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三十二章 接头
    第五百三十二章  接头

    雨越下越大。

    郑子靖双手抱胸面无表情的站在监视器前看着屏幕中在雨里奔走的夏夏,才过来那天他问她拍戏累不累,她说很轻松,可他跟的这几天分明看到每一场戏都不轻松,在地上摸爬滚打是常有的事,NG一次两次三次也是正常,可刚才休息时问她累不累,她还是说不累。

    看得出来她说不累的时候是真的没觉得累,也对,这大概只是她曾经训练的一部分,她在家时每天的训练量就没比这少多少,可还是心疼啊!

    “郑总你换个位置行吗?我后背发凉。”蒋洲取下耳机拍了拍徐虎让他盯着,一脸无奈的起身看向大老板,实在也不是他故意折腾小乐,这都是拍戏的正常操作啊!

    郑子靖眼神都没给他一个,“这边几个外景?”

    “定下来的三个,有一个我还在找合适的地方,实在找不到就落在这了。”说到这个蒋洲也正经起来,“当时我同意选在这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这里不下雪,对拍摄不会有影响,要在北边现在已经可以收拾收拾回家猫冬了。”

    “这种雨戏就不能少点?”

    “我已经尽量缩减了,可该有的还得有,现在光线不足了,拍完这场就撤。”蒋洲揉了把脸,“这场还得看看效果,不知道能不能用……瞪我也没用,光线不行没法看。”

    “那还拍什么,这种天气她身上难受。”郑子靖脸色不太好看。

    “说不定可以用呢?我看看可不可以在后期解决光线问题。”蒋洲看着监视器中的夏乐,这会是个近镜头,他感慨道:“眼神真漂亮。”

    两人沉默着看了监视器一会,郑子靖又道:“剧里有受伤的镜头吗?”

    “好几场,最后剩半条命救回来的,郑总,丑话说前头啊,剧情你不能动我的,这么危险的任务毫发无伤那就太搞笑了,他们是人,不是超人。”蒋洲瞬间警惕起来,“而且这剧情有些还是小乐写的,她都认可了你别行使你投资人的权利!”

    “她身上很多伤,可以借用。”

    蒋洲一愣,夏乐身上有伤并不意外,她手臂上的伤露出来过,那次她救人身上也是好几处伤,可那都是长好了的伤,等等!

    “你的意思是在她原有的伤痕基础上做出才受伤的妆效?”

    “你想要的伤她身上都有。”

    “小乐能同意?”

    “这不是拍摄需要吗?”

    “……”在心里骂了声不要脸,蒋洲不解的问,“你图什么呀?”

    “你没发现她三伏天也是长衣长裤?她不愿意拿这些来为自己谋求什么,也不关注网上那些难听话,可我一个字都不想看到。”郑子靖声音不大只有蒋洲能听到,可话里的意思又那么重,“我要让那些说她以军人出身背景天天为自己唱赞歌划拉好处,得好名声,为自己积攒政治资本的人看看她付出了些什么。”

    这些话蒋洲也看到过,他嗤之以鼻,如果夏乐真有那想法哪里会从来都是新闻去找她,她动不动十天半月玩消失,说她用自己的背景还不如说那些背景想用这么个人来添个色。

    不过郑子靖因为这事这么生气他挺意外,虽然一直就觉得郑总是玩真的,可再次佐证了这一点他挺替小乐高兴,哪怕这段美好的感情是别人的,做为旁观者他也觉得自己分到了一点。

    有感情的人生才是人生啊,蒋洲拿起他的大喇叭大声喊,“咔!收工!”

    郑子靖在他举喇叭的时候就撑起伞走入雨中,也不管她身上又是水又是泥的揽住她进了休息区,脱了她身上的迷彩外套接过夏莹莹递来的外套穿上,“我们先回去,莹莹,后面你收拾一下。”

    “好。”夏莹莹看着她姐没有血色的唇连忙应下,想起什么又赶紧捧起保温杯送过来,“我泡了红枣茶,姐你多喝点。”

    夏乐还没伸手就让背着化妆包准备一起跑路的阿杰接了过去,她就点点头,嘱咐道:“山上滑,你别摔着,林凯你看着她些。”

    两人连声应了,看着他们的背影好一会夏莹莹转身去收拾东西边低声问,“我姐是不是受伤了啊?”

    “没有,是这天儿让她难受了。”林凯平时不是细心的人,这会心里不免也有些担心,队长的身体自从那次后差太多了,现在就这样,那将来……

    嗐,瞎想什么,队长不当回事郑子靖也会当回事,用不着他多想,林凯加快收拾的动作,队长肯定在等着他。

    夏乐确实在等他,泡了热水澡后也没有急着回车上,喝着姜茶好像骨头里的寒意也都驱散了去,没那么疼了。

    “这是徐麒麟给我的。”林凯从贴身的内袋里拿着张纸巾出来铺平整,上边沾着血,干净的另一面是一串数字,他从桌上拿起笔在上边四个位置添上零,数了数是十一个数字没错,“他指着这几个地方给的暗示,时间是今天晚上十点。”

    夏乐接过来看了看,“他还有说什么吗?”

    “他指着血。”林凯不敢漏掉一点点细节,“我用眼神向他确认,他点头了。”

    夏乐将纸巾翻过来看着暗红的血迹沉吟片刻,“从正常的思维角度来说他的血对我们的作用只有一个,确定他是谁家的,可我们已经知道他不是那两徐家的,除非他另外再给我们个方向去查,不然我们也没办法从这万万千的人里去找到他爹……等等,有一个!”

    夏乐猛的站起来,因为吃惊脸色都变了变。

    “谁?”

    夏乐不回话,她立刻拨通陆春阳的电话,不等那边说话就急声问,“陆叔,王中的档案里有留下什么他身上的头发血之类的东西吗?”

    “怎么?”陆春阳警觉起来,“你找到了他的线索?”

    “徐麒麟的处境和我们预料的有所偏差。”到了这个时候,夏乐把她对徐麒麟的猜测说了出来,“从他主动过来找我,还挑衅我那一句我认为我的猜测很合理。”

    “我查查,等我消息。”

    “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