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68章 她要合离
    沈定山最后还是感觉让女儿回去的好,免的到时他们夫妻两人之间要是生了嫌隙,最后还不是女儿自己吃苦,反正他现成已经见了女儿一面了,知道他平安,知道她无事就好,其它的他们日后再说,来日方长的。

    而齐远再是拉住了沈清辞的手。

    “多谢岳丈大人体谅,那我这便与清辞回走。”

    齐远笑着说道,只是他脸上的笑却也在此时僵了下来。

    沈清拉开了他的手,丝毫也没有犹豫,更没有不舍将他的手挣开,如此的果断,也是如引的不脱泥带水,就像是嫌弃了什么一般。

    也是让齐远突生的有了一种不安。

    而不安出在哪里,他不知道,他也是解释不清楚。

    沈定山突是眯起了双眼,连忙的就将自己的女儿挡在了身后,女儿是他生的,他当然是知道女儿的性子,这个齐远一定是欺负了他的小阿凝了。

    “齐远,你对我女儿做了什么?”

    沈定山的虎目也突是一红,令四周的人不由都是向后退了一步,完了,国公爷,生气了。

    “岳丈大人说笑了,”齐远仍是恭敬的站着,脸上的笑意也是未断,可是在看向沈清辞之时,眼中却是充满了警告。

    “只是我们夫妻两人因一些小事吵了几句,也是我惹的清辞生了气,这不过来便是过来赔礼道歉的,她这性子啊,还真是挺孩子气的。”

    沈定山眼中的血红,也是退去了一些。

    哦,原来是如此,看来,他还真的有些有些错怪于他了。

    这夫妻之间,哪有可能不吵架的,以前他也是同雪飞吵过不少次,还将雪飞给气回了娘家,这小夫妻有些小矛盾也是正常的。

    沈清辞将自己的手腕背到了身后。

    这才再也认真无比的说道。

    “爹爹,我要和离。”

    “沈清辞!”齐远突来的声音现在已不止是警告,还是于死的逼迫。

    “就是一点的小事,你竟然要闹到了和离,你将我宁康侯府当成什么了?”

    “那就面圣吧。”

    沈清辞眼中的视线一直未变,对于眼前的男人,此时除了陌生这外,可能也就是可笑了,都是这个时候了,还在在这里做戏。

    乞不知,是戏总有落幕的一天,他想继续的演,可是她沈清辞却是不愿。

    “你若不愿,我们便面圣,由圣上定夺。”

    沈清辞也没有换衣服,就这样吧,现在便去。

    而齐远面上已如覆了一层冰霜。

    “岳丈大人,她是在开玩笑的,”他再是挂出了一抹笑,又是包容,也是无奈,还真就像沈清辞正在开着什么玩笑,也是在吓着人一般,也似这本就是无妻床头吵,床尾合的,再是如何人也不能闹到圣驾之前。

    “放你娘的狗屁!”突然的,沈定山一脚踢了过去,直接就踢到了齐远的肚子。

    “我家阿凝从来不开这样的玩笑,她说要面圣,就面圣。”

    “走,阿凝。”

    沈定山此时看齐远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仇人一般。

    他的女儿是什么性子,他心里清楚,这绝对不是什么玩笑事,他的小阿凝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了,不然的话,他的阿凝不会说出面圣这句话,而且看看他女儿变成了什么样子,都是瘦成了鬼了,一定是齐远做了什么让她难以接受的事情,不然的话,不可能只有半月,一个好好的人,就能瘦成如此。

    齐远眯起双眼,一手捂住了腹部,若不是他还有几分几力,沈定山的这一脚非要将他给踢死不可,而他一双冰瞳也是死死盯着沈清辞的。

    “沈清辞,你非得如此不可?”

    沈清辞不想同他说半个字,她的声音刚是恢复,说的太多,她承受不了。

    “我答应你,以后你还是我宁康侯府的侯夫人。”

    沈清辞的却是转过身,就连他的这张脸都是不愿意见,更何况还要听这个人的声音。

    宫中的大殿之上,皇帝到是打量了几人半天,

    “你们这是做什么?”

    这么晚了,皇帝一幅无精打彩的模样,这早上才是上完朝,怎的又是来了,他以为今天应是无事了才对,结果,说无事,到处都是事。

    还有,沈定山这是做什么,一家人都是过来了?

    “皇上,我家阿凝与宁康侯和离。”

    沈定山连拐弯抹角都是不会,他女儿要和离,那就是和离,她能说出这样的一话话,就证明,她不可能再是回到宁康侯府。

    他们家又不是养不起女儿,为何非要女儿去吃苦不可,以明明知道那是火坑,他怎么可能将女儿往火坑里面去堆。

    “圣上,只是夫妻间的小闹,让您见笑了。”齐远上前一步,神轻到轻松。

    “如此啊……”皇帝点头,而他这就要好好的说说沈定山了。

    “沈爱卿,朕真知道你心冬个女儿可是儿女本就是有儿女福,你难不成还要管着她一辈子不成,不过就是夫妻间的小打小闹,让他们回去,自己说道说了就好了。”

    皇帝自然是劝和不劝分的,再说了,人家都说了这清官难断家务事更何况还是人家两妻之间的家务事,哪怕他是皇帝也是一样。

    至于和离

    说实话,皇帝无奈的苦笑,他今日心情不差,也就不和沈定山计较了,该回哪里就回哪里,不要再闹了。

    “皇上,我家阿凝要和离。”

    沈定山简直就是一根木头,一块石头,如果用木头砸石头的话,石头疼了,而木头则是裂了。

    清辞啊,皇上怎么感觉自己这是赶鸭子上架了,不但要为了国事奔波,最后还要处理这些小夫妻之间的事情,他这个皇帝当的可真难,出太不容易了。

    这谁家的夫妻都是会吵架的吧,皇上还以为沈清辞这是被沈定山给惯坏了,性子也是骄纵了一些。

    而现在都是成了亲,嫁了人,自然的是不能如此的骄纵下去,要是人人都是她如此的性子,是不是这天下的夫妻只要一吵,就都是要闹和离。

    再是闹到他的大殿上面,那以他这个皇帝以后就不用上朝了,当月老就行。

    齐远站在一边,也是长身玉痒痒,风姿依然,其实此时的皇帝,心中是微偏向了齐远一些的,毕竟谁得了宁康侯这样一个女婿,在睡着的时候,可能也都是要笑醒了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