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两千零六章 只会给强者留尊严
    孟祁寒道:“九黎神弓,所在何处?”

    族长起身,朝她走来,孟杳杳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压迫,那是来自九黎族,远古战神蚩尤血脉中的强大的暴戾因子。

    他是故意对他们释放出来的,强大的压力下,孟杳杳感觉心脏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揪住,迎面仿佛袭来一阵巨浪狂风,她站都站不稳了。

    然而身旁的孟祁寒岿然不动的站着,一脸云淡风轻,唇角甚至还勾着笑意,让人觉得他好像沐浴在春风中,阳光下。

    她的手被孟祁寒握住,稳住了身形。

    族长一直凝着孟祁寒,须臾,族长周身释放的威压收住了。

    孟杳杳知道,他方才是在故意考验他们,但凡他们有一点示弱,等待他们的下场只有一个,死。

    弱者不配觊觎九黎神弓,他只会给强者留尊严。

    族长若无其事的经过他们:“走吧。”

    穿越一处水榭,族长打着他们去了一处石洞里,刚走进去,孟杳杳就感觉到,扑面而来的一阵寒气逼人。

    似乎预料到了什么,孟祁寒对她说:“你先在洞口等着。”

    孟杳杳说:“我和你一起进去。”

    越走进石洞里,寒气越重,好在他们来时是冬日,身上裹着厚厚的棉服,才能堪堪抵御里面的严寒,目测,温度在零下十度左右。

    进入石洞之后,眼前的一切变得宽阔了起来,眼前,是一方不知深浅的寒潭,正冒着袅袅白烟,寒潭的对面,有一方石台,上面是一个箭架,架子上放着一把长弓。

    肉眼可见,长弓上凝着一层厚厚的冰。

    “那边是九黎神弓?”孟祁寒道。

    “没错。”

    唯有度过寒潭,才能取得九黎神弓,孟祁寒睨着,寒潭下隐约露出着梅花桩。

    虽不知潭水深浅,但踩在梅花桩上,至少可以渡过寒潭,潭水刚好没过膝盖。

    孟祁寒扭头询问族长:“如果我能解除九黎神弓的封印,那我是否可以将它带走?”

    族长淡淡一笑,孟杳杳在他眼中看到了仿佛在说他不自量力的嘲讽。

    “当然。”族长笑眯眯的说。

    不过有一句话藏在心里:前提是要有命来取。传闻女娲当年亲自封印的九黎神弓,根本无人可以解除。

    孟祁寒立刻上前,孟杳杳叮嘱了一声:“小心。”

    孟祁寒走到谭边,凝着潭水,正要伸脚,又收了回来。

    水中有电流。

    族长始终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凝着孟祁寒的脚。不知怎么就停住了,心中暗想,难道他已经发现了水中的玄机?

    孟祁寒伸手,对孟杳杳道:“东皇钟。”

    孟杳杳明白他的意图,催动东皇钟,池中的寒潭之水大量被吸入了东皇钟内,露出了隐藏在下面的梅花桩。

    在孟杳杳拿出东皇钟的那一瞬,族长眼中不免流露出一抹异色。

    居然是东皇钟!

    看到东皇钟,族长心知,他们并非寻常人,可能,真的能解除九黎神弓的封印,神色,不免多了些紧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