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九章 郑家事
    第二百零九章 郑家事

    “不要脸,夏乐被你看上可就倒大霉了。”老爷子又抬起了手,郑小四精乖的躲开了去,离着妈妈太近没预料又挨了来自章惠女士不那么温柔的爱抚。

    摸着被敲疼的后脑勺,哪一尊大佛都惹不起的郑子靖退着去楼上,当然,嘴里必须不怂,“到时候媳妇茶孙媳妇茶你们别喝。”

    “我们又不喝你的,得瑟什么。”

    “你们喝的我媳妇的。”

    “你媳妇还没到手。”

    “……”

    老爷子功力高深,一语中的,郑子靖倒不是没有话驳回去,可眼角瞄到妈妈的神情他把话都吞了回去,吃下这个‘亏’,他不能在夏夏都不在场的情况下就败坏了好感,妈妈虽然人美心慈,可身份上来说仍然是婆婆,儿子老帮着媳妇,眼里只看得到媳妇婆婆是会吃醋的,这是大哥亲授的肺腑之言,他得把人哄好咯。

    找到黄历拿下来,章惠带上眼镜一个个日期看过去,知道儿子心里怎么想的,她故意指着年前几天的一个日子道:“我瞧着这日子不错,不然就这天?”

    “还要这么久啊。”郑子靖抓了抓脖子,“前边没有吗?”

    章惠装作又看了,往前推了三天,“这天也行。”

    郑子靖一算,“那还一个月多呢,不行,前边就没好日子了吗?”

    说着话,郑子靖把黄历扒拉过来自己看,章惠好整以瑕的端起了茶杯。

    看着看着郑子靖就发现不对劲了,在那之前好几个日子都非常好,他回头,对上妈妈的眼神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是在逗他呢!

    章惠给了他个眉眼弯弯的笑,“看中哪天了?”

    记起来这是家里金字塔顶尖的人,郑子靖老实了,“您瞧着哪天合适就哪天。”

    “那就最早说的那个日子?”

    “妈……”

    章惠被他那一脸委屈可怜的样子逗笑了,扭头看向看热闹的老爷子,“您说得对,我真是生了个女儿。”

    “赶紧嫁出去得了,留在家里做什么。”老爷子边补刀边不忘接上之前的话,“我备嫁妆。”

    “爷,您想让我描述一下当时被夏夏扛上车时的表情吗?”

    老爷子眼睛一瞪,“你敢。”

    “您再拦着我娶媳妇我就敢!”

    老爷子用食指点点他,转头对儿媳妇道:“赶紧的,给他定个最近的日子让夏乐收拾他去。”

    “嘿嘿,爷,您放心,夏夏会孝顺您的。”

    “那肯定比你强。”

    得了逞,郑子靖也不在乎被爷损一顿,转而一脸讨好的看向章惠女士。

    明知道他在卖乖,章惠仍然被这宝崽儿逗得不行,推开他的大脸道:“十二号太赶了,十六号吧,真订婚走礼我也需要点时间来准备,而且家里办喜事也不能不声不响,又不是不能见人,你也要考虑到夏乐那边的亲戚怎么想,所谓结两姓之好不是指的你们两个人。”

    郑子靖被点醒了,是这样没错,夏夏肯定不在乎这些,只和她妈妈一起吃顿饭就算订婚她也不会多说半句不好,可他忘了夏夏的外家是邱家,还有和她感情深厚的吴敬之吴老在乌市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说得粗俗些,郑家摆出的是怎样的席面表明的就是他们对夏夏的态度。

    “知道了,妈,就十六号。”

    “见面的话要过几天,这两天我有事脱不开身,今天五号,九号十号比较合适,地址的话就紫竹居吧,安静好说话,放心,不耽误你订婚,我明天就着手做准备。”

    郑子靖熊抱住妈妈,“章惠女士,您是天底下最好的母亲。”

    “虽然你只是说出了事实,妈妈还是很高兴你看到了这个事实。”拍了拍儿子的背,章惠在心里叹气,她从不追着赶着让小四儿跑快点,也拦着老郑不许去催促,她希望小儿子能走慢点儿,可当他想明白了就谁都拦不住了,撞到南墙也不会喊疼,只会自己开了挖机把那墙给凿穿了再大步趟过去。

    喻姐过来给沉默的两人添了茶又悄没声息的退了下去,老爷子率先打开话题,“你还是不想他去接手那些产业。”

    “做妈妈的总是会心疼孩子,怕他磕着碰着,怕他吃亏受苦,怕他伤着累着,可我也不会去拦着他,那是他自己的决定,从头至尾没人逼他,甚至很久之前我就告诉了他老郑这几年的产业都是给他打拼的,但他仍然要去走另一条不那么平坦的路,儿子知道要上进了,我有什么理由拦着?”

    章惠端起茶杯暖手,笑容温婉,没有半点攻击性,可是对面的老爷子却知道大儿子一家能走到今天章惠有百分之七十的功劳,那些不显山不露水的手段从他们还在京城的时候就见识过,如果当年他们不离开京城,最后胜利的是谁还真是不好说,而当年做下离开决定的,据他所知是章惠。

    不说别的,看她教出来的四个孩子就知道她有真本事,老大锋芒不显,看着温吞老好人,实际内里就是一条眼镜蛇,真要惹着他能咬死你,老二最像章惠,温声细语的样子,做事却雷厉风行,她的事业版图是扩展得最快的。

    上边两个这么优秀,可她同样也养出了混世魔王一样的老三,气性不比本事小,然而就算是这么一个三天两头闹离婚的混帐,管着的产业却也稳如泰山。

    后来人到中年又得了个幺儿,这是最容易打破平衡的,可在章惠这没这么回事,她做主早早把家里的产业分给了前面三个,小的半点不沾,明确表明从哪一年开始的各项投资和产业归小的,如果最后小的产业超过了兄姐再剔出来均分,真正做到了一碗水端平,所以兄弟和睦,家庭安稳,来这边也呆了些日子了,他活到现在才尝到了亲情的滋味。

    “我给他留了几个人,不会让他被欺负了。”

    “我当然知道您肯定会帮他,可您也知道我是真不爱掺和那些事,不然当年也不会甩手离开。”章惠摇头,“兜兜转转,最后还是避不开,要早知道当年我就不走了。”

    老爷子叹了口气,神情唏嘘,是啊,要早知道大儿子的离开并不能让那几个兄友弟恭,他也不会放任他们一家就这么离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