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67章 林雪陌诡计
    第467章 林雪陌诡计

    刀疤看着莫晨曦,仿佛看到了源源不断的金钱落下来。

    “带她去换身衣服,给她吃药,就关进笼子里吧。”

    “那刀疤哥,钱怎么算?”阿虎两根手指黏在一起,做了个手势。

    刀疤哥笑了笑,眼里折射出精明的光泽,“十万。”

    “十万?”

    也太少了吧!

    直接把她卖给有钱人也不近这个价。

    明显在坑他们。

    阿虎拦住了要带走莫晨曦的保镖。

    “刀疤哥,我不卖了。”

    “不卖了?不行,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已经答应把人给我了,拿了十万块钱快走吧。”

    阿虎想要反抗,但是保镖撩起了西装,人人裤腰里都戴着一把枪。

    “算你狠。”

    阿虎拿了十万块,和兄弟们走了。

    刀疤哥哈哈大笑,“不知死活的东西,还敢跟我要钱?”

    “刀疤哥,这个女人拍卖底价是多少?”

    “一千万!”

    走出地下赌场。

    小弟们都很不服。

    “虎哥,刀疤头这是在坑我们啊,十万块?随便去拎个妓女卖给那些有钱的老男人,都比这个价钱高。”

    “可不是。那个女人那么漂亮,我们就不应该把她带过来给刀疤头,他出了名的抠搜。”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人已经在刀疤头那里了,你不服,你回去把人抢回来?”

    刀疤头在这一代是地头蛇,地下赌场是他的产业之一,里面的每一个保镖身上都有不止一把枪,他们进去抢人,相当于送死。

    “走吧,十万块也是钱,拿着去找个女人睡两晚,也爽了。”

    阿虎佛佛系到。

    五个人刚走出地下赌场没多远,两辆面包车突然前后冲上来,在她他们两边停下,一群保镖装扮的猛汉下车,用枪抵住他们的额头,把他们带走。

    月亮像个发光的圆盘挂在漆黑的夜空里,孜孜不倦地散发着冰冷的光辉。

    阿虎五兄弟,被带到了一艘游轮上面。

    这艘游轮极其奢华,连地板都散发着高人一等的气息。

    “跪下。”

    保镖们把他们按在地上。

    面前出现一张椅子,一个身材挺拔,有着帝王气场的男人坐在上面,举手投足雍容华贵的高级气质。

    “另外一个人呢。”

    男人开口,看似平静的语气里,让人品出了致命杀机。

    仿佛带来一个晶石玩。

    如果说谎,你就会死。

    阿虎吞了吞口水,“你指谁?”

    “和你一起在商店小巷子里绑走一个女人的那个人,你的同伙!”吕云深冷冰冰道。

    只见阿虎脸色一白,整个人都傻了。

    他这是绑架了大人物了?

    白灏臣使了个眼色,保镖立即开枪,朝阿虎的膝盖打了颗子弹。

    阿虎应声跪到在地上,中枪的那条腿抖着,血液涓涓流出。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是个女人,知道她穿着一件价值不菲的羽绒服。”

    “听得出她的口音吗?”

    “不是本地人。”

    这里是旅游胜地,到处都是外地人,这个不是本地人的特征,根本没用。

    吕云深,“还有吗?她是怎么联系到你的。”

    “上网,有个论坛,她在那里找到了我。那是个黑市论坛,每个人都不用身份证就能登录,然后约见面,出来了才谈价钱。我也是临时接到这个单子的,今晚是第一次见面,她就立刻给我任务了。”

    白灏臣:“通过什么方法给你钱。”

    “纸币,她给了我美金。”

    “很谨慎。”

    白灏臣冷笑,面容恐怖如罗刹。

    “没什么用,杀了吧。”

    起身,走向出口。

    阿虎脸色惨白,紧要关头他叫了一声,“我想起来,那个人的衣服上,有个刺绣,就在帽子上面,绣了一个周字!”

    “你确定?”吕云深拿了一把枪,抵在阿虎的太阳穴,“要是耍花招,我让子弹从你这里穿过去。”

    阿虎浑身哆嗦,“我没有说谎,是真的,那个人的羽绒服帽子上有个周字,就在右边!”

    与此同时。

    黄时雨和林雪陌取得了联系。

    “雪陌,求你救救我。”

    黄时雨看到林雪陌就扑了上去,哭得稀里哗啦的。

    黄时雨推开她,径直走进了一家隐秘的书店里面。

    把手里的袋子给她,“你的衣服呢,带来了没有?”

    “带来了。”黄时雨打开箱子,把羽绒服拿出来,和林雪陌的交换。

    林雪陌把羽绒服装在袋子里,黄时雨恋恋不舍地看着。

    “怎么,你不舍得这件衣服?你想死吗?”

    黄时雨摇头,“只是这件衣服是周长生送给我的,上面还绣着他的姓。”

    林雪陌看到羽绒服的帽子上面,绣了一个“周”字。

    眉毛顿时拧紧了,“黄时雨,你真会给我找麻烦。”

    “怎么了?”

    “你当时戴着帽子,那个人很有可能看到你帽子上面的字了。我本来是打算让人做你的替死鬼,现在好了,必须要把衣服销毁掉,如果不毁掉,他们只要一查这件衣服的编号,就会查到周长生那里。”

    “什么!这么严重的吗!”黄时雨慌了,她不知道事情还可以这样发展。

    “那怎么办,我不能让他们查到周长生的。”

    查到周长生,周长生一定会爆出她,到时候两个人一起死。

    “烧掉吧。”林雪陌后悔死了,她就不应该掺合进这件事来。

    准备离开的时候,外面来了警察。

    “有没有看到羽绒服帽子上绣着周字的人?”警察问老板。

    老板摇头,“每天店里人这么多,我怎么知道他们的羽绒服上有没有绣字,警官,你自己进去一个人一个人查吧,我全力配合警方办案。”

    “怎么办,警察要进来了。”

    黄时雨紧紧揪着林雪陌的衣角,苍白无血丝的脸颊暴露了她的紧张。

    林雪陌咬了咬唇,目光忽然定在一个角落,低声对黄时雨道“穿上我给你买的羽绒服,随便找个位置坐下,不要看我,假装和我不认识。”

    “你要做什么?”黄时雨不太信任林雪陌。

    因为这件事林雪陌帮她是情分,独善其身是本分。

    林雪陌推开她的手,“想要好好活着,就按照我说的去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