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33章 治病
    村里人都是迷信,她怕这件事情被别人知道了,白锦会被被当成怪物,他不是怪物,他只是不记得了,他只是迷路了,他也只是回不了家了。

    沈清辞不愿意,老大夫自然的也不会勉强她。

    “大夫,他这样?”

    沈清辞问着老大夫,“这样正常吗?”

    老大夫摇头,“老夫并没有见过如此的病症,我想……”他站了起来,“这样的病,并不在身上,这位公子的身体再好也不过,如此,应该也是属于惊梦的一种。”

    惊梦……

    沈清辞想起自己点着的那一份安息香,如果惊梦的话,她可以治的啊,一味极品的安息香便成,可是白锦这样,怕并不是普通的惊梦。

    “是否还有办法?”

    沈清辞知道不能这样下去,否则,她胳膊上的肉都是要被咬光了,到时她便不能护他了,她轻抚着自己的伤处,第一次如此的无助,也是如此的不知所措。

    “还有一种方法。”

    老大夫沉凝了半天,这才是对着沈清辞说道,“不过,这方法十分的危险。”

    沈清辞抬起眼睫,“是什么办法?”

    “让他恢复记忆,”老大夫叹了一声,“只是这样的方法,并不一定能成功,所以我一直没有想过要用这样的方法救人。”

    “如果失败了呢?”沈清辞想要知道老大夫所说的方法是什么,若是成功,皆大欢喜,若是失败又会有何后果?

    “失败了,可能一生都是无法醒来。”

    如此,沈清辞知道了,“可是如果不恢复记忆呢?”这样的险似乎她不能冒,她不是白锦,她无法替他做这样的决定,可是当白锦清醒之时,也无法为自己做决定。

    似乎那是另一个他,另一个他自己忘记了的,是他却是完全不知道的他。

    “如果不恢复的话……”老大夫的视线在沈清辞的手臂上面“,你的这两条胳膊怕是要废了,而且他这几日昏睡的时间是否越来越长了?”

    “是,就是如此,”沈清辞也是感觉到了。

    “因为药吗?”沈清辞每日都是要给白锦熬药的,他没有断过一顿。

    “药是一方面,他的人也是另一方面,他睡的早,可是却起的更晚了,我的药只是有些安眠作用,却不会让人沉睡的如此久。”

    其实当是沈清辞告诉他这时之时,他就有感觉了,可能会是如此,只是没有想到,竟比他想象中的要严重的太多。

    再是如此下去,一天又一天的严重,终有可能,他这一生都是要沉睡在梦境当中,这样的病症,他真的没有遇到,也没有见过,还以为这只是杜撰出来,可是现在才是知道,这世上人食五谷,自是会生百病。

    许多他未见过的,不一定就不会存在,这一次他还真是长了见识了。

    “姑娘,你要好好的考虑一下,到时再给我答复。”

    老大夫背好自己的药箱,也没有让沈清辞现在决定,可是横竖的,也总有决定的一天。

    “好,”沈清辞的视线落在了白锦的身上,那一瞬间,她感觉到自己心晨竟是开始疼了一下,如此的明显,也是如此的难以……承受。

    “吃饭了,”沈清辞将鸡腿撕了下来,再是分给了对面坐着的白锦。

    白锦撩起自己的衣摆也是坐下,一见今天的菜色,到是喜欢了,还都是他喜欢吃的,尤其是今天这鸡到是做的相当的不错。

    而没有那两只小东西的吵闹,白锦心情格外的好。

    “来,你也是吃一个,”他夹起了一个鸡腿放在沈清辞的碗里,而另一个,他自己直接手拿了起来,放在嘴里就咬着。

    沈清辞握着筷子的手指顿了一下,她拿起筷子,也也是夹起了一个大鸡腿,她想了想,最后也是伸出手,将那个鸡腿放在了自己的嘴边,也是学着白锦的样子,没有什么礼仪的吃着。

    “这样就对了,”白锦用另一只手摸摸沈清辞的头发,“当大家闺秀是好,可是不用在我面前当什么大家闺秀的,你再是粗俗,再是无礼,我都是喜欢的。”

    沈清辞垂下了眼睫,无人可知,此是她眼中那一抹伤,到底蔓延到了何地。

    “你决定了吗?”

    老大夫问着沈清辞

    “恩,决定了,”沈清辞将自己的双手握紧,再是放在了桌上,手指的相触间,却是如此的冰凉,“他现在昏睡的时间越来越长,醒来的时间却是越来越短了,其实我知道,最后的结果,都是可能是一生的沉睡,如果是这样,那么我想要博一把,或许他可以醒过来,如是要他真的不醒……”

    那么……

    她会怎么样?

    其实也不会怎么样,她会守她一生,守他一世,因为这样的决定是她做的。

    “那好,我会替他治的。”

    老大夫站了起来,“我要去准备一些东西,你要不要……”他意指着沈清辞的胳膊,“给他咬着其它的东西。”

    “不用了,我没事,”沈清辞摸着自己的胳膊,她的胳膊现在已经不能看了,上面满是伤,她不找个什么代替,因为她发现,似乎,他是尝到了她血的味道之时,才会安静下来。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她自己来,人是她捡的,人是她救的,她不会让别人替她承受这一份的疼痛。

    里面仍是那个男人嘶喊声,不知经历了几次,几天,几夜,可是在沈清辞心中,却仍是那种无法接受的疼痛,她无法接受,白日那个笑的如此笑意暖融的他,在夜晚之时,却像一只受伤的野兽,只是知道攻击,只是知道疼痛,也只是知道嘶咬。

    “准备好了没有?”

    老大夫问着沈清辞。

    沈清辞点点头。

    她准备好了。

    “好吧,”老大夫叹了一声,也是将自己的袖子挽了起来,“那老夫就要开始了。”

    而此时,白锦正被五花大绑着,可是就算是如此,他还是不断的挣扎着,额头上面也是滚下了大颗大颗的冷汗。

    “姑娘……”他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声音了?

    老大夫喊了一声沈清辞。

    沈清辞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她将自己的胳膊伸上前,白锦几乎都是瞬间即像是闻到了她身上的气息一般,用力的咬住了她的胳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