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72章 此间有酒
    第72章 此间有酒

    谢珩施施然行了一礼,“臣遵旨。”

    ……

    出宫路上。

    与赵丰同行的几名官员面露焦虑:“历朝两国洽谈都是由太子或者皇子来主事,礼部从旁协助,这次大金低头来和谈,乃是名留青史之大事。太子殿下若能促成此事……”

    正说着话,旁边的赵智冷笑道:“这事父皇已经交给了谢将军,你们还在这嘀咕什么?”

    赵丰回头道:“瑞王此言差矣,和谈乃国家大事,即便父皇将此事交给了谢将军,你我同为天家之子,难不成就能甩手不管了?瑞王别忘了,这大晏可是我赵家天下!”

    赵智笑意发凉:“太子殿下有这个心思还不如想想怎么让百姓都能吃上饱饭吧。”

    这兄弟两说话间,谢珩步下白玉阶,不咸不淡道:“太子、瑞王。两位可否让让?”

    两人闻言,皆是面色一僵。

    跟在他们身后的官员本就多,方才说话间的功夫,就全部都堵在了一块。

    少年声落时,两拨人纷纷往旁边退开,官袍随风飘荡,乌纱攒动,众人面色各异,谁也没有出声,只有谢珩的脚步在狂风席卷间清晰可闻。

    “两位殿下且随意。”

    少年颔首,也不看这些人的表情,只道:“臣先行一步。”

    “谢将军,你信大金使臣是真心来和谈的?”赵智大步朝他走来,“我大晏十三万人死于非命,谢家几百人的血债,谢将军真忍的下这口气和他们和谈?”

    这少年对这事的态度平静的令人难以捉摸。

    谢珩驻足,转身看来,“瑞王此话何意?”

    赵智厉声道:“大晏和大金永远做不了盟国,不是我们灭了他,就是他灭了我们,既然如此,虚情假意的说和谈,有何意义?”

    “瑞王!”

    一向好脾气的赵丰也忍不住黑了脸,“你要公然唆使谢将军违抗父皇的旨意吗?”

    两位皇子之间剑拔弩张,所有火力都集中在谢珩身上,只等他一开口,此次胜负输赢,便见分晓。

    偏偏少年面色不改色,“瑞王殿下说完了吗?”

    赵智面色微僵,“本王的意思,谢将军应当明白。”

    “说实话,臣不太明白。”

    谢珩一副不求甚解的模样,拱了拱手,“天快黑了,臣家中还有要事,先走一步。”

    赵智还想开口,旁边的赵丰直接打断道:“瑞王何必强人所难?”

    后者噎住,没说出什么话来。

    赵丰一副老好人的模样,“谢将军且去吧,莫要耽搁了要事。”

    谢珩点头,转身出宫。

    暮色里,北风疏狂,吹得众人几乎站立不稳,无数的银杏叶在空中飞扬,少年步伐稳健的离去,被风卷起绯红的袍角翩翩欲飞。

    王益昌轻叹了一声:“这次大金想要和谈,怕是难了。”

    众人相视一眼,面色各异。

    有人接了一句:“可不是。谢珩原本就是个大变数,这等大事到了他手里,咱们……还是自求多福吧。”

    ……

    帝京,北街。

    温酒让人把茶馆的招牌拆了下来,里头所有的摆设也都恍然一新。

    街边人来人往,一众侍女跟着她站在门前,仰头看着两层的小楼,引得众人驻足看来。

    金儿着急慌忙的跑过来,“少夫人,牌匾那边都弄好了,问您要题什么名儿呢?”

    温酒把酒坊里什么都弄好了,结果忘了给酒坊取名。

    “瞧我这记性。”

    她揉了揉眉心:“别慌,现想就是了。”

    “我的少夫人啊,明天就要开张,你的店名还没想,你怎么一点也不着急!”金儿急的俏脸涨红。

    偏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温酒徐徐笑道:“此间有酒。”

    “什么?”

    一众侍女都以为是自己没听清楚。

    温酒道:“店名就叫:此间有酒。”

    金儿讪讪道:“少夫人,虽然我是有点着急,但是你也不用这么随意吧……这店名是不是再想想?”

    几个侍女低声说:“这名倒是一听就知道咱们这卖酒。”

    “就这个了。”

    温酒没有要改的意思,上辈子同孟乘云待在一块成天咬文嚼字的浪费时间,有这个功夫还不如想想怎么多赚银子。

    金儿一脸为难。

    温酒笑着丢过去一锭银子,“去同卖牌匾的掌柜说,还是原来说好的时辰,晚一刻都不成!”

    “是!”金儿应声去了。

    “少夫人!这是那些官夫人送到府里的帖子。”留在将军府的侍女却抱着一大摞的帖子来了铺子,“您看看可有哪家是要回信的?”

    “先放桌子上。”

    温酒忙着品酒,有些是从外边收了半成品加工而成的,自己酿的也是用了秘法加快酿成,味道相差不多,直接就分成了上中下几等。

    挂上招牌名,明日就按照价位摆放,直接售卖。

    一帮侍女经过这么些天,也逐渐上手了,忙忙碌碌的区别着摆放位置。

    温酒舀了酒出来,当空一撒,一整排十来个酒杯,酒水落入其中,杯杯八分满,点滴不漏。

    一时间酒香四溢,摇曳烛光和微微酒色,交相辉映。

    她笑道:“这第一坛酒,先给你们尝尝。”

    侍女们相视了一眼,各自取了一杯酒,细细品尝。

    片刻后,众人诧异道:“这酒怎么是甜的?”“好香啊。”“和我以前喝的都不太一样呢。”

    “才几天时间就可以酿出这样的酒吗?少夫人莫不是会什么仙术吧?”

    温酒笑了笑,眼角微扬,故作神秘的小声道:“秘密。”

    众人还想再问,忽有人轻叩门,“请问,谢将军府的五少夫人可在此处?”

    温酒道:“正是。”

    “问少夫人安。”

    衣着华贵的妇人看起来三十出头年纪,身后跟着两个婢女,含笑走了进来,“听闻少夫人这酒坊快要开张了,刚好我家小姐明日办及笄礼,这收拢了几百坛好酒还怕不够用,便来少夫人这边问问。”

    “夫人还差多少?”

    温酒迎上前问道。

    “少夫人这里有多少,我们侯府全都包了。”

    那美妇人递上一封帖子,一张八千两的银票,“这是定金,少夫人明日可一定要来。”

    说罢,这人便带着两个丫鬟走了。

    温酒拿着银票,打开帖子一看,神色顿时有些微妙……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