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46章 东院的那一位
    “珠珠姐姐,这个可是卫国公府的嫡女啊,还是当今圣上亲封的忠义人家的姑娘,咱们侯爷这胆子也是太大了,怎么的就敢如此对她的?”

    她偷偷的指了指沈清辞被绑着的手腕,她的手腕上面还有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要是被人知道了,咱们这些人……”她指了指自己的脖子,再是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都得死。”

    若是平民女子,杀就杀了,就算是多杀几个,也没有人能拿他们又是怎么样,可是这不是别人,这是沈清辞啊。

    卫国公府,林尚书还有俊王府可都是姻亲的,他们侯爷这身份,说实话,惹上一个那都是麻烦,更何况还是三个一起惹。

    “侯爷自有侯爷打算,你管那么多做什么?”黄衣丫头白了一眼她。

    “可是……”绿衣丫头还是害怕呢,而她的眼睛也是不敢乱瞄。

    “你不知道她刚才喊的有多惨的?我身上的鸡皮疙瘩都是起来了,这真的有会这么疼吗?”而她摸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头皮也是忍不住的发麻着。

    “我不知道,”黄衣丫头当然也是一样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怎么知道,不过应该是挺疼的,毕竟流了那么多的血,一大碗的血啊。

    “珠珠姐姐,你说,侯爷他这么做,是不是为了东院的那一位?”

    绿衣丫头又是小心的问着。

    黄衣丫头被吓的大惊,连忙放下手中的碗,然后走到了门口,见外面没有其它人时,这才是关上了门,然后回来,开始训着的黄衣丫头,“我都是说过了多少你了,没事不要太多嘴,你想死是不是?”

    黄衣丫头啃着的自己的手指“珠珠姐姐,对不起,我实在是忍不住,你不知道。”

    她再是缩了一下身子,好像有股子冷风莫名进来,她害怕,而她往黄衣丫头那边的挪了一挪,也是靠的紧一些,两个人靠靠就不怕了,再说了,这大白天的,也不会有鬼的,但是怎么的却是如此的让人毛骨悚然的。

    绿衣丫头都是要将自己给缩没了,这才小心的说道。

    “我听人说,这个沈三姑娘的血都是被东院里面的那一位给喝了,你说那一位到底是何方神圣啊,这都是要喝人血了,她还是不是人啊?”

    “不是都说,侯爷对那位都是言听计从的,我还以为那位要成为我们的主子了呢,结果侯爷却是娶了她,”她伸出手轻轻的指了指被五花大绑的沈清辞。

    “别乱说,”黄衣丫头再是警告了一眼绿衣丫头,然后捏了捏她的胳膊,也是让她记住这种疼,“没事别乱说,小心真的祸从口出。”

    “哦……”绿衣丫头用力的点头,她当然是不敢乱说的,可是,她们这个侯爷真是越来越是古怪了,她再是端起了碗,一勺子一勺子的将汤药喂进了沈清辞的嘴里。

    “她哭了吗?”

    绿衣丫头放下了碗,也是凑过了这个躺着的女子,就见她紧紧闭着双眼,可是眼角却是有着成串的泪珠掉下。

    “你不能怪我们,不是我们抓的你,也不是我们要你的血,冤有头,债有主,去找害你的人吧。”

    喂完了药,就连向来都是胆大的黄衣丫头,也都是受不了这里的味道,那种一着浓重的血腥味,怎么的都是令人作着呕的。

    她不由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再是一见绿衣姑娘挨着自己站着,快要将自己的抖散了。

    门再是被关上了,而后便是被落了锁的声音。

    沈清辞却是在这时睁开了双眼,她只是盯着前方的空气在看着,一双眼瞳也是空洞无比,而后她竟是笑了起来。

    终是经历了沧海,而后沧海又成了桑田。

    外面的门再是开了,是那些人走了过来。

    当是他们进来的一瞬间,那个本身都是安静的的女人,突然就疯了一样的挣扎了起来,她的双眼也都是跟着红了起来。

    那人拿着刀,直接一上前,再是在她的手腕一划而过。

    “滚,滚!”

    她剧烈的挣扎着,就连那些绳子也都是将她胳膊勒出了血。

    砰,砰砰……

    她的双手用力的紧握成拳,不时的砸着床塌。

    那样不知道疼痛的砸,就像承受无穷无尽的痛苦一般。

    没有什么比这个更疼,没有什么比这个痛苦,这就下了十八层的地狱,生生世世,无休无止的折磨,不互不休。

    白梅抱紧了自己的胳膊,不时的哽咽着。

    第二次,第二次了。

    她从来没有听过她们姑娘哭的如此大声,也没有见过姑娘发出如此惊恐的声音,到底这些人对她们的姑娘做了什么,他们对她做了什么啊?

    国爷公,你来救救姑娘好不好,你再不来,姑娘就要死了。

    白竹紧紧的扒着是井壁,她想要上去,她想要上去姑娘,救妹妹。

    砰的一声,她摔在了地上。

    “姐姐,姐……”

    白梅连忙的过去抱去,抱住了白竹,“你不要动了,我求求你不要动了。”

    白梅抱着白竹失声痛哭着,“姐姐,不要动,不要动了,没用了,没用的,我们都是救不了姑娘,都是救不了她,”她抬头望着头顶上方的那一片天空,她们无能,她们谁也是救不了。

    她抱着的白竹,脸上掉上来的眼泪,不时的会落在白竹的衣服里面。

    而这一天,是沈清辞成亲的第三日,就是她回门的日子。

    一大早的,沈定遇山就醒了过来,不对,他可能都是一晚上未睡的,也是换了好几件的衣服,但是怎么的都是感觉不太适合。

    正巧的,林云娘抱着晖哥儿过来给公公过来请安了,林家的小世子按着林家的祖谱,是辰子辈的,所以大名叫沈辰晖,小名就叫做晖哥儿,还好,不是沈九斤,不然,沈小世子非要哭死不可。

    现在的晖哥儿,已经三月大了,本身生出来的时候,就是长的比一般孩子大的多,吃起奶来,一个乳娘都不够,别家一个都是吃不完,奶水好的,奶上两个都是没有问题,可是他一个人却是要两个奶娘,吃起奶来又是用力又是狠的,两个奶娘轮流的喂他,也才是将他给喂的饱饱的,当然这么喂下去,才三个月的时间,就已经长的如此虎头虎脑了,这小胳膊小腿脚的也十分有力,踢起人来相当的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