人忽视。

    “你就是皇帝?”

    陈时毫不尊敬,态度可谓“嚣张”。

    其实就是平常的态度。

    可往日谁又敢当着皇帝的面,直接说“你就是皇帝”的了?

    青年皇帝没说话,盯着陈时,似乎想从他身上看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我不是白莲教的。”

    陈时慢吞吞走到了殿堂的中间位置,这殿堂这么大,尽管有着良好的聚音设计,可隔着这么远的距离,皇帝说话的声音下面依旧听着很弱,下面说话的声音,皇帝听着也同样的道理。

    但陈时说话的声音很宏亮,青年皇帝听着毫不费力。

    “那你是何人?”

    青年皇帝依旧坐着不动,也没见神色有慌乱。

    “我是救你的人。”

    陈处停顿了一下,才缓缓说道。

    他过来之时想了想。

    如果按照之前的计划,借助其它力量来帮忙寻找立方体,那么就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皇帝,另一个则是白莲教的韩阎王。

    韩阎王兵势盛威,好像有着取皇帝而代之的可能性,但其实也没那么容易,毕竟还有南边呢,想要征服天下,哪怕一切顺利也要好几年。

    而皇帝虽然岌岌可危,却有着不容忽视的正统性,他一声令下,大半个国家依旧会听从他的号令。

    到了这里,看到皇帝,陈时想法更深。

    韩阎王如今极为傲气,而皇帝则灰心等死,帮助皇帝,似乎更容易得到回报?

    当然,还有一点,他不喜欢纵容手下抢杀的白莲教,更对这种洗脑的宗教组织毫无兴趣。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