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08章 姐姐,吃曲奇饼
    第208章 姐姐,吃曲奇饼

    “这是又要去哪儿啊!”白筝把纸张折好,焦急地四处看了下,像只无头苍蝇四处窜。

    “小姐姐!”

    “姚辛你给我出来!”

    “师傅,载我去车站吧。”姚辛在司机的帮助下坐进车后座,给了司机数张百元钞。

    “一百块就行。”司机接了一张,目光扫过她红红的眼睛,以及不能动弹的腿,暗暗叹了口气。

    现在的年轻人真没良心,竟然把身体有残疾的姑娘扔在这种地方,要是遇到流氓了怎么办?还好他开车经过。

    到了车站,司机帮忙把姚辛抱下来,放在轮椅上,“姑娘,你一个人能行吗,你家人呢?”

    姚辛笑笑,“可以的,有人来接我。”

    说罢,头上的光线一暗,一抹高大的身影站到她身后。

    “你男朋友来了啊,那我走了。”司机见状,不再打扰,开着出租调头离开。

    姚辛深吸了口气。

    男人把手放在椅背的推杆上,推着她进了车站,“怎么不说话,该不会是难过我刚才没帮你解释?”

    姚辛噗嗤笑了声,眼底有晶莹的碎光,“我只是为自己感到悲哀。”

    姚辛:……

    “你自己做的决定,有什么好悲哀的。”

    看看,这种冷漠无情的男人,怎么可能是她的男朋友。

    一点也没有白筝可爱。

    姚辛躺在车里,一路睡到目的地:一栋隐没在翠竹间的徽派别墅。

    河边垂柳,黛瓦白墙,姚辛顺着车窗,看得入迷。

    男人把她从车里扒拉出来放进轮椅里,看她一副乡下妹进城的样子,不禁笑了笑,“怎么,好几年没来,不认得了?”

    姚辛摇头,“认得自然是认得,只不过现在看的跟以前看到的,不是很一样而已。”

    男人轻叹,“怎么会一样,当初你来时,是深秋,现在你来了,是夏末。”

    “得了得了,别在这里咬文嚼字,带我进去。”姚辛催促男人。

    别墅一如既往的宁静,姚辛被同伴推到院子,一棵被风吹拂的垂柳旁,一个身穿灰色棉质家居服的男人坐在藤椅里,手上卷着一本书,看得认真。

    “二爷。”男人停下,恭敬地唤了一声。

    被叫做二爷的男人轻轻颔首,“回来了。”

    姚辛眼神微闪,垂下头,“二爷,晨曦被三爷带走了。”

    男人没有表现出任何惊讶,情绪淡淡“嗯”了声,“你的伤怎么样了?”

    姚辛:“还是老样子。”二爷你不应该去要人吗?

    姚辛很想说这句话,可长期的奴性已经叫她没办法反驳莫苳青。

    莫苳青放下手中的《千金方》,转过身来,走到姚辛面前,用手按了按她身上的穴位。

    姚辛咬牙,但还是没忍住溢出了一声闷哼。

    莫苳青点头,“不错,还有复原的可能,你的主治医生技术很好。”

    看来他离开了这里,进步更神速了。

    莫苳青在心里感慨,阿貊,你到底还是放不下。

    “二爷,那晨曦的事情……”

    “我会处理,你安心在这里养伤,你也好久没见过你弟弟了。”

    提起弟弟,姚辛的心轰然塌了一块,眼底泛酸,“谢谢二爷。”

    莫苳青嗯道:“秋雨,这段时间让她跟孩子住一起吧。”

    “是。”

    ……

    秋雨推着姚辛到了别墅西边的一间敞亮的房子里,房间三面是墙,有一面是玻璃,两边悬挂着蓝色窗帘,上面印着机器猫。

    穿着印有机器猫体恤的小男孩曲着膝盖,挺直腰板坐在落地窗前,出神地望着外面波光粼粼的湖泊。

    “小凯,你姐来了。”秋雨推着姚辛过去。

    小男孩闻言转头,目光扫过坐在轮椅上的姚辛时,愣了一愣。

    在孩子茫然的注视中,姚辛真切感受到了孩子对她的那种陌生和疏离,一阵心酸。

    也是,才那么大点孩子,好几年不见了,他怎么可能还记得自己。

    “姐姐。”默然片刻,小男孩朝姚辛生疏地喊了一声,全身溢着尴尬。

    话毕,他抬手指了指放在中柜子上的相框,举止略显局促,“认得的。”

    姚辛心生欢喜,一种融合着心酸的欢喜。

    她仰头跟秋雨对视了一眼,秋雨了然,转身离开房间。

    姚辛自己推着轮椅,缓慢地向小男孩靠近。

    小男孩抿抿唇,从地板上爬起来,跑过去她背后,推着她。

    “姐姐怎么坐在这个上面?”

    姚辛:“啊,不小心受伤了,等过段时间就好了。”

    “嗯。”小男孩把她推到床窗边,这个方位可以看到很远的景色,然后翻出一盒曲奇饼来,“嘎嘣”一声扣开金属盖子,把盒子放在姚辛膝盖上,“吃吧。”

    上一次姚辛离开时跟他说过,下次回来要偷吃他收藏起来的机器猫曲奇饼干。

    没想到他还记得。

    姚辛鼻尖酸溜溜的,眼泪差点流下来,她拼命忍住了,抬手放在小孩头顶,轻轻摸了摸,“有没有听秋雨叔叔的话,每天按时吃药。”

    “有。”小男孩点头,扬起血色寡淡的小白脸,“就是有时候药太苦了,有些难以下咽。”

    “良药苦口。”看着弟弟苍白的脸色,姚辛心里泛疼,“只有吃了药,才不疼。”

    “是的。”小男孩捻了块饼干喂进嘴里,嘎嘣嘎嘣地咬起来。

    姚辛陪着他吃了一半饼干,就不许他再吃下去了,把饼干带走。

    孩子有午睡的习惯,不能吃饼干之后,就跟她赌气,提前回到床上睡觉了。

    姚辛看了眼床上的人,把饼干放在柜子上,推着轮椅出去。

    莫家的大火之后,他们一家并没有一天平静的日子可过,莫家分支的人频频来骚扰他们,要他们说出莫家的秘密,可他们能知道什么秘密,说了一万遍不知道就是没有人信。

    最后走投无路,他们投靠了莫苳青,这个看起来不问世事、闲云野鹤的男人,其实也没有那么淡泊名利。

    她的母亲和弟弟相继得了离奇的病,需要特别的血清来维持生命,不然身体就会痛到窒息。

    姚辛选择当了莫苳青的暗卫,只有这样,莫苳青才答应帮她弟弟治病。

    莫苳青毕业于世界上著名的医学院,他很会治病,不但把自己的病情控制得很好,也帮了她弟弟。

    当然,姚辛心里很清楚,他的所有善意,都是起于她还有价值可利用。

    一旦她在这里失去了价值,她弟弟的生命也将终止。

    你说,一个人的一生要是能有选择的权力,会有多幸福?

    她从来不曾触摸过这种幸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