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899章 你很紧张吗
    四皇子愣了一下,而后心虚的低下了头,双手也是紧紧抓起了被子。

    “皇堂兄放心,我知错了,日后定是不会再是发生此事,我的命,无人敢再要。”

    不是他不小心,只是他实在是没有想到,三皇兄竟然如此的狠,完全的不顾念兄弟之情,竟是对他这个亲弟一再而再而三的下如此的狠手。

    他们所有的兄弟情义,也都是至今,全部被耗光了。

    “军费减半。”

    烙衡虑淡声的说了一句。

    四皇子挎下了脸,上一次就减半,这一次再是减半,一减再减,这若是再减下去,不就是没有了,这么一个岌岌可危的江山,他父皇就穷,要是江山到了他的手中,那不是更穷?

    “放心,”烙衡虑知道他在想什么,“等到局势稳定下来,还会再有几家一品香,哪怕再是减,也都是会比现在好。”

    “你可明白了?”

    烙衡虑认真的问着四皇子,如此大好的局势,都是送到了眼前,若还是这么的瞻前顾后,他真的会一巴掌抽死他。

    明白,明白,四皇子抹了一把自己的脸,他怎么可能不明白,皇堂兄这是在说,只要这个江山是他的,他定会全力的扶持,可若是成了别人的,那么便不会那般好说了。

    烙衡虑站了起来,刚是要走,袖子却是被四皇子扯了过来,而他这么一个扯,也是令烙衡虑不由的心中开始化冰。

    小四母妃刚走之是,他也才是三岁不到,那时便是如上此,谁都怕,可却是最为亲他,只要他一离开,便会拉着他的衣角,再是加上一双可怜的泪泡眼,怎么的也都是让人受不了,他与小四都是被养在太后的身边,可以说,小四也是在他的背上长大的孩子。

    如今都是娶妃了,还是一样的,怎么的都是如此让人想抽来着,若是一个孩子,那也便是罢了,可是如此大的一个人,还要做出这样的表情,是想要找揍是不是?

    不久之后,烙衡虑从屋子之内出来。

    他喊了墨飞过来,“你进去给他治下。”

    “是,”墨飞连忙的进去,还以为这是四皇子的的旧伤犯了,结果当他一进去之时,却是吓了一大跳。

    “殿下,您这是?”

    四皇子捂着自己的一边眼睛。

    而他的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撞的,撞的……?

    四皇子嘶的一声,也是疼的要命,心想着,这皇堂兄也真的就是太狠了,怎么能打他的脸呢,在在一堆的下人面前,日后还让他怎么抬起头。

    墨飞尴尬扯了扯嘴角。

    当他眼瞎的吗,撞能将两眼睛给撞青了,这分明就是被人给揍了的,至于是谁揍的,还用的着说吗?这世上除了他家的公子之外,谁还敢往皇子的眼睛上方招呼。

    可是偏生的,他就招呼了,而且还是招呼的不轻。

    朝堂之上,此时已是风云幻变,一堆的大臣也都是低头着,而上方的天子沉着脸,更是不发一言。

    “请圣上早立太子,”丞相微恭着腰,已是不止一次的提及要立太子,而立太子本是国之根本,如今众皇子已是长大成人,皆也都是大好青年,也是国之幸事,也是应该册立太子,以定天下。

    沈定山扭过脸看向一边,这个老匹夫,这个时候说立太子,不是往皇上的心口上面插刀子吗?四皇子现在生死不明,便是要立太子,这是要立谁,三皇子吗?

    对,也只能立三皇子了,皇帝子嗣稀薄,也只有这以两个成年的皇子可立,现在一个未明,而另一个只有一个三皇子。

    “退朝!”

    皇帝连听也都是不想听,直接一甩袖子便是离开。

    等下了朝之后,皇帝的脸压根就没有亮过,整个人都是阴郁的令人害怕,就连最是能揣摩圣意的胡公公,此时也都是不敢多一句话,就怕自己说错了话,触怒了圣颜。

    “让沈定山进来。”

    皇帝坐直了身体,现在谁也不想见,这满朝的文武,竟都是没有一个敢说实话的,他屁股底下的皇位可是坐的稳稳当当的,立太子,这是想要让他提前退位,当太上皇吗?

    他为何要退位,他的皇位坐的如此稳定。

    沈定山大步的走了进来,也是站在了皇帝的面前。

    “爱卿,你认为立成子之事,如何?”

    “圣上自有定夺。”

    宛定山眼观鼻,鼻观心,丢了这么一个答案过去。

    皇帝被气的鼻子都是歪了,平日就是一个胆大包天的,怎么的现在却是也是如同他们一般了。

    “圣上的之意,便是臣之意。”

    沈定山躬身道。

    捧打出头鸟,虽然他是武将,可是也不笨,再说了,要怎么说,他可是从林尚书那里学了不少,都是当这么几年的亲家了,两个人时间都是在一起喝酒论事,这林尚书的腹黑若说他没有学到一点,他自己都是不信。

    皇帝就这么同沈定山大眼瞪小眼了半日,这才是让逃定山回去。

    而就在沈定山走后不久,皇帝突是咳嗽了一声,他连忙的用白巾捂住了自己的嘴,直到这一阵嘶声咳嗽声过后,他才是颤抖着手移开了那方白巾,而白巾上方,也是沾了他的血。

    他连忙的将帕子都是丢在了一边,这才是顺了顺气,继续的批阅着秦折。

    “圣上,应该喝药了,”胡公公端来了一碗药,验过了毒之后这才是将碗端给了皇帝,皇帝接过了碗,有些嫌弃这碗中的药味,最后还是一滴不剩的喝了下去。

    而此时,在宁康侯后府之内,沈月殊欲言又止的,有些话却是如何也都是无法脱出,而她的异样自然的也是落在了齐远的眼中。

    “你有话说?”

    沈月殊不由的揪了一下自己的衣摆,对,她是有话要说,可是又不知,要如何的说?

    “齐远哥哥,三皇子能爬上那个位置吗?”她再是握了一下自己的手,莫名的也是感觉心中有些紧张不已。

    “怎么,你很紧张?”

    齐远的一记利眼过去,也是让沈月殊不由的心头发紧,一口气也是哽了起来。

    是的,她很紧张,还是比起一般人都是要紧张。

    而齐远此时的视线也是落在她身上,几乎都是让她无所顿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