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六章 礼物
    第二百五十六章 礼物

    “你究竟是人是鬼?!”老仆盯着叶辰,眼神中全是难以置信,此人不过是靠着一些奇遇达到了宗师境界,但是现在竟然发出这么恐怖的威压!

    他根本没有把叶辰的实力往上面想,因为叶辰的武道天赋根本为零,那可是王家老家主检测的,绝对不会有错。

    “是人是鬼?我是十几年前被你们王家遗弃的弃子,你说我是人是鬼?!”叶辰语气中带着阴冷说道。

    “不可能!”老仆见叶辰确定,他整个身子都颤抖起来,根本不相信叶辰是十几年前的那个婴儿。

    “你不是想要我的命吗?不知道现在你还有没有那个本事来取我性命!”在说完这话之后整个屋子瞬间结冰。

    老仆见此眼睛一缩,寒冰意境?

    少主王守义也是寒冰意境,但是这意境比少主的意境强上不少,难道当年王家所有人都看走眼了?此人不仅是没有任何天赋的废物,反而天赋极为恐怖!

    “叶……叶辰,这可能是一个误会,你若是有这等实力,以后到了王家,你定会得到王家的青睐与支持!”老仆露出尴尬的笑容说道。

    “想认就认,想不认就直接扔到,你当我叶辰只是一件货物吗?”

    “也罢,毕竟王家是我母亲的娘家,那我送他们一件大礼好了。”叶辰说完双手接着一个印法。

    顿时一道道寒冰意境朝着那老仆袭去,那老仆全身鼓胀起来,像是一颗气球即将炸掉,老仆整张脸因为恐惧而变得煞白,不过在他恐惧的目光中,自己的肚子慢慢变小,终于恢复成原来的样子。

    “滚吧!”叶辰脸上带着厌恶看了此人一眼。

    此刻那老仆已经被叶辰的强势手段给吓得心胆俱碎,一阵屁滚尿流的朝着外面而去。

    等他走后夏竹这才看着叶辰,她知道叶辰拥有神仙般的手段,但是还是不禁为他担心,因为她感觉叶辰的敌人越来越多,她害怕叶辰有一天会死的不明不白。

    “叶辰,你没事吧?他们都是些什么人,怎么总是找你麻烦。”夏竹朝着叶辰说道。

    然而叶辰却是没有回答,他知道夏竹在担心他,于是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你不用担心我,我不会有事吧。”叶辰笑着说道。

    此刻他已经没有借用妖圣雪的力量。

    “我今天有点累了,我先去休息。”叶辰说完便直接走到自己的房间中。

    夏竹见此也没有说些什么,因为她知道叶辰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她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理解和支持。

    而在那边,老仆回到王守义那边的时候心情难以平静,一阵起伏。

    所有人都看错了那弃子,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废物,但是所有人都错了。

    此人强大甚至比王家老祖还要更甚!

    带着心中的恐惧,他冲进别墅直接推开了王守义的门。

    “少主,不好了,我们都错了!”

    “都错了!”

    老仆大喊道,脸上全是紧张。

    王守义见这老仆如同疯子一般大喊着冲了进来,顿时脸色阴沉的站了起来。

    “你干什么你疯了?”

    那老仆见到王守义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脸上还是带着紧张。

    “错了,我们都错了,就连王家老家主都错了!”

    “那叶辰的实力……”

    然而他还没有说完便脸上带着震惊的看着自己肚子,自己肚子猛地膨胀起来,像是一个即将撑破的气球一般。

    “彭!”

    一声巨响,老仆整个身子都炸成了碎片。

    叶辰在自己屋子里面转着手中的笔,算算时间那老仆现在身子已经炸开了吧,这一招是妖圣雪的独门找死原为冰爆,以寒冰意境进入武者的身体,用他们的真气为引直接将他们给炸开,敌人的实力越强大,冰爆的威力也就越强。

    “未见面的舅舅,这就当是给逆的一个见面礼吧。”叶辰冷哼一声说道。

    随即在洗漱了一番之后便直接睡觉去了。

    而在别墅那边,王守义呆呆的看着满屋子的鲜血,整个人都一脸懵逼。

    那老家伙刚刚在自己面前直接给炸开了?

    难道是体内有炸弹?

    不对!

    那老家伙炸开的时候根本没有火光,炸开的时候仿佛是被撑碎。

    王守义仔细一想便察觉到有些不对劲,因为在屋子里面弥漫着寒冰的意境。

    他修行寒冰意境自然对着一丝冰雪的意境最为敏感。

    “这到底是什么手段?这老东西究竟惹了什么人,他不是去追杀叶辰那弃子了吗?”王守义脸色阴沉的说道。

    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

    “不好,那位高人对我王家奴仆出手,难道目的是针对我?”王守义想到这里面色大变,飞身而出便朝着外面跑去。

    若真是他想象的这样,他现在就危险了,在确定王家的方向之后,直接鼓动全身真气朝着那边而去,连坐车都嫌麻烦。

    然而事实却并不是他所想象的那样,若是这件事被叶辰知道了,叶辰必定会惊得目瞪口呆。

    在周家将邀请函发遍青阳市那些大家族和豪门的时候,整个青阳市都沸腾了。

    作为十年前青阳市第一武道世家,他们想象不出隐居十年后再从新出山的周家到底有多强大,这次婚礼必定是青阳市空前盛大的一次婚礼!

    而在邢家,邢安坐在家主的位置上在听见这个消息之后脸上带着复杂。

    若是他邢家老祖在此,他邢家几十年后也未必不会成为青阳市第一武道世家,毕竟他邢家老祖学会了法术,更是半个修炼者。

    “各位,明天就是周家少主的婚礼了,有没有什么好点的礼物送过去?”邢安看着台下众人说道。

    台下一阵沉默。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有人闯了进来。

    “家主,不好了,那邢月挣脱锁链已经跑了!”那人神色慌张的朝着邢安说道。

    邢安听见这话面色一变。

    “什么?她是怎么挣开锁链的?”

    “连一个女人都看不住,一群废物!”邢安朝着台下的人大骂道。

    “叔叔,让我前去将她给抓回来!”这时一个青年朝着邢安说道。

    此人是名叫邢道然,因为是在武道上有些天赋,所以如此年轻就已经成为了先天宗师。

    邢安见邢道然主动出来,想了想便点头了。

    在他眼中邢道然将邢月给抓回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