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74章 府里来的小朋友
    他从沈清辞非要跟着他进宫面圣的事情说起,说着沈清辞怎么的同皇帝谈条件,她不但要和离,还有,给沈家要了一块免死金牌事情,而皇帝竟是如此的答应了,当然还有一品香的事,他也没有瞒着两位亲家,以前可能还都是无法交心,可是现在不同了,沈定山自然是相认他们的,让他们也是知道了一品香其实就是他们沈家之物,不过大部分赚出来的银子出都是捐成了军费,但就算是如此,银子是去了一半,可是他们一年仍有百万两银子分,所以不管是是沈清辞,沈清容或者是沈文浩,他们的手中,都是握有着大把大把的银子的。

    沈家绝对的不穷,甚至还可以说是富可敌国了。

    “我看,也只能是如此了,总之的,也不算是太亏了清辞那孩子。”

    林尚书抚着自己的才是蓄起了短须。

    “宫中有个齐太妃在,她是不可能让齐远被处死,顶多的也就是受些皮肉之苦,最后还是会办法将人弄出来,毕竟宁康侯府也算是一门英烈,再是如何,不看其它人的份上,这宁康侯家的忠义,圣上那边总是会顾及到。”

    “最后清辞这里,可能得到的就是和离,她这一次到是做的好,给你们沈家换来了一个长久的安宁,免死金牌,世代沿袭的。”

    这事对于沈家而言,本就是极大的好处,而且现在沈定山身份本就是位高权重,谁知道日后会发生什么事,在新帝继位之后,那便是朝中的大臣危及之时,现在既然有了这个,那么以后也便不用担心了。

    当然这一块免死金牌,可不是只对沈家有用,不要忘记了,林家与俊王府也都他们是姻亲的,这对于林家与俊王府而言,也都是莫大的好事。

    “我也知此事,”沈定山怎能不明白。

    “可是我就是感觉对不起阿凝,想想那个受尽了苦的女儿,”他这心里就疼,就难受的紧。

    他的女儿承受了那么多,可是最后她自己什么也没有得到,却反而是给沈家要来了一块可以庇佑沈家万代的免死金牌。

    这还是自大周开国以来第三国,当今圣上所赐的第一块,也有可能就是最后一块,这不是免死金牌,而不是大白菜。

    而这块却是被他们沈家所得。

    俊王爷伸出手拍了拍沈定山的肩膀,沈家是她的母族,是她的娘家,只有你们强大了,日后才是没有人敢欺负于她。

    不过就是和离了,过个一两年,等到事情平息了之后,再是替她寻上一门好的亲事即可。

    沈定山低下头,再是看着摆在桌上的那一枚免死金牌,却总是感觉这块免死金牌,是如此的沉重着。

    第二日,沈家上下,包括的晖哥儿在内,都是换上了新衣,就连林云娘也是穿起了自己的一品诰命朝服。

    沈定山打开了祠堂,也是将免死金牌放在了祠堂里面,也是告慰沈家列祖列宗在天之灵,这是圣上给他们沈空的最大庇佑,可以保佑他们沈家世代子孙平安。

    沈定山给祖先上完了香,家中人都是向着祖宗的牌位行三跪九叩之礼,就连还小的晖哥儿,也是有模有样的,圆滚的的小身子也是跪在了地上,然后学着的大人的样子,给祖先磕头,这孩子可能也就是性子像极了沈定山了,十分的听话,也是绝对的倔强不妥协。

    “还好,”沈定山将晖哥儿抱起来之时,到是真心生了不少的安慰,你长的像是你父亲,可是却没有你父亲的蠢,你消似的祖父、祖父的好孙儿,真会长。

    而沈文浩站在一边,不由用手捂住自己的半边脸。

    “父亲,您能不在祖宗的面前说这些话吗?”

    他们这是告慰先祖之灵,不是让先祖对他的这个卫国公府的世子失望透顶的。

    “你自己长成那样,还怕人说吗?”

    而他说完,晖哥儿还用小肉手拍了一下自己的小屁屁,也是真的让沈文浩弄了一个没脸,他狠狠的警告了一眼儿子,小白眼狼,你给老子等着。

    晖哥儿可能也是感觉至自己的父亲的警告,连忙的将自己的小身子缩进了祖父的怀中。

    所谓的大腿一定是要抱的,不过要抱谁,聪明的晖哥儿已经选择好了。

    沈清辞由白梅扶着走了出来,她再回头,就看到了沈定山抱着晖哥儿,再是同晖哥儿玩着,这时的沈定山,还是身量笔直,面容沉凝,其实他爹爹也没有多老的,还是以前的样子。

    因为她还没有长大,所以爹也是不会老。

    “我们去看下你姐姐去。”

    沈清辞将自己的手放在了额头上,已是摸到了自己的额头上面那些细细冷汗,哪怕是在这样微冷天气之下,哪怕是迎面而来的风,仍然是冷,哪怕其实她是真的一步也不想走了。

    她还要走下去。

    大师说的对,她可能就是孤老一世的命。

    她要受的便是这人世的八苦,也是要在得不到和已失去之时不时的徘徊,所以,不求最近,所以远离最好。

    白梅扶着她的小心的走着,沈清辞走的不能太快,她只是小心一步一步的,用着自己的双脚,也是一步一步的走出自己的人生轨迹。

    夜又是多了苍茫,沈清辞还是喜欢坐在外面,就这要一壶清酒,一杯茶,或许就没有枉费了这珍贵的夜色,她端起了桌上的杯子。

    以前她是为了等人,可是现在却为了沉静。

    呼的一声,好像是有什么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这道声音过后一缕金色也是落在了她面前的桌子之上。

    原来是一只十分大的金雕。

    “你怎么来了?”

    沈清辞伸出双手摸了摸金雕头上的羽毛,而金雕也是用自己的脑袋轻轻蹭起了她的手指。

    “你喝不喝茶啊?”沈清辞给杯子再是倒了一杯,然后放在了金雕的面前,而金雕十分给面子的,就将自己的长嘴伸进了杯子里面。

    沈清辞再是摸摸它身上的羽毛,“我让人你准备一些东西吃好不好?”

    金雕歪了歪头,不过却是眯起双眼,好似是挺享受沈清辞对自己像人一般。

    “就是你吃什么呢?”

    沈清辞并不知道这只金雕吃什么,“对了,去问你爹爹去,他一定是知道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