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32章 保大保小
    “那好,”沈定山见女儿答应了,偷偷的抹了一下自己的眼泪,看吧,他终于是将自己的小阿凝嫁出去了,没嫁的时候,他天天担心,可是这要嫁了,他却感觉自己的天都是要塌了。

    “国公爷,国公爷……”这时外面来了一个婆子,几乎都是连滚带爬跑了过来。

    “刚才世子夫人那里说,世子夫人发动了,可能是要生了。”

    “要生了?”

    沈定山连忙的就向外面走,“不是说还有几天吗?”

    “我的国公爷啊,婆子都是想要发笑,这女人生孩子的,哪有什么一定的?”

    沈定山当然不知道,他打一次仗,家里多了两个小的,再是打一次仗,他的小阿凝都是四岁了,他又不是女人,他怎么知道,女人要怎么生孩子的?

    沈定山在外面走来走去的,沈文浩也是在外面走去走来的。

    两父子都是一样的身形,只是一个粗狂一些,一个俊美一些。

    可是这两人的行为举上,有时还真的就是相似到了极点,比如他们走路的样子,都是大步流星的,结果砰的一声,父子两人撞在了一起。

    “你给我出去!”

    沈定山指着外面.

    “父亲……”沈文浩都是快哭了,他的云儿还在里面生孩子啊。

    “去,”沈定山再是指了一下外面,“马上去。”

    沈文浩不舍的向产房那里望了一眼,就只能先是走了出去。

    “世子没事吧?”

    小春小心拉过了沈清辞,“会不会被打死?”她可是见过沈定山打人的,那真的就是往死了打啊,哪怕是自己的儿子,应该打的时候,就绝对的不会手软。

    “放心吧,”沈清辞安慰着担惊受怕的小春,这可怜的孩子,不仅要担心林云娘生孩子会有危险,也要担心沈文浩会不会被沈定山打死,这哪是当丫环,这分明就是在老妈子,等到了嫂子生了,一定得给她涨月钱才行,这么好的丫环,如此护主,又不会吃里爬外,真是太少了。

    “可是……”

    小春还是担心,“我看国公爷的脸色不太好看。”

    小春的脑袋越来越低,都是不敢看人了。

    “放心吧,”沈清辞还是这样的一句话,“你们国公爷,只是担心你们世子太紧张了,怕是孩子没有生出来,他先是没出息的昏了,所以给你们世子爷松松筋骨,等到筋骨松好了,说不定你们夫人的这孩子也是生出来了。”

    小春看看门口,再是看看产房那边,急的都是要跳脚,这身边有没有个主心骨,可是不成,而沈清辞可不是,她自己都是一个小姑娘的,怎么可能知道生孩子的事情。

    所以,她现在迫切的希望,自己的世子爷马上就可以挨揍归来,这样的话,她就不用这么担心了,可是里面的林云娘的惨叫声越来越大,也是越来越惨。

    而一盆盆的血水也是不断的向外面的端着。

    不太好,沈清辞虽然没有生过孩子,可是也是听说过不少,你去喊国公爷和你们世子回来,我去拿些东西去。

    说罢,她便提起了自己的裙子,就向院子里面跑,结果跑到了一半,又是想起了什么,她不是有白梅吗,不对,有白梅也没有用,不管是白梅还是红梅,都是不知道她将东西放在哪里,还得她自己过去拿才行。

    她一口气跑到了自己的院子里,还好,他们府里并不大,大的都是在原来沈家人住的那一院,要真是住那一院,怕是跑都是可将她给跑死了。

    她连忙的跑进了自己的制香室里面,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白色的小瓶出来,这是一种清醒神智的香,她并不知道这个是不是对林云娘有用,不过用着总比不用的好,她又是去了自己的私库那里,然后跑到了边角的柜子那边,从里面拿出了一株很大的人参出来,上一次七百年的人参她给爹爹拿过去了,也就是这株人参吊住了她爹爹的一口气,所以他爹爹才是无事。

    当那株人参,当时也是救了不人的,都是熬成了人参汤,全部的喝进很多人的肚子里面,现在他们府上还有一株千年的人参,这也是她存的这些人参当中,年份最高,也最是贵重的那一株,,她这几年陆陆续续又是收了不少,也拿出来给嫂子补身子用吧,只要嫂子以后多给他们家生几个孩子就好,也是让他们沈家的孩子遍地开花。

    谁让她家里就只有她大哥一个男丁,大哥又是不想娶妾,所以嫂子也就只能当母猪了。

    “白竹,白竹!”

    沈清辞跑了出来,喊着白竹的名子,白竹从树上跳了下来,正好就站在了她的面前。

    沈清辞将手中的东西都是塞在了她的怀中,再是将自己腰间的装有银珠子荷包,一并的塞给了她,让她将这些送过去。

    沈清辞知道自己跑不动,也是跑不快,而那边现在正是等着救命呢。

    白竹的身形快速的府里穿行着,就像一只雪兔一般,几乎就是一阵风声而过,而沈清辞这才是再是提起了自己的裙子继续的向前跑着。

    而此时在产房外面,产婆的双手都是血,也是焦急的等着沈定国和沈文浩做着决定。

    而一个老大夫也是一样的神色沉凝,同样的也是在等着沈定山与沈文浩的决定。

    孩子太大了,现在的生不出来了。

    “你们现在到底是要保大还是保小?”

    而沈文少的脸色一白,本身被他爹爹给揍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脸上,现在几乎全部的退下了血色。

    保大还是保小,怎么可能保大还是保小,不是说大小都是好着吗?

    而此时保大保小,对于沈家人来说,都是极难做出来的选择,如若是保小,那么稳婆就会直接划破产妇的肚子,将孩子从她的肚子里拿出来,而拿出了孩子之后,不用说,这个产妇也就是失血而死了,可如果是保大的,那么产婆就可能用力按压产妇的肚子,也将孩子给弄死,最后才是想办法将死了的孩子给弄出来。

    “父亲……”

    沈文浩不知道要怎么选,他也不想选。

    先保哪一个?

    沈定山决定不了,他决定不下去,现在可是人命关天的时候,他们的一个决定,一句话,便是一个人的生,一个人的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