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84章 生辰礼
    第184章  生辰礼

    谢珩正在喝茶,闻言差点呛着。

    “肯定是你听错了!”谢小七十分肯定的摇了摇头。

    温酒一颗悬到了嗓子眼的心这才放回去少些。

    片刻后,就听见小公子异常认真的说:“四哥,有些人打架是不能拦的,他们自己打着打着就好了。”

    谢万金闻言,忍不住笑,“为什么不能拦?”

    谢小六也是一脸的不解,扯着谢子安的耳朵,大声问:“你是没睡醒吗?”

    小公子一边反抗,一边用更大的声音回答:“不是说夫妻都是床头打架床尾和吗?虽然后花园没有床,但是有秋千啊!”

    谢小六眨了眨眼睛,“对哦。”

    六小姐生平第一次觉得七弟也不是很蠢。

    温酒惊得连手里的筷子都掉了。

    这两个小的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

    身侧的谢珩轻咳了一声,扫了众人一眼,“闹什么?”

    两个小的立马止声不语,可眼珠子却滴溜溜的转着,一副不搞出点大事不罢休的架势。

    谢万金苦着脸道:“你们两个听墙角只听一半的瞎说什么?长兄那是要揍我!”

    谢小六/谢小七:“……那长兄还是揍四哥吧,我们就当做什么都没看见。”

    四公子气得磨牙,“两个小没良心的!平时都是谁给你们买吃的玩的!”

    两个小家伙齐齐不吭声。

    好脾气的谢玉成出来打圆场,“童言无忌童言无忌!你都这么大了,替你弟弟妹妹扛点揍算什么?”

    谢万金捂着胸口,做痛心不已状。

    谢三夫人拍了他一下,大大咧咧道:“多大点事。”

    “都别闹了。”谢老夫人淡淡笑道:“用饭吧。”

    这顿饭,温酒吃的异常斯文安静。

    谢珩也没怎么说话。

    许是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微妙,谢家其他人一直都在频频看向两人。

    两个小的嘀嘀咕咕说个没完。

    温酒如坐针毡,埋头扒完碗里最后两口饭,刚要起身。

    翠英捧个铁匣子进来了,朝众人行了个礼,便开口道:“今个儿早上,我陪着老夫人在后花园随便走了走,就发现了这个,也不知道是哪位主子的……”

    温酒定睛一看,“我的。”

    身侧的谢珩不假思索,“我的。”

    两人异口同声,连尾音都刚好重叠在一起。

    众人的目光全落在了两人身上,满眸探究之意。

    尤其是闷不吭声的三公子,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你。

    原本挺正大光明的事,可温酒现在忽然莫名的紧张。

    “是长兄的。”温酒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些,“昨日长兄生辰,这是我送于他的生辰礼。”

    谢珩不动声色,屈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面,“没错,这是阿酒送我的生辰礼。”

    光明正大,本就无须遮掩。

    谢三夫人来了兴致,“昨晚阿酒回来的晚,我都没看见你给东风送了什么生辰礼,正好给我们瞧瞧啊。”

    谢小六直接从椅子上跳了下来,“我要看我要看!”

    谢子安道:“我就想知道,我们生辰的时候,嫂嫂会送什么?”

    谢万金从翠英手里接过了铁匣子,假惺惺的问道:“长兄、阿酒,可介意我们打开?”

    温酒:“……四哥请随意。”

    这会儿说介意还来得及么?

    简直就是废话。

    “我来。”

    谢珩忽然起身,从四公子手里拿过了铁匣子。

    一打开,就看见整叠的房契地契。

    少年愣住了,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温酒,“阿酒,你这是……”

    温酒慢悠悠的站了起来,眸色清亮,异常认真到:“我上次同长兄说了啊,打算今年把整条北街买下来。”

    三公子一举夺魁,她压得那些银子翻了好几十翻。

    如今在帝京里,她又是家财万贯的温大户了。

    谢珩心情微妙,“你这买多少了?”

    温酒一听到这个,就心情大好,谦虚道:“不多不多,才买了半条街。”

    谢珩一时无言。

    谢家众人:“……”

    “我的老天!阿酒简直是小财神啊!”谢三夫人猛地起身,把少年手里的匣子接过去,数着房契地契,“金玉楼、锦绣衣庄、千芳阁……”

    谢三夫人一脸数了十几家铺子的名字,全是最近开张,引得帝京城的夫人小姐们追捧的好地方。

    谢万金感概:“难怪那些人不要命一般来我们家提亲,阿酒,你简直是个聚宝盆啊!娶你一个,全家富贵!”

    厅内众人看着温酒,都感觉这姑娘浑身冒金光。

    小财神啊!

    谢珩大步走到温酒面前,又在一步开外的地方停住,含笑问她:“你好不容易才赚的银子,都给我做什么?”

    温酒也不知道。

    她抬眸看着眼前的少年,笑道:“我说了要娇养长兄的啊,老让你在外面哭穷算怎么回事?手里有钱……”

    “心里不慌。”谢珩自然而然的把后面的话接了下去,“阿酒,有你在谢家,我心里一点都不慌。”

    温酒摸了摸鼻尖。

    你不慌,我慌行不行?

    谢小六和小七两个齐齐跑了过来,一左一右抱着她的手,“嫂嫂,求娇养!”

    谢万金笑着凑过来:“阿酒阿酒,我生辰是八月初八,你别忘了啊。也不用像长兄这么多,一半就行,我不嫌少的。”

    三公子静静的看着,缓缓的站了起来。

    他什么都没说,可就是有一股子“你把我忘了试试”的寒意涌来。

    温酒:“……”

    谢老夫人忍不住笑道:“你们都别闹了,看把阿酒吓得。”

    温酒灵机一动,笑道:“不急不急,不管你们先成亲,我都有大礼奉上,不知道你们谁先来啊?”

    方才还热热闹闹的花厅,一瞬间就变得安静无比。

    众人齐齐转向别处。

    谢万金:“今天天气真是不错,万里……”四公子看着天色,停顿了一下,“都是乌云。”

    谢玹:“我回去看书。”

    唯有谢珩依旧淡定从容,“这事儿不急。”

    温酒伸手把散落几缕青丝别到而后,“这事其实挺急的。”

    这边正说着话。

    十全十美忽然急奔而来,满脸的汗都顾不上擦,“有个大肚子的女人在大门闹,说……说她怀的是谢家的骨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