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00章 小阎王,你想祸害谁啊
    第200章  小阎王,你想祸害谁啊

    夜色里,水声潺潺,风吹叶落,四周一片血腥气蔓延。

    凌兰吐了半天,什么也没吐出来,瘫倒在地上,看着眼前陌生又熟悉的少年,眼中满是惊恐。

    谢珩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微微勾着唇,“你喜欢我什么?”

    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小阎王,前一刻还在吩咐属下割下别人的首级,转眼间,便又是风流不羁的少年模样。

    身侧微风徐徐,满身月光皎洁。

    你不知道正微笑着的他在想些什么,可能是砍掉你的脑袋,或许是直接一剑把你劈成两半。

    凌兰止不住的颤抖,“表、表兄……我是真心,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啊!当初在长平郡,我为你学做菜,为你学诗词歌词,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她不明白,为什么她为谢珩做了那么多,却不能让他有丝毫的怜惜。

    而温酒只是运气好,就能从一个破落户的女儿变成如今新贵名门的谢家少夫人。

    两人的时运,可谓天差地别。

    谢珩轻笑,“你的真心,就是给我下药,串通别人害我?”

    大着肚子的表小姐顿了顿,而后,近乎痛哭流涕的哀求,“表兄,我不敢了,你放过我,我马上就离开帝京!我也是被逼无奈,可即便我来了帝京,也从来没想过要害你……表兄,无论温酒同你说了什么,你都不要信她,她不是好人!真的……”

    “什么好坏善恶,那是世人瞎扯!”谢珩看着她,眸中渐渐没了温度,“她什么样,我不知道吗?轮得到你说?!”

    凌兰彻底说不出话来。

    河边小船靠岸,船夫喊了一声:“船来了。”

    凌兰这才回过神来,望着谢珩,眼中满是泪水,却不敢开口。

    谢珩眸色淡淡,“阿酒让我放你走。”

    凌兰彻底愣住了,许久,才苦笑着问道:“如果她不放我……难不成你还要杀了我?”

    谢珩眸色波澜不兴,平静道:“我剑下亡魂无数,也不多你一个。”

    凌兰面色惨白,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泪眼滂沱的问他:“你来,就是为了告诉我,我同温酒比什么都不是?”

    谢珩丹凤眼半合,“不是。”

    凌兰眸中渐渐燃起了一丝希望,“我、我就知道表兄……”

    她话还没说完。

    少年不屑的打断她,“你根本就没有阿酒相提并论的资格。”

    刹那间,凌兰感觉身上所有的力气都被抽了个干净。

    “船夫会送你走,想去哪里都随你。”谢珩从袖中取出一张银票扔给她,“这是阿酒给你的。”

    说完,少年转身离去。

    凌兰接住了那张银票,五百两,够寻常人一辈子衣食无忧的。

    “表兄!”凌兰站在原地,声嘶力竭的喊:“那夜的药是真的,只是后来你察觉了,没等我……你就走了,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可春风渡的药效惊人,那天晚上你没有碰我,必然还有旁人……表兄你要尽快除了那人,免得她来害你!”

    谢珩没回头,身影渐渐消失在夜色里。

    凌兰泪如雨下,继续道:“两个月前,有人来云州找到我,让我想办法进将军府,找到有关你身世的证据,他们怀疑你是衡国公的人,表兄!我没想过要害你!”

    一阵夜风袭来,四周空空荡荡。

    凌兰哑着声音喃喃自语:“我真的……从来没想过要害你……”

    船夫催促着她上船,“天一亮,你恐怕就走不了了。”

    凌兰浑浑噩噩的上了船,看着水光倒映着两岸繁华。

    她还未来及见过帝京真正的权力富贵,就要离开了。

    凌兰忽然想起了,母亲病逝,刚被姨母接到谢家的那一年。

    她才七岁,谢家几位表兄生的清隽秀美,硬生生把她这个长相中等偏上的衬成了末等姿色。

    那时候府里还没有姑娘,个个瞧见了她都新鲜的很。

    谢珩自小脾气不好,见她一眼就说:“这姑娘长得有点丑,不过无妨,我们谢家的表小姐丑些也是能嫁出去的。”

    谢万金抱着算盘,噼里啪啦一顿算,“没关系没关系,多加点嫁妆,还是能嫁个好人家的。”

    谢琦……谢琦温声细语哄着哭鼻子的她,说:“我们府里可只有一个表小姐,表兄们都会护着你的。”

    姨母说:“你以后就是我们谢家的姑娘,以后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再也不用受那些窝囊气了!”

    在长平郡的时候,确实是这样的。

    凌兰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会是人上人。

    可如今,她怎么就变成了今天这样?

    “富贵荣华多情梦,镜花水月一场空……”

    凌兰近乎癫狂的大笑着,一步步走到船头,闷不吭声的纵身一跳。

    船夫惊声道:“姑娘!”

    有人痴梦初醒寻绝路。

    有人身陷情网不自知。

    ……

    李记医馆。

    谢珩听到凌兰提到那天晚上和春风渡就堵心,转身就来找了李苍南,“你给的那什么回神香到底有没有用?”

    他压了压脾气,没有劈头盖脸的问:你他娘的,是不是故意拿做春梦的药整老子?

    自从用了回神香,他晚上总是梦见阿酒。

    这种梦,一次两次,还能当成少年血气方刚,他身边又没别的姑娘,做梦的时候荒唐些也没什么。

    可次数多了,都没办法继续自欺欺人。

    以至于他这段时日,能不回府就在城外待着。

    “你说有没有用?”李苍南头也没抬,继续给药材分类。

    老先生出了名的硬骨头,还见惯了谢小阎王阎王在温姑娘面前一点脾气也没有的模样。

    半点没在怕的。

    李苍南摆出一副高人姿态,意味深长道:“要是没用,你还来找我做什么?怎么不早点另请高明?”

    谢珩憋着一口气,屈指,敲了敲桌面,“可若是……梦的人不是那个晚上的人,又作何解释?”

    李苍南终于抬起了头,“小阎王也会做春梦啊?”老大夫笑得挺有深意,“来来来,同老夫说说,被你梦见的那个倒霉姑娘是谁?俗话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这世上就没有平白无故的事。”小阎王,你想祸害谁啊?”

    谢珩面不改色,抬手,眼见着要一掌拍在桌子上。

    “手!”李苍南差点跳起来,“这是你们家少夫人买的桌子,有气去外头找别人撒去,拍坏了桌子,小心她收拾你!”

    谢珩瞥了老大夫了一眼,拂袖而去。

    李苍南抚着胡子,呵呵笑道:“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