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1章 我从未想过要扬名立万
    第41章 我从未想过要扬名立万

    牢房的锁再次打开,来人进了牢房,走到谢珩面前便开口道:“本王可以救你出去,但你必须答应本王一个条件。”

    温酒趴在床底下,忍不住扶额。

    来的是赵智,皇帝的儿子不少,但是能花这么大功夫来见谢珩,还开门见山就说这种话,也就只有这位瑞王爷了。

    谢珩坐在那里纹丝不动,连眼皮都没抬一下,“有话快说。”

    赵智被他弄得愣了愣,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这少年被人从长平郡带到帝京,因为这样的大事进了一次议政殿,也同去鬼门关前面转了一圈没什么区别。

    可这人蹲在牢狱里,愣是从容淡定的很,反倒让外面那些为了此事争论不休的大臣们都成了笑话。

    牢狱里安静的有些过分。

    过了片刻。

    赵智又走近了两步,温酒看见男子黑色长靴近在眼前,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杀长宁太守,已是死罪,截杀大金王上让大晏陷入绝境,更是当诛九族!你可知外面那些人会怎么处置你?谢珩,本王是念在你尚年少,无知者无罪才想救你一命!”

    谢珩冷笑道:“完颜峪要是没死,你确定自己今天还能站在这里?”

    “谢珩!”

    赵智怒极反笑,“你有野心,想要权势,世间哪个男儿不想要这些?我们大晏立朝近三百年,一直都是列国之中国土最广,人口最多的大国,做什么要仰人鼻息才苟且偷生?大晏缺的是拥有雄心壮志的君主,和将帅之才。谢珩,其实我们是一样的人。”

    谢珩不语。

    温酒忍不住腹诽:你大半夜的来找谢珩说这种话,还不是因为你自己更加野心勃勃?

    那位太子爷今天抢先一步拦住了她,这位瑞王爷转眼就能打开大理寺监狱的门,亲自来拉拢谢珩。

    老皇帝的这几个儿子,没一个是吃素的。

    可惜,都太沉不住气。

    温酒在陈旧的床底下窝着,赵智忽的弯腰,吓得她猛地往里瑟缩,后脑勺撞在墙上发出一声闷响。

    她在底下浑身僵硬,几乎静止了。

    赵智面露狐疑之色。

    谢珩轻笑道:“王爷大概是没来过这样的地方吧,床底下多的是蛇虫鼠蚁,就你方才站的地方,不久前还蹲着一只硕鼠来着。”

    赵智面色有一瞬间的僵硬,不过还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伸手拍了拍少年的肩膀,“谢珩,父皇若是想放你,在议政殿上就放了,可他如今还押着你,你说,这到底是为什么?”

    谢珩微微勾唇,“有话不妨直说。”

    “来帮本王。”

    赵智张开双手,颇有居高临下的姿态,“你想要扬名立万,本王想要一统江山,那些人给不了你的,本王都可以给你。”

    “不巧,我从未想过要扬名立万。”

    谢珩完全不给面子。

    赵智道:“谢珩,你只有一次机会。”

    谢珩扬手枕着头,微微往后一仰,姿态随意,“请便。”

    赵智顿时就黑了脸,话都已经说到这种份上,说是推心置腹也不为过,可这少年却丝毫不为所动。

    正要开口怒斥,外头的狱卒匆匆赶来,“王爷,有人朝这边来了。”

    “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你最好想清楚!”

    赵智拂袖而去。

    总算是走了。

    温酒轻轻松了一口气,一想到瑞王的为人,她又觉得有些心口发闷。

    赵智和太子不同,这人母族势力大,且生性暴躁,平时因为老皇帝时常让言官们盯着的缘故,把性子压了不少,可骨子里还是最受不了别人驳他面子。

    今天谢珩此举,无疑是把赵智得罪了个彻底。

    在朝中有大半党羽的瑞王爷不会救他不说,只怕还会加快要了他的性命。

    她抬手敲了三下床板,想从床底爬出去。

    “还有人。”

    谢珩压却伸手把她脑袋有摁了回来,低声道:“继续在底下待着吧。”

    声落,开门锁的声音再次传来。

    这次进来的是两个,走近之后,便有一个大食盒放在了桌子上,五六个酒菜摆上桌,似乎还热了一壶酒。

    四周顿时就是一片酒香弥漫。

    紧跟着,赵丰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此处简陋寒冷,委屈谢公子了。”

    这位太子爷的开场白倒是比瑞王爷要客气含蓄的多。

    一看就是经常做这种收买人心的事,明显就是有经验的人。

    谢珩不咸不淡的说:“是委屈了点。”

    赵丰微顿,这原本就是句客气话,可这少年似乎半点不知寒暄,他面上保持着温和的笑,“谢公子再委屈几日,等本宫禀明父皇,为你洗去冤屈,再为你摆宴洗尘。”

    谢珩没说话。

    等他?

    那岂不是和等死没区别?

    赵丰说着,在谢珩身侧坐了下来,床板顿时往下压了压,这牢房的破木板本来就又旧又薄,温酒在底下待着顿时就感受了来人的重量,脸直接就被压在地面上,喊又不能喊,只能强忍着,险些去了半条命。

    谢珩挑眉,猛地站了起来,赵丰被他吓了一跳,连忙跟着起身,“谢公子这是?”

    随行的侍从刚要去检查那张木板床,谢珩却直接在桌边坐下,眼角余光扫过床底缩成一团的温姑娘,面不改色的说了句,“刚好饿了。”

    赵丰挥挥手让随从退出去,窝在床底的温酒有惊无险的又躲过了一次。

    后背已经是满是冷汗。

    这探监果然不是容易的事。

    尤其是给谢珩探监,这才多长时间,皇帝的这几个儿子是要轮流都来一遍吗?

    明明温酒只是见谢珩一面,现在反倒搞得像是怕被抓奸一般躲在暗处,连呼吸都得小心翼翼的。

    赵丰说:“本宫来的匆忙,都是些寻常东西。谢公子如有需要,尽管让人转达本宫。”

    谢珩倒了一杯酒,微微勾唇道:“条件呢?”

    赵丰依旧面容儒雅,“只是举手之劳,谢公子何必说这样的话?”

    “那好。”

    谢珩把那杯酒一饮而尽,嘴角勾起一抹冷弧:“谢某如今一心求死,请殿下在议政殿上多废两句唇舌,让谢某死得快些,可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