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9章 男女授受不亲
    第99章 男女授受不亲

    “长兄。”谢玹忽的握住了谢珩的手,抬头,眸中墨色浓重,“我不是怪物!”

    谢珩也曾听闻二房这个庶子自出生以来,不管谢二夫人如何苛待他,不管受多少伤,身体都会迅速的恢复,犹如妖物一般。

    若非如此,老夫人也不会对谢二夫人的行径睁一只闭眼。

    虽然他们同是谢家公子,境遇却截然不同。谢珩从未为难过这个二房庶出的堂弟,却也不曾有过亲厚。

    谢珩正色道:“你是我谢珩的三弟,自然不是怪物。”

    可如今不同,既然是他认下的手足兄弟,自然没有半分让人欺的道理。

    谢玹看了他许久,这才发觉自己方才猛然失态,缓缓的松开手,神色仍旧有些黯然。

    “不信啊?”

    谢珩往少年伤口上洒药粉,动作并不轻柔,“疼吗?”

    谢玹倒吸了一口冷气,“要不然,长兄自己试试?”

    “疼就对了,知道疼知道冷,也就只是比旁人伤好的快一些,别人求都求不来的好事,到你这反倒不乐意了?”

    谢珩帮他包扎好伤口,一看扎完之后又丑又蓬松,不由得乐了,“就这样凑合吧。”

    反正外人也瞧不见。

    谢玹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缠着的白布,面无表情的披衣衫。

    “行了。”

    谢珩拍拍他另一边肩膀,笑道:“别人你又不让近身,你要好看要不让阿酒帮你包?”

    “男女授受不亲。”谢玹看着他,眸色沉沉道:“长兄莫要忘了,她是小五未过门的妻子。”

    谢珩眸色微顿,然后抬手在三公子头上狠敲了一记,“我又不是撞坏了脑子,忘什么忘!”

    谢玹没说话,就那么静静的看着谢珩。

    屋里忽然安静下来,少年唇角的弧度悄然淡去,“你说这话,是把我当什么?”

    谢玹哑声道:“温酒她……”

    “温酒今年刚满十五岁,寻常人家里的姑娘这年岁哪个不是忙着挑夫婿绣嫁衣?偏生她这般时运不济……”

    谢珩凝眸看他,“她说要为小五守一辈子,从此留在谢家,怎么着,你还真想让她孤苦一生?”

    谢玹闷声道:“是她自己说的。”

    府中众人都称温酒一声少夫人,可真要说起来,她连嫁衣都没穿过,不曾拜过天地,也没入过谢家族谱,天底下没有要一个年华正好的姑娘为早逝的未婚夫守一辈子寡的道理。

    可……温酒,是温酒自己说要守着谢家的。

    谢珩道:“是,她是这样说的不假。可她十五岁的时候觉得守着家没什么,二十五岁三十五岁呢?到那时你我都奔波在外,别人家夫人少夫人都是儿女绕膝。只有她孤灯冷榻,长夜凄清又该如何过?”

    谢玹忽然说不出话来。

    “行了,别想了。”谢珩掀起榻上的锦被盖到少年身上,勾着淡淡一笑:“若是你先一步想到了这些,老子还怎么做你长兄?”

    被子把谢玹压得往后躺去,不小心扯到了伤口,顿时又是一阵脸色发白。

    偏生罪魁祸首半点不觉一般,唇角噙着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咱两把她当小紫姝一般养着就是,且慢慢的看着,日后若是有能入眼的青年才俊便让祖母做主。”

    还不等三公子开口说话,谢珩又补了一句,“实在不行,入赘到我们谢家也成。你看这样不也是守着我们一辈子?”

    谢玹看着他,面色有些古怪,刚要开口,便听谢珩一句“打住,此事到此为止。再废话,小心老子抽你!”

    他抬了手,威胁意味十足。

    谢玹索性闭眼,不再看他,渐渐的平缓了呼吸。

    “阿酒一定不知道,你还是不说话的时候看着顺眼!”

    谢珩一边转身往外走,一边道:“这般婆婆妈妈,忒啰嗦!”

    谢玹一时无言以对。

    屋门关上前,只余下外头那少年一句“你就算好了也多躺两天,否则上头那位还以为你这是假伤。”

    ……

    花厅里,李大夫刚给温酒把完脉,气的吹胡子瞪眼的,“底子这般差,还敢胡乱折腾,嫌自己命长是不是?”

    温酒扶额,“也没有那么糟吧。”

    她一直觉着自己身体还是不错的,至少不会风一吹就倒,淋场雨就病。

    “我是大夫,还是你是大夫?”

    李大夫今个儿被谢家这几个整的相当郁闷,连带着脸都黑沉了不少,起身到一边刷刷刷就下写下了三张纸的方子,“照着这个方子先喝它一个月试试,下回再换别的方子。”

    温酒:“……”

    这位老先生是不是看她不顺眼很久了?

    她微顿片刻的功夫,金儿已经迎上前,连声应下,附带感谢数声。

    李大夫临走之前还看了温酒一眼,“要是不好好照着方子喝药,下次就别请大夫了,反正也治不好!”

    “金儿。”温酒揉了揉眉心,唤了身侧婢女一声,“记得给老先生诊金。”

    这老先生也是暴脾气,训了人,连诊金都不要了,直接拎着药箱就走人。

    “哎,奴婢马上就去。”金儿应声追了上去。

    庭前积雪越来越厚,温酒抱着暖手炉望着外头的飞雪发了会呆,脑子转着:昨天那么一闹,将军府的小厮侍女总共就只剩下十个,四女六男,还得重新分派一番。

    也不知道三哥那边到底怎么样了?不让大夫瞧,也不让下人近身伺候。

    难不成长兄训两句,还能止痛?

    这般想着,温酒忽然想起来谢玹之前还给她一个木盒子,说里头是黄金万两,昨夜府里混乱成那样,也不知道还在不在。

    她猛地起身回自己屋去找。

    侍女见她神色匆匆,还以为又发生了什么大事,连忙问:“少夫人这是怎么了?”

    “昨晚那个盒子呢?三公子送来的那个!”温酒一边问,一边往屋里去。

    “榻上呢。”侍女连忙取了递给她。

    “还好。”温酒拿在手里,才稍稍放下心来。

    还在就好。

    这里头可都是银子,还是未来首辅大人的私房钱!

    她刚要打开看,屋外有小厮轻轻叩门,“少夫人,将军来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