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首脑面见会
    什么是呼吸停滞?

    什么是喘不过气来?

    什么是叫人头皮发麻?

    什么是让人呆滞原地?

    陈时体会到了,真的体会到了,哪怕之前看过好多次视频了,但就像看电影一样,特效再震撼的电影,也绝对不如现场亲身体验一次。

    头顶天空悬浮的立方体,长宽20公里,等同于由北向南从太阳宫桥到旧宫新桥,由东向西从欢乐谷到丰北桥,遮掩了400平方公里的土地,几乎覆盖了首都绝大部分的建筑物占地区,悬浮于2000米的高空,给人的压迫感强悍十足,人类历史上所有建筑奇迹加起来,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

    而这还不是最神奇的地方,按理来说,如此庞大的不明立方体,占据了人抬头视线的天空,便会形成例如日食遮掩阳光的效果,让大半个首都都陷入昏暗之中才对。可实际上抬头便能看到,高空中的立方体产生了透射的效果,在绚烂的光芒之下,让阳光依旧“完好无损”照射了下来,似乎并没有遮掩住阳光。

    可只要在阳光下多站一会儿,在感觉不到太多的热量时,隐约会察觉到并非没有影响,至少削弱了阳光的热量,短时间内看不出什么恶劣的影响,但长时间下去就不清楚了。

    “那……就是倒计时?”

    陈时喃喃自语,幽蓝光芒的阿拉伯数字倒计时,任何视力正常、智力正常的人类都能清晰看到,一个领先地球科技不知多少年的未确认文明,忽然空降地球,同时摆出一个倒计时来,也难怪很多人产生了恐慌的情绪。

    本身倒计时这个东西,在很多时候就不是什么好事,表现在影视荧幕上面,那更可怕了,九成都是拆炸弹,别说普通民众了,全球各国的政府进入紧急状态,便知道没人等闲视之。

    要说此时此刻还能高兴起来的人,唯有那些唯恐不乱的恐怖分子,以及愚昧无知喜欢看热闹的部分人了,稍微智力正常的人,也不会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小陈,走吧。”

    柏国诚沉稳的声音唤回了陈时的发呆,他收回视线,也看不清楚防暴盾外围的柏国诚,只是抬动步伐,盾墙也就跟着立即展开移动。

    大会堂南门进入的国宾接待厅,迎面就是一幅铁画《迎客松》,乃已故画家王石岑设计,芜湖铁画大师储炎庆制作,长4.5米,高2.5米,任何进入此地的外宾都能第一眼看到此画,陈时也不例外。

    他自然无多余的时间来欣赏,到了这里,防暴盾终于撤离,但周边围着的保护并没有就此减少,还是有至少四位警惕的战士护卫着,在柏国诚的带领下,护送着进入了铁画后面的国宾接待厅。

    陈时呆了下,接待厅内灯光温和,所见到的是十几位各国首脑,没错,是他曾经新闻和电视上看过了的各国首脑们,尤其是当先那位红领带的总统先生,怕是没几个人不知道这位喜欢发推特的总统先生。

    这次接待会是闭门接待会,也没有记者存在,但各国首脑背后跟着的助理还是有一位的,当陈时这么走进来,见到的就是超过三十多双视线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陈时表情差点没维持住。

    别说他没志气,可换一个人来,谁能说自己被十几个国家首脑视线盯着,还能无所谓视若不见的?

    正墙背景画下的万里长城蜿蜒曲折,通过云烟的遮映延伸至天边,着力凸出了长城巍峨崇高的视觉冲击力,但此时可没人去关心背景墙上的长城。

    中心位置正座的首长站了起来,一脸微笑,“小陈来了,来、来,到这边来。”

    首长像拉家常一样客气,陈时哪里敢真的如客人一样无所谓,赶忙过去双手紧握首长的手掌,紧张的额头上全是汗水,“首长,首长您好。”

    “来,小陈,我给你介绍下,这是合众国纳德总统先生。”

    给国宾的介绍就此开始,纳德总统先生毫不客气地站起身,大步走来一把握住陈时的手,如同鹰目的双眼射出压迫性的目光,同声翻译在他身后小声翻译,他随即嘴里蹦出一连串的英语。

    “总统先生说很荣幸见到陈先生,他希望接下来能和陈先生愉快交谈……”

    纳德总统并无什么出格的话,在介绍完毕后,很快重新回到座位。

    “这是梅女士,现任联合王国英揆……”

    “这是安格拉女士,现任德联邦首脑……”

    一位位时代封面的超级大人物,一个个影响世界政治局势的首脑们,在与之握手后,陈时脑袋晕乎乎的,想他一个普通的平民,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和这些大人物们握手交谈,好吧,虽然是通过同声翻译的交谈,但那也是交谈对不对?

    在互相介绍完毕过后,陈时被安排在了首长身边坐下,随着同声翻译开始翻译,一场无形的交锋就此展开。

    “陈先生是贵国拥有合法权益的公民,贵国也无权限制他的人生自由,合众国拥有全世界最厉害的科技实力,相信陈先生如果选择到合众国去,这是对全世界都有利的结局。”

    纳德总统一开口,就是咄咄逼人的锋言,与其他说一句留一句的政治家风格明显不同。

    不过纳德总统的话倒是让陈时有点傻眼,这是什么意思?是打算把他拐到合众国去吗?

    “总统先生的话并不属实,如果谈到科技实力,欧联合也有信心解决这起事件。”

    安格拉女士不愧是欧联合的强人,并不怎么对纳德总统感到发虚,反而是开口就反驳了他一句。

    “女士,是不是你与基社盟的争吵让你昏了头?你们德联邦什么时候可以代表欧联合了?”

    纳德总统很是不满地回应。

    原本陈时以为,首脑之间的对话都是那种很平和,很公式的对话,不会携带个人情感,可他错了,他真的错了,实际上首脑们也是人类,在没有记者在场的情况下,对话显而易见不会那么公式化,而是带着看不见的烟火气在互相争执。

    也或许1214事件的不一样,事关重大人类存亡,各国首脑们差点就没撕破脸了,哪里还会有什么好脸色。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