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35章 要你几滴血
    “我还能害阿凝不成?”不要以为沈定山不知道沈文浩在想些什么?他就是杀了自己,也都不会害了他的女儿的。

    “父亲,那人是谁?”

    沈文浩几站都是咬牙切齿,磨刀霍霍,恨不得提把刀,把抢走他妹妹的那个人给砍了去。

    “是宁康侯。”

    沈定山哼了一声,这可是你爹千挑万选才是给你妹妹挑出来的。

    “宁康侯啊?”沈文浩念着这个名子,再是想起这人的传闻,“到还是可以。”

    而林云娘也是不由的一愣,竟然是他?

    宁康侯齐远的风评在京中的贵女圈当中,是十分出名的,有不少的闺阁之女,都是将他定为自己的未来的夫婿人选,只是想不到,最后却是自己的妻妹要嫁这个男人,也不知道有多少女子都是要哭碎了心去。

    当然其实她也不说,当在当初自己在闺中之时,其实也是有过这样的想汉,而现在却是全色的没有了,而这件事情,也会成为她心里最是不能说的一个小秘密,她再是抱过了乳娘怀中的儿子,疼爱的亲亲他的小胖脸……

    简直就是疼爱的不得了,就是可惜了,是个哥儿,而不是姐儿,不然的话,可能公公就不会想要揍他吧。

    没办计,谁他不会长呢,没有长的像是姑母,偏生的像了爹……

    沈清辞再是同小侄儿玩了一会,这般大的孩子总是爱睡的,而等他睡着了,也没有什么玩的之时,沈清清这才是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到了入夜之时,也是将白梅和白竹赶了回去,直到她再一次醒来,也是夜中了,今天似乎更以冷了一些,她坐了起来,然后给自己加上了一件衣服,走了屋子,再是坐在了外在的石桌上面,冷风吹着她的指尖,如同冰雪一般带着分寒意,而她抬起脸,除了府内常点的那些宫灯之外,就只有护卫在巡着夜,有时还能听到他们的脚步声,且暖且静。

    空气当中带起了一阵木锦花的清香,而后一名男子冷冰冰似是从天而降。

    “怎的还在外面?”齐远走了过来,不由分说的握住了沈清辞的手,沈清辞连忙抽出自己手,也是将手背到了身后。

    齐远也是没有再坚持,不过他的的指腹间那些微微的触动,他却是不知道为何?

    还是一种很奇怪的熟意,而这样的熟,从他第一次见到她,便已是开始了。

    “听说,你大嫂生了?”他坐下,问着自己在外面听来的消息。

    “恩,生了,是个哥儿,”沈清辞给齐远倒了一杯茶,茶香的弥漫着清香,也是暖着她的指尖。

    而杯子刚一离手,那团温暖也是跟着逝去。

    齐过端过了茶杯,再是放在了自己的唇间。

    “怎么,你羡慕了?”

    “恩?”沈清辞抬起脸,她羡慕什么?

    齐远伸出手,将她落下来的发丝,轻轻的别好。

    “我知道你羡慕,不过无事,等我成亲了,你也是可以生个了。”

    沈清辞的脑袋就这么轰的一声,挠上她上辈子成过亲,嫁过人,可是还是感觉有些怪异,她连忙的也是给自己倒了一杯,将脸扭到了一边,好像也是躲避这种有些令人尴尬的气氛。

    齐远也是不逗她了。

    “对了,”他轻轻抚着自己手中的茶杯,黑眸之间温雅细润,唇角亦是轻轻上扬着。

    “我要借你几滴血。”

    沈清辞将自己的手伸了过去,也是没有问什么?

    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一种全然的相信吧,恩,她信他,就是如此。

    齐远拉过了她的手,也是拿出了一把尖刀来,沈清辞只是感觉自己的眼前突是一抹冷光而过,而手指也是传来了清楚的疼痛,她的血也是顺着自己的指尖,而滴落在了一个小瓶里面。

    “怎么,不问我原因?”

    他的手指轻抚着手中的瓷瓶,到是意外,她会如此的配合,这若是换成了其它的女子,可是不会有这般大的胆子,敢将自己的血送给别人的。

    “你总会有用的。”

    沈清辞笑着,一双眼睛如霜似雪,干净的也是不染任何的杂质……

    而她的手指上的血仍是一滴一滴的流着,她可以听到一声声的滴达声,而她莫名的紧张,也是莫名的发抖,齐远明明发现了,却仍然是没有停下,直到他终是收好了瓶子,然后拉过了沈清辞的手指,突然是低下了头,用自己的嘴将她的手指含了起来,只是这样的一种血腥味,漫布了他的舌尖之时,他的身体又是被唤起了另外的一份记忆。

    熟悉。

    就是这种莫名的熟悉。

    沈清辞此时也是被吓住了,她连忙的抽出了自己的手指,也是将自己的双手紧紧的握了起来,她的心吵的有些加快,她的耳垂下方似乎也是有些红,她还从未与人如此的亲切过,哪怕以前的黄东安也是没有。

    齐远将手中的瓷瓶放在了自己的怀中,再是轻轻的撩起了她的发线,这是我家里的规矩了,要用你我之血祭祀祖先之用,所以不用担心,这只是一种普通的仪式。

    齐远安慰着沈清辞,那一张脸笑的很暖,而他的眼中却怎么的也是无法倒映出别的,当是沈清辞想要寻找自己的倒影之时,齐远却是站了起来。

    “好了,我要走了,”他转地身,结果几步之后,又是折了过来,他伸出自己的手,放在了沈清辞的肩膀之上,“我最近不可能过来了,家中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等以后我们成亲了,就可以日日相伴了,我会一直的陪着你,你若是那些鬼怪杂谈,我会找到全天下的书送于你,可好?”

    “好……”沈清辞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她的心也是动了劝,一直握紧的双手缓缓的松了开来,当在也是从现在开始,将自己的心,起将自己的全部,也是将自己一直以来的保护色,全部的都是松懈了下来,而没有任何保护色的她,对于别人的是软弱,而她自己,却是危险。

    齐远终是放开了她,然后就像是对孩子一样,再是拍拍她的头顶,“我走了。”

    说着,沈清辞只是感觉自己的脸上,又掠过了一道带着森寒的风,吹过了,也是冷过了,她将自己的手指放在眼前,然后再是握紧,转身就回了屋内,可是一会她又是折了过来,将外面石桌上面放着的茶具抱回了屋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