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848章 悲催的司马徒风
    第848章 悲催的司马徒风

    凯迪亚号在海上行驶。

    难得是风平浪静的一夜,这种吨位的豪华游轮,行驶的更为平坦。

    船上,甚至都不怎么能感觉到颠簸。

    然而,醉眼迷蒙时,司马徒风却只感觉自己像是在经历龙卷风一般,整个人仿佛都在天旋地转,脑子里七荤八素。

    他的酒量不是不好,而是根本就没有酒量。

    几杯酒下肚,司马徒风便已经失去了意识,此刻堪堪醒来,只感觉浑身躁动不已,连带着脑子都不清醒。

    不过好歹也是半步武道宗师,吃了这么多年的大补药,他的肉身尚算不错,此刻硬撑着这股体内的躁动,睁开双眼看向四周。

    我不是已经醉倒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司马徒风睁开眼的同时,只见自己出现在一处陌生的房间里,他竟然像是被包了粽子一般,被人五花大绑的捆在床上。

    “看样子我用的分量刚好!”

    一旁,就在司马徒风疑惑时,一道妖娆的女声传来。

    见到司马徒风悠悠转醒,只见一个浑身黑色皮衣包裹,身材火辣的女子走了过来。

    她正盯着床上被捆住的司马徒风,那泛着光泽的双眼中,眼神仿佛像是在欣赏一个猎物一般。

    “小姐,请问你……等等,我怎么被人绑住了。”

    意识似乎还有些迟钝,仿佛宿醉刚刚清醒的感觉,司马徒风刚准备站起身,却发现自己被人给绑住了,非但如此,当他抬头看向面前的女子时,悲催的发现对方两只手里,正一手握着鞭子,一手拿着蜡烛。

    “喂喂喂,有话好好说,你手里拿鞭子是要做什么?小姐姐,我可不好这一口!”

    司马徒风就算是个纯情处男,但好歹也看过不少爱情教育片,此刻哪里还不明白眼下这是什么情况。

    他虽然自诩帅气不凡,可还从未经历过如此刺激的事情。

    “咯咯咯,底子不错嘛,虽然削减了药量,不过还能抵御住我的噬阳散,看样子果真是个元阳尚在的小处男。”

    轻轻一笑,笑声中透出一股勾人心魄的感觉。

    也就是听到这女子的笑声时,司马徒风只感觉体内的那股躁动感越发的强烈了。

    “你给我下药了!”

    武侠剧里常出现的剧情,司马徒风再熟悉不过了,难怪自己体内不对劲,浑身血气沸腾,像是吃了十全大补丸一般,可偏偏他却动用不了丝毫真气。

    “混蛋,你究竟是什么人,竟敢对小爷我动手!”

    司马徒风面色骤变,冲着面前的皮衣女子便质问道。

    只不过还没等对方开口回答,他便感觉那股袭来的药力,霎时让他快要失去理智一般。

    嘴唇有些干裂,口舌干燥。

    司马徒风甚至还感觉脑子逐渐开始不清醒了,只有一股冲动不断的涌出。

    甚至于,他看向面前女子的眼神,竟然透出了一丝火热的兽欲。

    “不错不错,噬阳散的药力已经开始真正发作了。”

    见到司马徒风的异样,似乎很是满意对方那赤果果的看向自己的眼神,女子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便是主动坐到了床边上,放下鞭子,伸出一只手来,爱抚般的摸着司马徒风的脸庞。

    “那个糟老头子这两天采补我体内灵力,害得我境界都有些不稳了,不过还好遇见了你,我的小宝贝!”

    抚摸着司马徒风的面庞,看着那张充满年轻气息的男子面容,皮衣女子都有些兴奋了起来。

    而此时,还保持着最后一丝意识的司马徒风,极度想要抗拒,然而被五花大绑的他,又怎么做得到,只能任由对方的手,从自己的脸上,一直摸到胸膛,再从胸膛一路向下。

    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褪去,只穿着一条大裤衩,司马徒风根本无法阻止这一切,此刻眼看就要沦陷,当即立马大喝一声:

    “等等!”

    兴许是司马徒风这一声大喝起了作用,那皮衣女子果然停下了手,目光看向司马徒风的脸。

    “那个……小姐姐,咱们能不能换个玩法,你这样我不太习惯!”

    司马徒风带着一张笑脸,冲着对方咧嘴乞求道。

    听到这话,皮衣女子亦是掩嘴轻声一笑:“不行,姐姐我就喜欢这么玩!”

    说着,皮衣女子一手端着蜡烛,眼看便要将里面的蜡油朝着司马徒风身上倒去。

    “卧槽你娘的,小爷我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这么玩过!”

    “姐,救我!”

    “楚盟主,救救我!”

    危急情况之下,不能自救时该怎么办。

    毫无疑问,大声呼喊是最好的选择。

    司马徒风此时眼看无法逃离魔爪,只能是选择呼救,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老姐和楚凡能不能听到。

    “喊吧,你就算喊破喉咙都没用,这房间里早就被我布下了隔音阵法,另外你的那个姐姐,现在只怕已经成了我师弟床上的玩物了……我也劝你乖乖听话,不然等会有你好受的!”

    皮衣女子面色一冷,说出这话时,司马徒风脸上的表情亦是瞬间一变。

    “混蛋,你说什么?你们把我姐姐怎么了?”

    哪怕体内药劲不断上涌,可此刻司马徒风竟然是硬生生的压制住了那股噬阳散的药力,双目怒红的瞪着身前之人喝道。

    乍一看司马徒风,皮衣女子眼里先是闪过一丝意外之色,随即竟然变得更加兴奋了起来。

    不,那看向司马徒风的眼神中,竟然出现了一股贪婪之色。

    “好强的血气,你竟然能压制噬阳散的药力,这就算是武道宗师都难以做到,真是天生的好炉鼎,我之前居然没发现!”

    见到司马徒风身上不断散发出的浓郁血气,感受到对方体内的变化,皮衣女子不惊反喜。

    她修炼的功法,本就是采补男子体内之元阳,对方的血气越浓厚,说明体内的元阳越精纯。

    如此,她采补得到的力量就越多!

    此刻的司马徒风,在她眼里,甚至不亚于一枚珍贵丹药。

    察觉到司马徒风体内的血气竟然还在不断增强,皮衣女子忽然心生一计,此刻反倒不急着“吃”掉这家伙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