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60章 放了她,否则我死
    第160章 放了她,否则我死

    黄中理笑了笑,“合同是说拍摄期间,可晨曦已经结束拍摄了。她昨天就把接下来十天的拍摄结束了,按理说,她现在可以算是杀青,但是由于我们的主角受伤,月末才能出院,晨曦要留下补拍一条,所以走不走,其实都没所谓。”

    “她拍了这么多?”司徒茉儿不敢相信。

    黄中理笑,也是个说话不留情面的狠人,“惊讶吧,优秀的人,比你还要勤奋。”

    “……”

    司徒茉儿气不打一处来,走到别处嘀咕。

    要是论优秀,她可不必莫晨曦差!

    咬了咬唇,抬头看四周,躲到一边打了个电话,声音鬼鬼祟祟的。

    “你们什么时候动手,我都说得这么清楚了!难道你们这些邪门歪道的人,就不想要有天成为正统!”

    电话里传来沉重的男声,“你放心,我们已经有打算了,司徒小姐,别对我们大呼小叫,按照地位,司徒家跟莫家可没法比。”

    “那就拿出点真材实料让我看看!”司徒茉儿咬紧了牙关,忍气吞声。

    生日那天,白筝特地租了一艘渔船,只带他们三个人。

    海上,风很大,时不时有几股小浪打起来。

    莫晨曦望着这诡异的天气,心中隐隐生出几分担忧。

    姚辛把一件毯子罩在她身上,也抬头望了下天空,灰云飞卷,像一个漩涡。

    “白白,这天气好奇怪啊。”

    白筝看着罗盘,眉心微皱,“我猜,仇医生说的那场风暴,就是今天了。”

    “那真是运气不好!”船长上来,坐在甲板上,抬头望着天边预测,“不过你们放心吧,我们在风暴真的来之前就到岸了。”

    “太好了。”姚辛暗暗松了口气。

    白筝肃着脸,抬眸看前方,突然亮起的天边,成团的浓厚乌云慢慢涌动,像巨大的眼睛,在向这里慢慢靠近。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剑拔弩张的紧张。

    “我们进去。”

    话音刚落,天空就淅淅沥沥下起了雨。

    “轰隆——”

    天边传来轰隆隆的闷雷,由远及近,由小变大,震得人耳膜和心脏跟着颤动。

    眨眼间,雨水变大,哗啦啦从天而降,形容为豆大也不为过。

    天光隐没,天地漆黑一片,风卷残云,雷声轰隆。

    渔船在海面,像一片孤独的叶子,随波飘零。

    “轰隆!”

    船体颠簸了一下,好像触礁了。

    “我出去看看。”白筝跟船长走上甲板,两人在飘摇的风雨中,打着手电,照亮拱着船只的巨大鲨鱼时,一致傻了。

    数只鲨鱼,在攻击渔船!

    船长立即拔了叉子,刺进海里。

    但是鲨鱼巧妙躲避了。

    “怎么回事,这一带从来没出现过鲨鱼!”

    船长毫无办法,只能把叉子全都投下去,眼看着就刺中,最后还是噗通钻进了水里头。

    “这不是普通的鲨鱼,大叔,你别扔了,浪费工具。”白筝冷凝着脸。

    船长纳闷,“不是普通的,还是什么的?人养的?”

    “对。”白筝走进船舱,把一桶鱼倒进水里,但没有一条鲨鱼围过去捕食。

    船长看呆了,脸上盛满惊愕,“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还有人故意派鲨鱼来攻击我们这艘船?”

    “可能就是这样。”

    白筝把桶放下,对着茫茫海面,暴喝。

    “出来!”

    船体应声往下沉了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把船往下拉一样,不过很快又回到原来的高度。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数十道黑色身影将他们围住,都带着特别的口罩。

    船长握紧了手里的鱼叉,额头上的不知道是汗还是雨水,“小伙子,你到底惹了谁,都二十一世纪了,怎么还有这种事?”

    白筝面色不改,“大叔,这个世界上,多得是你不知道的事情,但是存在即合理,你也不用太害怕,我不会让你受伤的。”

    船长看了白筝一眼,抹了把脸,“我们船上还有两个女孩,先保护她们两个吧。”

    轰隆——

    雷雨交加,但船上的人稳如磐石,似乎对此没有任影响。

    寂静,只有沉重密集的雨声。

    船长耐不住,低喝出声,“你们到底谁,上我的船来做什么?”

    中间的男人语音冷血。

    “莫家人,取你命!”

    话落,两队人马开打。

    众寡悬殊,船长也只会点三脚猫功夫,白筝把他推进船舱里,拉好门,独自面对。

    外面,全是刀光剑影。

    “杀人啦!杀人啦!”船长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吓得乱了阵脚。

    就在这时,莫晨曦站起来,想要出去,被船长拉住。

    “不要出去,你一个女孩子出去不是添乱吗。”

    莫晨曦推开船长的手,微微一笑,“我会小心的。”

    她拿了一根衬手的棍子,就打开门出去了。

    船长叹气,“你们年轻人真是冲动,那些人个个手上拿刀的,拿根棍子出去顶个锤子用!”

    很快,船长的絮语,就停止了。

    拿棍子的女孩,不但没有受伤,反而独自干掉了好几个人,身手好得不像话。

    “这,这……”船长看向姚辛,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砰!”

    鲨鱼袭击渔船的频率越来越频繁,船体颠颠簸簸,人在甲板上根本站不稳。

    莫晨曦抵挡了一会儿之后,就有点顶不住了。

    “小筝当心!”

    她转身就冲过去,一脚把想要从后面袭击白筝的人踹进海里。

    一个浪头扑过来,那个人被卷走。

    但是很快,又被鲨鱼托起来,丢到船上。

    莫晨曦跟白筝背对背防备着,空前默契。

    船上的人,越来越多,仍旧制服不了他们。

    白筝的喘息已经开始急促,但是他的眼睛很亮,跳动着亢奋的因子,很久没有过这么刺激的场面了。

    “少夫人,没想到你身手这么好。”

    莫晨曦挑眉,“我没想到你身手更好。”

    白筝:“嘿嘿,我还能战斗十个来回。”

    莫晨曦:“我还能二十个。”

    “停手。”

    一个身材高大、气场很煞的男人,从船舱里走出来,抓着姚辛。

    “不想她有事,就放下武器,你,跟我走。”

    莫晨曦冷静地抽走白筝手里的刀,刀尖对准动脉。

    “把她放了,否则,我就让这把刀刺穿我的脖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