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72章 醋坑
    第372章 醋坑

    谢万金出一趟门,可谓是行了万里路,迎风冒雪的赶回帝京,一袭白衣金绣沾尘也顾不得,下了马车就往风荷园里奔。

    他一抬头就看见了紫袍玉带的三公子,笑起来梨涡浅浅的,“哟,三哥升官了啊!”

    谢玹身后一众人齐齐无语。

    这谢家一帮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年纪小的跟个人精似的,反倒是这个正当年纪的好像什么都不知道,谢家都闹得天崩地裂了,他看起来好像还挺高兴?

    谢玹面上没什么表情,也不大愿意同这个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四公子说话,当做什么都没看见似的,打算同他就这么擦肩而过。

    谢万金却抱拳,笑吟吟的行了个礼,“大吉大利,事事遂心啊,三哥。”

    一众人被他一顿好话给整懵了。

    谢玹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

    风雪催人,门前停了三辆大马车,还不等风荷园的管事开口问四公子这里头是些什么东西。

    谢万金已经一手拽住了谢玹的袖子,另一只手轻抬,“别在里头窝着了,出来吧。”

    小厮们掀开车帘,身着白衣的美人们纷纷下了马车,各自撑着一把油纸伞,一共八人分作两排,素袖迎风走到门前,个个腰肢若素,眉眼如画。

    谢万金回头,朝谢玹挑眉一笑,“怎么样?不错吧?这西楚的美人就是同咱们帝京的不一样,我这次特意带了几个回来,呐,别说弟弟没给你准备生辰礼,这些个美人,三哥随便挑!”

    “不知所谓!”谢玹拂袖欲走。

    袖子却被谢万金给拽住了,没走成。

    “不要这样无趣嘛,三哥。”

    四公子素来是个脸皮厚的,被三哥甩脸子也不见半点恼怒,反倒笑得越发纯良无害,“不想挑,大不了我就全部送给你喽。”

    谢玹回头,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饶是谢万金这样皮厚的,也经不住他这般冻人,连忙松了手,呵呵笑道:“我就不耽误三哥办正事了,就再说一句,小五让我给家里带句话。”

    谢玹回身的姿势忽然顿住,眸色浮浮沉沉,冷冽寒光散尽,一时竟有些波光潋滟。

    三公子嗓音忽然哑了,“你说什么?”

    谢万金凑上前,笑道:“小五说:他在那一切都好,诸位亲友不必挂念。”

    谢玹袖下的手轻拢着,“小五还……活着?”

    “自然。”谢万金道:“小五说他已寻得养身延寿之法,只是那地儿规矩十分的奇怪,暂时没法回家,日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得自由身,叫我回来同阿酒说,之前的婚事作罢,不必等他。”

    谢玹皱了皱眉,刚要开口。

    谢万金抢先道:“三哥,你也知道西楚那地方什么样奇奇怪怪的法子都有,不管用的什么法子,小五安然无事便是好的,你说是不是?”

    谢玹凝眸看他,“你真当见到小五了?”

    “见到了,他还长高了许多呢,似乎……比三哥还要高一些?”谢万金笑着打趣,抖了抖披风上的积雪,“我要进去了,三哥,我让人把这些美人都送到你那去,咱们有什么回头再说哈。”

    他说完,也不等谢玹反应,就快步朝风荷园里走去,一边走一边道:“长兄和阿酒呢?有好事,快,带本公子过去!”

    谢玹想追上去问个清楚,又碍于此刻人多,当即冷着一张脸,冒雪离去。

    余下一群人面面相觑,也不敢去看谢侍郎的脸色。

    反倒是一群白衣飘飘美人站在风雪朝新主人行礼被无视了,也不晓得是天太冷,是谢侍郎身上寒气越发逼人,个个冻得瑟瑟发抖。

    而风荷园里,花厅暖意正浓。

    谢珩也不说话,一双琥珀眸看着温酒时,星华熠熠。

    温酒被他看的忍不住扶额,揉了揉许久的眉心,发现少年还在看她,不由得捧着半边脸迎上他的视线,“谢东风,让金儿去拿玉佩了。”

    “嗯。”谢珩点头道:“我听见了。”

    温酒无奈:“……那你还这样看着我作甚?”

    谢珩道:“我就看看。”

    温酒深吸了一口气,仔仔细细的回想了一遍:我到底是哪里让这位爷不高兴了?

    难道是三哥那块玉佩?

    她想着,顿时有些头疼。

    只好拿出了十二分的耐心,试探着哄道:“我这雕工不值钱,从前放在玉满堂都没愿意买。”

    谢珩靠在软椅上,屈指轻轻敲着案几,一下又一下,敲得人心慌意乱。

    少年剑眉微挑,醋意十足的说道:“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人。”

    “这话我好像在哪听过。”温酒嘴角微微上扬,想了想,缓缓道:“原句好像是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我在此间有酒的时候,常常听见永乐坊的歌姬对着恩客唱。”

    谢珩收手回袖,眸色一转,有些尴尬道:“这个……”

    话刚说到一半,温酒忽然倾身到他眼前,额头的琉璃坠轻轻垂在他耳侧,温热的气息近在咫尺之间。

    “谢东风啊。”

    少女嗓音温温软软,还带着几分柔情依依,却隐隐的让人忍不住心虚。

    谢珩身子猛地僵了七分,坐姿也不再慵慵懒懒的,唇边的笑意有些压不住,“嗯……什么?”

    真是要命!

    醋过头了,什么话都拿出来乱讲!

    这下,完了。

    温酒伸手,将少年垂在肩头的红发带和几缕墨发都拨到了背后,面上笑意不减,问他,“是有多少美人把你当成有情郎,你才记得这般真切啊?”

    “不多不多,只是听那些个混账闲扯便记住了一两句,比如……”谢珩仰头看着她,一时编不出什么由头来,只好朝着她笑,信口张来一句,“人不风流枉少年,多少猝死牡丹前?”

    温酒愣了一下,实在没忍住,笑到不行,肚子疼。

    她坐回软椅上,强行收了笑意,一抬头看见谢珩的眼睛,就又忍不住了,“你别看我。”

    谢珩也忍不住笑,“明明是你在看我。”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这么活宝?”温酒笑到不行,趴在案几上看他。

    “我以前也没发现。”谢珩摸了摸下巴,“吃个醋,还差点把自己给埋坑里了。”

    温酒笑得眉眼弯弯,“我从前也不知道吃醋还能把自己笑岔气哈哈哈……”

    两眼相视一眼,顿时笑得天昏地暗。

    怎么也停不下来。

    喜欢一个人,连脑子都会笨。

    现在倒好,直接笑成傻子。

    花厅大门好似一条分界线,隔开门里门外两个世界。

    门外是漫漫飞雪,千愁万绪理不断,人间疾苦不堪言。

    门内是温暖如春,同悲同喜忘经年,相视一笑思无邪。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