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43章 我研究一下你老婆?
    第143章 我研究一下你老婆?

    两年前,楚经纬就在追那个女孩,当时的情况比现在好一些,人家女孩正跟他谈恋爱。

    楚经纬就是个不禁夸的,有了女朋友之后,就贼自信拍着胸脯跟全体人员打赌。

    谁要是比他早结婚半年里,就把天上人间拱手送给他。

    楚经纬以为自己去年能结婚的,没想到中途出了变数,莫名其妙被甩了。

    更没想到,白灏臣这厮藏得够深,暗地里瞄准了自家的白菜,一回国就立马下手,扯证洞房,不带拖的。

    楚经纬心服口服。

    还很气!

    “这样的话,会不会对楚先生打击太大了?”莫晨曦对楚经纬生出一股同情来。

    情场和职场一起失意,双重打击,谁受得了啊?

    白灏臣却没有这种顾虑,凉凉道:“放心吧,比起他在那个女的那边所受的伤,这里简直不值一提。”

    “……”

    莫晨曦在心里默默腹诽,也许所谓的好兄弟,就是在你受难的时候,继续在你两肋上插上两刀吧……

    “不说这个了,你赶紧休息。”白灏臣把她抱到床上,扫过她的眼睛,眉心微蹙,“眼睛怎么肿了?”

    莫晨曦眨眨眼,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刚才洗澡的时候,我用热水敷了一下。”

    白灏臣没多想,宽衣躺进床里搂着她,根本不是姚辛说的那样,炮火连天。

    莫晨曦趴在他怀里,翻来覆去的总是睡不着,小手时不时按在心口的位置,呼吸比平时沉重许多。

    白灏臣察觉到,轻轻敲了下她的脑门,哑声,“今晚不碰你,你早点睡,明天想顶着黑眼圈出去?”

    莫晨曦委屈巴巴地摇头,抱着他的腰,脸埋在他的衣服里,闷着出声,“我睡不着,脑子里乱糟糟的,总是出现一些我觉得既陌生又熟悉的画面。”

    白灏臣眼角微微一颤,下意识握紧了她的肩头,“什么画面?”

    莫晨曦想了想,正要描述时,忽然间一阵剧痛传来,就好像有人拿着针刺了下大脑,疼得她低低嗷叫了一声。

    “好像以前演过的角色吧。”

    白灏臣坐起身,拿开她的手,眼神忽然震住。

    见他突然跟被点了穴一样动也不动,就看着她,莫晨曦有点小害羞,“你怎么这样看着我?”

    白灏臣没说话,还处在刚才的震撼里没有缓过来。

    刚才,她的脸色,从一开始的红润,褪成了苍白,现在在慢慢变灰,两只眼窝黑漆漆的,好像一个失去了生机的人,躯体正在腐朽。

    “嗯?”丝毫没察觉到自己身体正产生异样的莫晨曦,困惑地与他对视,“你怎么了?我脸上是不是脏了?”

    说着,她利落转身去找镜子,被男人抱回来搂着,紧紧搂着,“没有,你的黑眼圈太重了,明天要是让导演看到,恐怕背地里说你不重视他的电影,我现在让仇北貊送点眼霜过来。”

    “眼霜?”莫晨曦直起身,“我的包包里就有,就是白筝拿过来给我的,还没来得及用。”

    “不用那个,有升级版的,效果更好。”白灏臣一手把她禁锢在身边,一只手握着手机快速发了条短信。

    困意袭来,莫晨曦打了个哈欠,“好像困了,我要不睡一下吧?”

    “再等等。”男人莫名的坚持。

    莫晨曦觉得奇怪极了,审视着他,“眼霜这种东西,其实效果没有早睡来的好啊,你还不让我睡了。”

    白灏臣掩去眼底的一丝慌张,勾了下她的鼻子,“仇北貊就在路上了,要是等下他来了,你却睡着了,估计气死他,顺便让他帮你检查身体,荒岛那边的气候跟这里的很不一样。”

    莫晨曦呆呆看着他几秒,嘴角弯起,“好啊。”

    紧跟着,她乖巧地靠在男人怀里,把玩着男人的手指,看着他的掌纹,眉心仅仅皱着,嘴角的那点笑意,渐渐隐没进紧抿的唇线中。

    脑海里,有什么要呼之欲出的东西,在挣扎着,撕咬着她的神经,她的头脑很痛,很想休息,睡过去。

    但既然他这样说了,就再撑一段下吧。

    “唔……”她叹了口气,有气无力,“我好累,我要睡了,你替我跟仇医生说句对不起吧。”

    白灏臣垂眸,看着怀里苍白得不像人的躯体,心脏一阵抽紧。

    怎么会这样?状况完全出乎意想。

    叮咚!

    安静的夜里,那一下铃声,像一束光,撕裂黑暗照射过来。

    白灏臣把人放在床上,箭步冲去开门。

    仇北貊提着箱子冲进来,视线扫过床上的人儿,眉头瞬间皱紧,“药物反噬了,我给你研究的药,是针对你的身体来搭配成分的,你的身体已经跟正常人的体质大不一样了,你老婆能撑到现在,也真是奇迹。”

    仇北貊摇摇头,在莫晨曦的手腕处打了一针。

    渐渐的,眼底的黑,才褪去,生机像潮涌一样,缓缓回到她的身体里。

    仇北貊回头,看到白灏臣站在床尾,目光锁住床上的人,眼底复杂,阴郁。

    “咳咳,我不是怪你对她用药,她有那种病,谁看了都心疼。”仇北貊安慰道,从箱子里取出一盒药水放在桌面,“这些你交代白筝,定期给她服用,一个疗程后就能痊愈了,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有我在,没意外。”

    白灏臣颔首,“我知道,有你在我很安心。”

    仇北貊被夸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手指摸着下巴,盯住莫晨曦红润的脸色,陷入纠结。

    “不过,也真是奇怪。你平时用这个药,怎么说也得五分钟后才起效,我这还没注射完,她就有起色了。啧啧,莫家人就是不一样。老七,要不,我研究一下你媳妇儿?”

    话落,便收到两束冰棱一样的视线。

    仇北貊心底凛了下,忙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想抽她点血化验一下,我研究过世界上这么多血,都还没有机会研究一下莫家人的血呢。”

    “想研究莫家人的血,你抽你自己的不就好了。”白灏臣把药箱收拾好,挂到他身上,送客的架势,“回去洗洗睡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