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012章 妹妹长的好
    人家娘将自己儿子让她带下山,不是为了让她取血用的,而且当小狐狸用它的那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她时,沈清辞就感觉无数的愧疚而生,着实让她的难受不已。

    还好,烙衡虑让人抓来了不少的山中野兽,就连老虎都是有一只。

    而看到一只大老虎,小狐狸才是高兴了,它根本就是活的没心没肺的,天天就是让人给它做老虎肉,还不要吃生的,要吃烤的,不但要烤的,还要烤的外焦里嫩。

    虽然没有长大,可到是胖了一些。

    在沈清辞休息了几日之后,便是出了门,正巧的,她大姐要带她去去和安侯老夫人的寿礼,也是亏的她到是回来的适合。

    这一回来,便是有了地方去。

    “小十呢?”沈清辞问着姐姐,她这一回来,一直都是在休息,毕竟周车劳顿了好几月,哪怕她的身体再是好,可也都是有些吃不消,这才是好一些,还未来的及过去见小十。

    “睡着了。”沈清容提起儿子,心头也是软的一塌糊涂,他到是长了一个好模样儿,也是一个乖的,就是总不太长肉。

    家中的老幺自是能得所有人喜欢,不但家中的长辈喜欢,就连几个哥哥也都是极让着他,小九都是个极疼弟弟的,就怕漂亮的小弟弟会长不大。

    沈清容再是望着眼前的沈清辞,伸出手轻抚着她的发丝,“阿凝真是一点也未变。”

    “恩。”沈清辞摸摸自己的脸,是了,她是一点也未变,如十四五岁的小姑娘一般,若说她未及笄,可能都是有人相信,毕竟她现在的这张面皮,长的太过嫩生了一些。

    有时她自己见着都是有些惊讶不已,更何况是别人?

    “你这围脖到真是好看。”

    沈清容这也才是发现妹妹脖子上方,竟是围着一方白如雪的围脖,也是将她的整个脖子都是圈了起来,而在肩膀之上,还有一只闭眼的白狐狸。

    “这是怎么做的,怎么的如此真的?”

    沈清容都是有些叹为观直了,这做的简直如同真的一模一样啊。

    结果当是她的手触到了狐狸脑袋时,那只狐狸却是动了一下,还睁开了眼睛看了她一眼,也是将沈清容给吓了一大跳。

    “这是……活的?”

    沈清辞伸出手,放在自己的面前,那只小狐狸将自己的尾巴一收,也是跳到了她的手心上面,虽然长了一年,可是这还是一只可以站在人手心里面的小狐狸,就只是白了一些,尾巴大了一些。

    “大姐,它叫年年。”

    沈清辞将自己的双手递上前,“年年,问我大姐好。”

    小狐狸坐在沈清辞的手心里面,而后将自己的两只前爪抱了起来,不时的向沈清容作着揖。

    沈清容眨了一下眼睛,一下子便被这只小雪团子给萌出了血。

    这到底是什么啊,也是太可爱了吧。

    “年年……”沈清容伸出手摸了一下小狐狸的小脑袋,软软的,暖暖的,这还真是一只活的。

    “这是狐狸吗?”

    她有些不确定的问着。

    “是。”沈清辞弹弹小狐狸的小尾巴,小狐狸再是跳了起来,直接就跳到了她的肩膀之上,而后再是用自己的长尾巴给主人做成了围脖,至于自己,则是趴在那里呼呼大睡了起来。

    “你养的这些到都是有些奇怪。”

    而沈清容也是真的感觉便是如此,不管是那两条长的跟虎一般的狗,还是府中一只白色的胖猫,这也就不说了,怎么的还弄一只猴精猴精的小狐狸来着?

    不过这只小狐狸到是挺可爱的,就连她也是不由的喜欢着。

    而她不由的再是想起,沈清辞还未有子嗣,心中疼之余便是有些理解了。

    她妹妹偏爱这上猫猫狗狗之类的,也有可能便是因为,她并无子嗣的原因,所以一直以来,也都是将它们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在养。

    她暗自的叹了一声,其实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若是妹妹也能生上一儿半女的话,那便好了。

    只是娄家女的那些传言,却是令她心中总是难解。

    娄家女得天独厚,是天生的制香师,可是她们却也有让人无奈之时,那便是她们子嗣不兴,像是母亲,也像是阿凝。

    她轻轻抚着妹妹的发丝,眼内也是有暗淡轻闪而过。

    沈清辞其实发现了,却也是当未看到,而是同肩膀上的小狐狸玩着,红唇弯起一变弧度一直未落下过。

    若是不能哭,那便继续的笑

    她还有一百余年的时间,够了。

    等到了和安侯府之时,沈清辞也是同沈清容一起下了马车。

    沈清容这几年间,本就是经常参加这样的诗会之类,她身份高,不差银子,也极为的大气,再是加之一连生了十子,在这京中也都是独有一份,自然的,在京城的贵妇之间,她也都是数一数二的人物,还没有哪个人不给她一份薄面的。

    “这是阿凝?”

    一位同沈清容相熟之人,都是有些不相信的拉过了沈清辞看了半天的时间。

    不会吧,这真的是沈清辞?

    可是沈清辞的模样怎么长成了如此?

    不要说他们,便是同沈清辞年纪相等大的女子,现在也都是多少的改变了一些,唯独她,这竟是无一丝的变化,还是当年及笄之时的模样。

    “是啊,就是她。”

    沈清容拉着自己妹妹的手,“这张小脸儿可是一点也都是未变过,我这个当姐姐的,都是要嫉妒死了呢。”

    她嘴里说着嫉妒,可是事实上面,可是相当的与有荣焉啊,有这么一个漂亮妹妹,她自小到大,可都是得意的紧。

    这世上谁还有如此好的妹妹,不但是给姐姐一个十里红妆,每年百万两银,甚至是千万两分红。不要说生个十个儿子,哪怕再是生上十个,也都是能养活的起。

    她的妹妹可是独一无二的,谁也都是比不上。

    沈清容带着妹妹去找了几个好姐妹,这京中大半的贵妇都是与她交好,自然的,说说笑笑也皆是不在话下。

    而这些贵妇对于沈清辞,可是没有人敢造次什么,这位可是朔王妃,皇家子息淡薄,皇亲也都是稀少,而这位朔王妃,可是正当的皇亲国戚。

    谁都是知道,就在先帝还在位之时,那一年先帝寿宴,有位路姑娘,不过就是提了一下朔王妃的名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