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24章 摸脏了怎么办
    而君无戏言,当然现在的皇帝还真是不知道此事,他老人家日理万机的,平日就连觉也都是不敢多睡一刻,怎么可能关心一个才是开张了没有多少的小小铺子。

    他如此,别人也是如此,所以还真的没有人过问这铺子的出处,更是没有找过麻烦,所以这间铺子,至少在几年之内都是极为神秘的,神秘的哪怕是赚多少银子,也都是无人敢过问,当然还有一边的黄家香铺,而此时黄家香铺的门口,也就只有了了的那么几个,最少还是有人进的,可是当初沈家香料都是被他们抢生意,抢到了要关门地步。

    所性的沈清辞现在不做那样的事情,她精力有限,她还小,她不卖其它的香,否则,她定然要让黄家连一家的香料铺都是开不下去,一钱香也是卖不出去。

    她现在就是闷声发大财,就是……

    她嘟起自己小小的红唇,就如同雪花一般,怎么样的都是生嫩,怎么的也都是好看。

    她的爹爹很快又要打仗去了,这一去就三年,三年之后,他只来的及回来参加姐姐的及笄礼了。

    不过不怕,她现在可以赚银子了,以后每一年爹爹那边军费,朝廷出不起的,她来出,她一定要让爹爹吃的饱饱穿的暖暖的,再去打仗,也是要将敌人到了落花流水。

    沈定山看过了香料铺子,就带着女儿回了卫国公府,再是找了一些人,分别安排在了各处保护香料铺子,还有府中的私库,还有,放着女儿嫁妆的地方,也是找了自己的亲信专程照看着,定要保那些东西,安然无失,二十万两,他只要一想牙都是疼着的了。

    第二日上朝之时,他特意的穿上了大女儿亲手给他的做的披风,再是威风的往那里一站,就连一边的管家也都是对着他竖起了大拇指,

    国公爷今日真是气度不凡,这件披风,也像为了将军量身定做了一般,实在是适合。

    沈定山也是对此很满意,他让人将那个神臂孥抬起,就直接进了宫,要上早朝。

    结果当是他穿着一件披风过去之时,却是被各个大臣给眼红了。

    “卫国公这披风到是特别。”

    有一人已经忍不住的摸了起来,“是上好的狐皮所制,可是妙就妙在,上面竟无一丝拼合痕迹。”

    “这里也是没有线啊?”又一个大臣,直接就蹲在他的身边,再是撩起了沈定山的衣角,里面的线条十分的光滑,好像还是羊皮做成,不是皮子做的,十分的吸汗,当然也是隔风,想来这着这一身,哪怕是再大的风雪,也都不怕了,外在狐皮到是不少见,他们这些大家里面,哪些人是没有的,就是这内里的羊皮,到真是让人挺意外的,谁会用羊皮当成里料的,这不是什么料子,本身就是极硬,穿在身上也是不怎么舒服,可是现在沈定山这一件摸着还真是舒服,如若细心查看的话,还可以在上面发现一些精巧的压花,也就是这些压花,才是让羊皮软了一些,可以直接贴服于身上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衣服,还真的找不了一丁点的接口,就是找不到一丝的用过针线的痕迹。

    “不知道卫国公是从何处而买的?”不少的官员也都是有些想要的意思了,毕竟好东西,大家都是喜欢的,这披风十分的防风,尤其是这天儿马上就要冷了,京城的冬天也真的就要冻破了砖,尤其是上朝的时候,那简直就是一种折磨,要是有这么一件披风的话,想来,这要多暖的,而现在不是说这披衣就有多暖的,而是看着就暖和,就是舒服,也是令人的手心都是感觉在发烫,就更不用说穿在身上了。

    而现在沈定山的手心就是在发热着的,他也是穿到了身上之后,才是明白了这件披风的妙用的,不但防风,还相当的保暖,其它人都是冷的站在那里哆嗦着,就只有他挺直了腰板,而后全身上来都是暖和无比,从他现在的脸色都是看的可的出来。

    其它的,不管是文臣还是武将,脸都是冻青了,嘴也都是给冻的麻了,就连说话也都是在哆嗦了,一晶不就是此时最是冻人,尤其是站在等待圣驾之时,都是要将脑袋给冻坏了,还有什么话可以说出来。

    “国公爷,您到说啊,”

    一个向来都是心直口快折大人,都是等不及了,他何止是等不及,怎的,他都是想要过去,直接就将沈定山身上的衣服扒下来,给自己穿上,他实在是冷的要疯了,不但是流着鼻涕,还是要打着喷嚏,现在最想的,可就是家中烧着火龙还那一床暖和锦被来着,沈定山身上的这件披风可不就是他的火龙,他的被子,真想扒下来给自己披上。

    “不是买的,”沈定山仍是站的笔直,手心还是有些冒汗着,不知道这披风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确实是极保暖的,而且好像也是在外面冒着热气一般,就连他的脸都是被熏的有些红了一些。

    “不是买的,难不成做的?”

    那个心直口快的大人,再是一个箭步上前,一只手不时的抓着沈定山的披风,一双眼睛也都是移不开了,而他这种没出息的样子,沈定山真的想将他的手给剁掉,

    就是他现在身上只是配了刀鞘,而非在刀,他们在上朝之时,不能带配刀的,这是规矩,不然的话,这人的死爪子,早就已经被他给剁掉了。

    “不是买的,那定然就是做的,”另一个大人稀溜着鼻涕,“卫国公,您能不能说下,这是出自于何人手中?”

    卫国公府的人口再也简单不过,府里连个女人都是有,就只是三个孩子,国公爷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手巧的绣娘来着。

    “这是小女所做。”

    沈定山直接拍开了那只还是抓在自己披风的爪子,再是弹了弹披风被摸过的地方,真是会摸,摸脏了怎么办?

    “莫不是清容所做?”

    俊王爷呵呵笑了起来,他只是知道,沈清容正在同一个民间绣娘学着绣技,都是有一年的时间了,这还是他的夫人告诉给他的,现在嘴里天天天清容清容的,越发是喜欢那姑娘了,说是不同于其它的闺阁千金,这一手的绣活怕都是要出神入画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