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同床共枕那么多个日日夜夜
    所有的人流,都是逆着他而行的。

    桥上,并没有人。

    他注意到桥上的石碑,上写着两个血红的大字,“忘川”。

    桥上杨柳依依,风光明媚,如三月的扬州。

    他被桥的那一边,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所吸引。

    他看到了一支花嫁的队伍。

    队伍中,一顶鲜艳火红的花轿上,坐着凤冠霞帔的女子,没有盖上盖头,只是从凤冠下垂落几缕珠线,所以还看得清她的容貌。

    白皙的脸,火红的唇,一张,没有任何笑意的脸。嫁衣如火烧灼着夕阳。

    玉皎皎?

    他一下子认了出来。

    她今天要出嫁了吗?要嫁给谁?

    心头一时空落落的。

    花嫁经过桥后便越走越远,他很想追过桥去看看,可看见桥头那鲜红的大字却望而却步。

    听说忘川是死人过的桥,他不敢过去。

    很快,周围起了一场大雾,身边,有无数的声音,在喊着“清章”,“清章”,声声如鬼魅,李清章痛苦的捂着耳朵,蹲了下来,感觉到有人在晃他,睁开眼,才看见轩辕清一脸关切的望着他。

    这样看来,轩辕清似乎没这么讨厌了。

    李清章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你又看见了?”

    “嗯。”李清章看见前方放着一架古琴,琴弦已经断了,可见他弹得有多用力,然而,方才在梦里,他竟没有听到一点声音。

    “梦里的女子,究竟是谁?她要嫁给谁?”李清章追问。

    轩辕清却摇了摇头,再次离开了。

    一旁的玉皎皎打了个哈欠,懒懒的闭上了眼睛。

    此时,孟祁寒坐在书桌前。盯着眼前的资料,蓦地走了神。

    琼斯的军事基地已经被他占据,然而他派人去寻找孟祁遥的下落,依然一无所获。

    仔细回想,那一天,要不是他来监牢里嘲讽他,他完全不可能知道这个绝密的消息。况且,他藏器符的地方,也值得让他深思……看起来色令智昏,做了丧心病狂的事情,然而,却在兜里藏了钥匙……

    如果玉皎皎没有及时出现,孟杳杳,也有这个本事把钥匙从他口袋里偷出来。

    或许,是他误解他了?一念忽然涌起。

    此事,或许应该告诉她。

    孟杳杳听完他的描述,神色平静。

    “所以呢,你想告诉我什么?告诉我孟祁遥或许也是有苦衷的,叫我原谅他?是这个意思吗?”

    孟祁寒错愕的望着她,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想。

    “你很恨他?”

    “不该恨么?”孟杳杳反问,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你知不知道,那一天我差点就死了?”

    要是,玉皎皎再晚一点点的话。

    “有些事,是不可原谅的。”孟杳杳面色清冷。

    “嗯。”孟祁寒亦若有所思,总觉得哪里不对。

    孟杳杳既已跟孟祁遥有过夫妻之实,同床共枕那么多个日日夜夜,又怎会对孟祁遥的亲密如此抵触?

    “有伏羲琴的消息吗?”孟杳杳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再做纠缠。

    “还没有。”孟祁寒回过神来,“已经派李清章去找了。十大神器里,传闻最少的就是伏羲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