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三章 再见宁浩
    第一百零三章 再见宁浩

    这一次夏乐不是一个人去的医院。

    一早郑子靖就在楼下等着,夏乐没有多说什么,非常痛快的上了车,她没有接触过别的经纪人,在知道经纪人和艺人比夫妻关系还亲近后她就把这些当成正常了。

    但是宁浩很意外,在两人之间看了个来回,他笑问,“这位是?”

    “我经纪人郑先生,郑先生,这是我的心理医生宁浩。”

    两人客套的握了下手,郑子靖自觉的坐到了一边的沙发上,两只耳朵竖起来,从知晓夏夏还要定期看心理医生后他就非常挂心。

    宁浩多看了年轻英俊的经纪人一眼,注意力转回到夏乐身上,“精神看起来确实是好了很多,眼睛底下不黑了。”

    夏乐点点头,“能睡着了。”

    “好现象。”宁浩打开病历记了几笔,又仔细的问起其他情况,夏乐也都回得详细。

    “知道你不喜欢来这,恭喜你,只要能一直保持住这个状态很快就不用以病人的身份过来了。”宁浩笑,“以朋友的身份我非常欢迎你来。”

    夏乐有点开心,唇角向上扬了扬,“谢谢。”

    “这声谢谢受之有愧,你这算是自愈了,找到了对的方法比我开解你十次百次都有用。”宁浩深深的看着她,“节目我有看,《小宝》很好听。”

    “谢谢。”

    “话还是这么少。”宁浩笑,“进了那个圈子可要怎么办。”

    “唱歌就够了。”

    “倒也是,你唱得比说得好听多了。”宁浩站起身来朝她伸出手去,“听说再录制就是总决赛了,能不能给我留张票?”

    “……”夏乐回头看向经纪人,这话真是最近她听得最多的了。

    郑子靖走过来替她应下,“到时我让人给宁医生送来。”

    “那就麻烦了。”两人又礼节性的握了握手,姿态不显亲近,倒有些互别苗头的意味。

    夏乐背上包,看着自己的病例报告道:“宁医生,能不能麻烦您在向上边汇报的时候多写一句。”

    “什么?”

    “老兵夏乐报告首长,夏乐一切都好。”

    宁浩心里突然就有些酸涩难言,这个人是真的不会说话,可也真的记好,她差点没救回来的时候是首长亲自请了专家专机飞过去把她的命从阎王手里拉回来的,她从不曾把这份感谢诉诸于口,可她心里牢牢记着。

    坐在车上,夏乐看着往后退去的行人景色,突然开口道:“首长是我的长官,也是我爸的长官。”

    郑子靖有些意外她会说这事,恩了一声回应,他知道夏夏的父亲是烈士,没想到还有这一茬。

    他更不知道夏乐之所以这么感恩并非因为这个,当年她爸爸被定性为叛国,是首长坚信爸爸对国家的忠诚,并且找到关键证据才没有让爸爸背上那个他绝对承受不来的罪名。

    气氛有点沉重,郑子靖另起了个话题,“电视台把和你有关的通告发了一份给我,有两个我觉得要去一下比较好。”

    “郑先生觉得应该去就去。”

    郑子靖笑,“要按我的意愿都不去最好,可这毕竟是为了给总决赛造势,而且其他选手都去你不去的话会多生事端,要是再有人带一下风向难免招黑,我们虽然不怕这个,但是能免则免,等这档节目完了就不用顾忌那些了,以后可以按我们自己的步子来,对了,你要开通一个公共平台上的帐户吗?”

    夏乐不是很愿意,“可以不开通吗?”

    “不喜欢就不开通,公司这边已经开通了官方帐号,拿这一个来运作也够了。”

    夏乐顿时放松下来,把自己的吃喝拉撒和去向全在网上公布,想想她就有点寒毛倒立,她宁可去执行任务。

    “那工作就敲定了,单独的采访是在一个星期后,综艺节目比较赶,后天就要录制,就是青柠台的节目,不用飞去别的城市。”

    “后天?离开的选手又要过来?”说着话,夏乐从包里摸出手机,这才发现手机关机了,开机也开不了。

    “我打听了下,他们都没走。”郑子靖转头看了一眼,“坏了?”

    “应该是没电了。”

    “储物盒里有充电宝。”

    充上电开了机,信息嘀嘀嘀的进来,“吴之如说前八强都被留下了,只说要录节目,她不知道是什么节目。”

    往下翻了翻,夏乐又道:“节目组让他们准备准备,会要表演才艺。”

    “这边我再确定一下流程,到时候再和你说。”

    “好。”

    和吴之如聊了会,夏乐想起来乐器的事连忙问,“公司那边弄好了吗?乐器什么时候可以送过去?”

    “再等几天,我还在让人拾掇,说到这个,夏夏,乐器房有多大你上次去也见到了的,三两样乐器可不够看。”

    “有很多,我从小摸着长大的,常用的不常用的都有。”

    郑子靖扬眉,“我怎么听着有点不得了。”

    “妈妈的导师吴敬之吴老是我的音乐启蒙老师。”

    要是以前郑子靖还真不一定知道吴敬之,可自从踏进这个圈子他就补了不少课,在乌市音乐圈子里大名鼎鼎的吴敬之他当然知道,父亲的长官是她的长官,母亲的老师是她的老师,这可真是……挺绝的。

    “吴老的私藏全给你了?”

    “恩。”

    郑子靖现在不担心东西少了,他开始担心地方会不会太小,一个音乐家大半辈子的收藏,很够看。

    “那些乐器你都会?”

    “一通百通,只是有擅长的有不擅长的。”

    在专业上还真是这样没错,郑子靖手指敲着方向盘,琢磨着再打通一间房的可能性,可这样的话时间就久了,而且隔音也不好做……

    “这段时间我可以只参加那两个节目吗?”对上郑子靖的视线,夏乐道:“我答应吴爷爷去他那里补课。”

    “当然可以,在总决赛之前我不会再给你接任何通告。”

    得了准话,夏乐开始做规划,除去录节目的两天,帮林姐小宝搬家要一天,陪他们一天,妈妈一周有三天没课,她就一星期去吴爷爷那四天……

    想着想着夏乐走了神,她这么悠闲的生活着,那些在执行任务的战友兄弟……都还好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