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21章 我很担心你
    第221章 我很担心你

    “我看她是存心想害我大哥!”莫薇薇坚定自己的想法,跑去抱住莫邝凌的胳膊撒娇,“三叔~三爸爸,你要为大哥做主啊,大哥那么聪明自律的一个人,怎么会犯这种错误。”

    一声不吭站在边上的莫景儒,听到自己的女儿当着自己面喊别的男人叫做爸爸,心底的苦涩翻滚着,面上还要假装大度。

    莫邝凌任由莫薇薇拉着自己撒娇,故意看了看莫景儒,“大哥,你觉得这件事怎么处理比较好,两个都是你的子女,而晨曦是我的子女,我自然是偏帮她的。”

    听到最后那句话,莫景儒平淡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惊诧,“你说晨曦是你的子女?”

    莫邝凌笑着点头,“莫晨曦已经答应当我的女儿了,我多年没娶妻,一直希望能有个女儿陪伴在我身边,正好晨曦跟我颇为投缘。”

    莫薇薇听到这话心里很不是滋味了,红着眼睛,哽咽着声音,“三叔,您这不是有我吗,我也可以当你的女儿。”

    此话一出,莫景儒脸色黑成了碳。

    莫邝凌扫了眼,咯咯笑道:“我怎么好跟大哥抢孩子,晨曦是父母都不在了,我也没有娶妻,刚好这样,你父母健在,还认我当父亲,成何体统。”

    “为什么不行?”莫薇薇抱紧莫邝凌的胳膊,完全不顾及亲生父亲的感受,“在我心里面,您早就是我父亲了。”

    莫景儒再也待不下去,吩咐身边人带莫修远去医院,便走开了。

    莫邝凌目的达到,推开了莫薇薇的手,追上去,“大哥,你等等。”

    莫薇薇也追上去。

    “还不快回去换衣服。”莫赤练对莫晨曦道。

    莫晨曦身上溅了些泥巴,她四处张望,没有看到白灏臣,心情低落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不在了。

    “搞什么,都不担心我的吗?”小声咕哝着,莫晨曦闷头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韩算凑到莫赤练身边,“美女,我身上也溅了泥巴,你给我找件衣服让我换上吧。”

    莫赤练看莫晨曦那么乖地走,遂点头,“你跟我来吧。”

    ……

    莫晨曦坐在床沿,心里头闷闷的。

    他们好不容易才见一面,才看了一眼不到,他就不见了!

    “一天不打,上房揭瓦!”莫晨曦没好气地哼道,手往后一摸,不由倒吸了口凉气,条件反射地从床上跳起来,蹦到两步外。

    “谁!”

    床上的人掀开被子,露出一张俊美无比的面孔,醉人的桃花眼里含着缱绻的柔情与宠溺,“我。”

    莫晨曦眨眨眼,大脑仿佛停止了工作,愣在那里。

    白灏臣的眉宇微微蹙了蹙,下床去,把人抱起来,再回到床上,搂着她,脸贴脸,“怎么不说话?在这里过得太舒服,连我都忘记了?”

    莫晨曦切了一声,躲开他凑下来的唇,“谁叫你刚才走得这么快!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根据我精密的推测推出来的。”白灏臣指了指阳台的满天星,“以及我老婆的智慧指示。”

    莫晨曦噗嗤笑出声来,转身扑进男人怀里,小手抱住男人的腰身,脑门蹭着他的胸口,“我待在这里好想你。”

    白灏臣抱紧了她,轻叹,“我也很担心你。这里有没有人欺负你,我看那个长得像妖精说话娇滴滴的女人,对你态度不是很好。”

    “长得很妖精,说话娇滴滴?二少,你形容得还真是挺到位的呢。”莫晨曦眯了眯眼,抓住男人的领带,显然吃醋了。

    白灏臣抬手轻捏了下女孩肉肉的脸颊,“你身边的人,我总是要多观察些的。”

    莫晨曦哼了声,“不要让我发现你有直勾勾盯着人家看的时候!”

    说完,她推开他的手臂想下床,被白灏臣重新箍回了怀里,男人眉宇微蹙了下,“还在生气?我错了,真没看。”

    “你爱看不看,我衣服脏了,要去洗澡。”

    “洗澡啊?”

    白灏臣拉长声音,菲薄的嘴角忽而勾起,把人抱离床,“我正好也出汗了,一起洗。”

    “不要!”

    “这是我的合法权利!”

    “……”

    “你不要在这里!”

    “咚咚咚!”

    两人玩水玩得正开心时,传来敲门声。

    “莫小姐,一个小时后该出席寿宴了。”莫赤白的冷淡的声音传来。

    没有人回应,她索性推开门,看到了凌乱的床铺,以及落在地上的衣服。

    正当她准备走过去看看时,莫赤练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她在洗澡,你没听到水声吗?别理她,你越照顾得妥帖,她就越无理取闹,跟我去帮三爷布置宴会。”

    “嗯。”莫赤白脚步转向,出去,关上门。

    “砰砰砰……”

    莫晨曦的心跳得快要从胸腔里蹦出来,直到脚步声远去,才大大松了口气。

    白灏臣抓了干毛巾帮她擦头发,嗓音低沉微哑,含着笑,“怕什么,不怕。”

    莫晨曦摇头,杏眸里蕴含着水汽,她从来没有忘记过地牢那一幕。

    “对了,莫礼权也被抓来了。”莫晨曦终于想起这个人,“他被折磨得很惨。”

    白灏臣对这个人没有任何好感,如果说要有感情,那也只有恨,“他把你也折磨得很惨。”

    莫晨曦眨了眨乌黑的眼睫毛,圆润的指头戳戳男人的肩膀,“澡也洗了,你赶紧离开,不然等会儿就走不了了。”

    “带你一起走。”白灏臣揉揉她的发顶,拿过干净的衣服帮她穿上。

    莫晨曦摇头,“肯定不行的,莫邝凌势力很深,就连他大哥都忌惮他,你不要轻举妄动。”

    白灏臣抚上她的头发,目光微疼,“那你在这里害怕吗?”

    “不害怕。莫邝凌只是想我当他的傀儡,帮他实现他的野心,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莫晨曦两手勾住男人的脖子,心里十分不舍,“没有万全之策时,你千万不要乱来。而且我也正好想弄清楚一些事,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你懂我的意思吗?”

    白灏臣点头,把她放在洗手台上,刚穿好的衣服又褪下。

    莫晨曦:……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