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105章 将他老娘拉走
    宋明江不想同金氏再是多话,尤其说到那个人身上,现在对他们而言,那个人对于他们,本就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存在。

    也是终其一生,他们所无法触及的存在。

    金氏听到儿子这一说,那怎么能吃,不管是如何,为了宋家的子嗣,她都是要见到那个人,他们明江再是如何,也都是同她一起长大的啊。

    金氏这越想,心中也就越是毛燥,更是坐立难安。

    她也是知道自己不适合见沈清辞的,也是没有脸见人家,但是,宋家的子嗣比她的命都是要重要,命都是可以没了,那么要这个脸又能做个什么?

    所以她第二日,她谁没有知会的便是到了朔王府。

    “谁要见我?”

    沈清辞正在喂着果儿吃饭,最近这小丫头到是有些挑食,这个不吃,那个也不吃的,以前最弱的逸哥儿,经过了一冬之后,都是长大了不少,怎么的,她却是瘦了。

    “夫人,她说是宋老夫人。”

    “宋老夫人?”沈清辞再是拿着勺子放在果儿的面前,可是果儿却是一把将自己的小脸扭到了一边,说不吃就是不吃,漂亮的小脸蛋儿也是鼓了起来,任是谁也都是对她生不了气,这模样儿长的俊就是占便宜,都是让人不想欺负了。

    “哪个宋老夫人?”

    沈清辞掰过果儿的小脸,再是将小本子放在她的面前。

    这吃要吃,不吃也要吃。

    果儿扁着小嘴,这是要哭了。

    “哭也也要给我吃。”

    沈清辞才不管她这张小脸能委屈到何种的地步,这碗粥必须要给她吃下去。

    果儿再是扁扁小嘴,只能再是张大了小嘴,也是让娘将粥给她喂下去。

    沈清辞再是舀了一勺子,而在果儿这孩子心里,可能沈清辞最是能管住她的,同为娄家女,自然血脉之上要亲近的很多,再说她也不是一个对孩子予所欲求的娘。

    她是亲娘不错,不过有时揍起人来,也会很不客气。

    三喜想了半天,这才是想了起来,到底是谁了?

    “夫人,是宋明江宋大人的娘。”

    “是她啊……”

    沈清辞再是给女儿喂了一勺子,怎么,那个人找她找什么,不会是过来向她求子秘方的吧,还是说,让宋家的女人看上她一眼,就能够生出孩子出来。

    她不会真的这般幼稚吧?

    “夫人,您是否见她?”

    三喜再是问了一句,若是不见,她尽早的打发了出去,这站在门口,一点也不好看,若是站上一个大美人,像是她家夫人这样的,来上十个她也是不怕,可若是那么一张老脸老皮的,她都是怕,会不会将他们府上的客人都是给吓跑了,还是吓的跑光光的。

    “不见。”

    沈清辞懒的去见金氏,她不是怕金氏,而是怕自己万一要是忍不住的,将金氏给掐死怎么办?她最近的脾气也是有些见涨,现在还没有到动不动,便是丢东西的地步,可是这也不是意味着,她就真的做不出来掐人的事情。

    再是一勺子放在果儿的面前,果儿小嘴扁的更厉害了。

    “扁嘴也是没用,”沈清辞的用手指戳了一下她的额头,“卖脸无效,要吃完,一口也不能剩。”

    果儿只能委屈巴巴的,一勺一勺的将里面的肉粥都是吃完了。

    只是这小脸蛋怎么如此可怜的,还好沈定山不在,不然的话,非要在心疼死自己的外孙女不可。

    沈清辞摸了摸果儿的小肚子,都是鼓了出来,可见这一次也是真的吃饱了。

    沈清辞让乳娘带着她走上一走,也是要消一下食,而她自己也是困倦的很,所以准备休息上一些时日,不然的话,她怕自己这一日可能也都是没有多少力气在。

    “夫人,那个宋老夫人……”

    三喜的声音又是在她的身边响了起来。

    “怎么的,还是打发不走?”

    沈清辞有些烦燥的问着,而三喜跟在她身边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她还从未见过沈清辞有如此暴躁的时候。

    “夫人,她非要见你一面不可。”

    三喜对了对自己的手指,这好像也不关她的事吧,是那个女人非是站在外面的

    “你让长青去通知一个宋大人,将他的老娘拉走,否则,我不意送他一个鼻青脸肿老娘回去。”

    不是怕老娘吗,不是老娘说什么,便是什么吗,若是想要老娘完好无损,就把人给她揪回去,否则就不要怪她不客气。

    若非看在以前他救她一命的份上,现在就金氏的那张嘴,她能活着,都可以说是奇迹了。

    宋明江在接到了长青的警告之后,一路跑了过来,将金氏给托走了。

    其间,宋明江连一句话也都是不曾说,也是让金氏的心中,不由的也是生了一些心虚之意。

    直到了府里之后,金氏还是站在那里,好似没有感觉自己有何错?

    而她本来就没有什么错?

    “娘,你若再是出现在朔王府门口,我明日便去辞官,去乡间当一名教书先生。”

    “江儿,你……”

    金氏不由的扶住了一边的桌子,才是免的自己双腿因为太软,而跌坐在地上。

    他怎么能如此说,她含辛茹苦的将他养大,就是为了让他给宋家光耀门楣,可是他却是要辞官,这是要气死她吗?

    “江儿,你想要气死为娘吗?”

    “那也总比全府人跟着你一起陪葬的好。”

    宋明江就这样一盯着金氏,“娘,你以为你是什么身份,敢是逼迫朔王妃?那是皇亲,全京城也是没有哪一个人会有如此大的胆子,敢是给皇家填堵。”

    “娘,你若再去,我就去辞官,到时娘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宋明江说完,也是用力的甩了一下袖子,转身便是离开,他说话算话,可能还真被宇文旭给说对了,可能有一天他真会死在自己亲娘手中。

    若真是如此,那么他也是认了

    反正他的命,本来便是亲娘所给,现在也不过就是还给她一条命,他还白活了这么久的时间,说来,也是真是不亏。

    行知子莫若母,宋明江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她自是可以分辨出来。

    她颓然无力的坐下,想哭也是哭不出来了。

    而到了之后,金氏果然的没有再是等在朔王府的门外,她不是不想去,她还想要这一份希望,希望自己的可以尽早生下嫡子,就连沈清辞那种人,不能生的人,都是生了儿子,没有理由,他们宋家,竟是没有一点的香火传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