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56章 心上人
    第356章 心上人

    “何时轮到你来干涉我的事?”

    谢玹语气极淡,在四下全是太子耳目的别院里,亦没有同陈远宁维持表面功夫的意思。

    后者微愣,面色变得极其难以言喻,可如今受制于人,只能硬生生的忍着。

    陈远宁背对着不远处的小厮侍女,压低了声音继续道:“如今皇上时日无多,太子不日便会登基,你若是真心投靠太子还算是明智,若是怀了别的心思,到时候尸骨无存,可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

    “你无需同我说这些废话。”谢玹眸色微凉,淡淡道:“我只听我想知道的。”

    陈远宁抱着锦盒,顿时哑口:“……”

    他不过是一颗棋子,从前被太子放到云州,如今被谢玹放到太子府,这些个人都以为自己能手握乾坤,翻云覆雨,谁也不把谁放在眼里。

    殊不知,这天下为棋众生为子,谁又能逃得开这风云涌动?

    谢玹不着痕迹的从袖中取出一个青瓷瓶丢给他,“此药可缓你身上毒性半月,陈远宁,你好自为之。”

    声落,他转身就走。

    “谢大人!这是太子殿下赠与你的。”陈远宁喊住他,低头将手中锦盒奉上,低声道:“日前有暗线来报太子,瑞王手上有置谢珩于死地的把柄,今天瑞王党齐聚皇上寝殿,只怕是要对他下手了。谢玹……你究竟是要害他还是保他,可要想清楚!”

    谢玹面无表情的接过锦盒,递给两步开外的丰衣,微微颔首道:“多谢。”

    而后,转身快步离去。

    陈远宁站在原地,看着谢玹无论遇到什么事都无波无澜的一张脸,不由得沉思:

    谢家这对连命都可以给对方的兄弟,真的会如太子所说的那般为了功名利禄反目成仇?

    他本不信这世上有什么情义,可这次,忽然有些不确定了。

    ……

    公主府。

    温酒乔装打扮成小侍女,带上面纱,再次来了大公主府。

    说来也巧,她第一次为了谢珩到帝京,就是找赵静怡帮的忙。

    温酒走的侧门,给守卫塞了银票,温声道:“我又要事求见大公主,烦劳大哥通报一声。”

    如今她同谢家都是寻常人避之不及的人,大公主愿不愿意帮忙暂且不论,这底下的人就不见得愿意帮忙跑腿。

    “温掌柜?”那守卫忽然一语道破她的身份。

    温酒心下一惊,没想到连公主府看门的守卫都能一眼认出她,索性把面纱摘了,微微笑道:“正是温某。”

    “温掌柜跟我来吧。”那守卫竟连通报都省了,直接带着她往里走。

    温酒心里有些惊诧,跟着穿过长廊水榭,走了许久,才忍不住问道:“大公主早知道我会来?”

    那守卫头也不回的说道:“公主早就吩咐过,若是温掌柜上门,无需通报,直接带过去见她。”

    温酒思忖了片刻,忍不住道:“大公主可真是……”

    她还没想好如何形容那位通透豁达的大公主。

    守卫又道:“公主说温掌柜欠了她许多坛酒,一声不吭就跑了,十分的不地道,她就等着你回来算旧账呢。”

    温酒:“……”

    得,这世道真是债多不压身。

    债主还得操心欠了账是死是活,日后如何,可真是累得慌。

    温酒抬眸看了一眼天色,午后风云变幻,太阳被乌云遮得没了光亮,隐隐有风雪将来之势。

    守卫将她带到后花园便止了步,同守在拱门边的大侍女道:“烦请通报一声,温掌柜到了。”

    而后便原路返回。

    温酒朝他微微颔首,抬眸,顺着莲步轻移的侍女看去,十几步开外的花池锦鲤飞跃,在暗淡的光影里显得格外色彩夺目。

    赵静怡一身红衣极其随意倚在栏杆上,裙角价值不菲的珍珠垂在地上,好似不值分文,她懒洋洋的抬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抛着鱼食,手腕上那串紫檀木佛珠显得那样突兀,又那样执着的日夜不离。

    温酒站在原地,思绪有些纷杂。

    恰好这时侍女上前禀了一声,“公主,温掌柜来了。”

    赵静怡把所有的鱼食全部倒进了池子里,顺手把盘子递给了侍女,转身看向温酒,“温掌柜,可算想起本宫了,可真是不容易。”

    “岂敢岂敢,”温酒大汗,连忙上前,笑道:“纵温酒身在千里,不敢忘公主半分。”

    赵静怡瞥了她一眼,忍不住笑道:“你这嘴是吃了蜜还是怎么的?如今对着本宫也张口就说甜言蜜语,说吧,想求本宫做什么?”

    温酒也不耍虚的,直接道:“我听闻皇上病重,恐有人趁机加害谢珩,所以想请公主进宫侍疾之机带我一同进宫,面见皇上。”

    “你又要去见父皇?”赵静怡闻言,看温酒的目光不由得有些微妙,忍不住问道:“你莫不是觉得自己生的同那人有几分像,父皇便不会对你怎么样?如今谢珩的事,谁都不敢碰,你回帝京就是为了找死不成?”

    大公主站在风头浪尖这么多年,见过帝京城里才女美人、贞洁烈妇不知凡几,却从没有一个同温酒这般不怕死的。

    温酒扬眸道:“旁人不敢碰的事,总要有人去做,公主今日肯让我进门,大概已经生了七八分相助之心了。”

    她在赌。

    赌赵静怡声色犬马这么多年,依旧是年少仗剑走天涯的天之骄女。

    帝京城里权势名利消磨人性心智,偏有人是卓然而立,初心不改的。

    “你错了。”赵静怡懒洋洋的坐了回去,“我让你进门,纯粹只是为了算算旧账,你那长兄……不对,你这次回来怎么不喊长兄了?谢珩?直呼其名,还是……”

    温酒面色微红,坚定道:“我这次来找公主,为了心上人。”

    “心上人。”赵静怡把这三个字细细品了品,唇角忍不住上扬,“果然是少年人啊,敢爱敢恨敢出格。”

    她忍不住感概,下一刻,却话锋一转,“可谢珩之时牵连甚广,连那样赫赫军功都救不了他,你进宫面圣又有何用?本宫的舒坦日子过得好好地,又何必为了你们冒这样大的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