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00章 包你站起来
    林羡鱼的家很小很小,多一个人就转不开身了,林宁跳着脚打扫卫生,桌子擦的很干净,玻璃都擦的亮晶晶的,不仔细看都察觉不出来那里有玻璃。<a href="http://www.1kanshu.cc" target="_blank">www.1kanshu.cc</a>

    阳光透过玻璃窗刚好照在桑时西的眼睛上,林宁擦完玻璃,注意到桑时西脸上的阳光,体贴地拉上窗帘:这样会不会好一些?桑大哥?

    这个称呼,让桑时西愣了一下。

    他有很多称呼,以前集团的人叫他桑先生,桑董,桑主席。

    但是从来没有人叫过他哥,包括桑旗。

    当然,他从来也没认过桑旗是他的弟弟。

    他们是仇人,是天生的宿敌。

    他没应,未置可否。

    林宁当然也看得出来这个全身上下只有脑袋能动的哥哥不爱说话,他打扫完了卫生,坐在桑时西的身边,试图跟他搭话。

    桑大哥,我那时候车祸过后,医生说我的腿不能走路了,我也很难过,都不讲话的。

    我难过,我妈妈和我姐姐比我更难过,所以后来我知道我不能让爱我的人难过,就努力开朗起来,现在习惯了也就没事啦!

    人生第一次,一个十六岁的孩子给他灌鸡汤。

    他想了想,终于开口:我没有家人。

    啊,哥哥你没有家人啊!林宁满脸同情:你比我还要可怜呢,我还有姐姐,爸爸也还在世。

    林宁忽然起身去刚才林羡鱼从超市买回来的东西里找了一块巧克力剥开递到桑时西的嘴边:桑大哥,吃巧克力,姐姐说难过的时候吃甜食就不难过了。

    我不吃甜食。

    巧克力多好吃。林宁缩回手,自己咬了一口,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好好吃。

    林宁。桑时西静静地看着他吃巧克力:你恨那个把你撞残的人吗?

    妈说,那辆车也是从山崖上摔下来的,车里的人伤的也很严重。

    你们后来没有找过那个肇事者?

    后来妈妈就生病了。林宁的声音低沉下来,垂着脑袋:姐姐还在上学。

    桑时西听出来,后面肯定是一家人没有那么多精力就不了了之了。

    但是,这事情会是这样简单么?

    林羡鱼也不知道桑时西和林宁受伤有关系?

    可是,世界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门推开了,林羡鱼手里高举着一只玻璃瓶雀跃着进来,给他看里面泡着的小壁虎:大桑你看,是不是很可爱?

    也只有变态小看护会觉得泡在白酒里的小壁虎可爱。

    你想怎样?

    现在还没有药用价值,要等到至少一个月以上,外敷内用都可以。

    你若是敢给我用...他还没说完,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从外面进来。

    桑时西依稀从她已经面目全非的妆容里分辨出她就是那个果姐,穿着一件紧身的皮裙,像是要去拍特工片一样。

    林羡鱼很开心地跟他介绍:大桑,果姐以后每天来给你扎针。

    什么?真的不想搭话,但是小看护的这句话太惊悚了:你说什么?

    你别怕,果姐的爸爸以前是中医,我妈妈以前也是,我们都懂中医的,果姐很会扎针,我们城中村一大半的跌打损伤扭到筋了什么的,都是果姐治好的。

    果姐满脸笑意地在床边坐下:帅哥,你别担心,我一定会把你给治好的,而且扎针不痛。

    对啊,你不是没有知觉么?

    美国的专家都没有治好我。桑时西动不了,连往床里缩一下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果姐从她带来的小盒子里拿出一根长长的针,用酒精棉球消毒。

    说真的,霍佳当时拿着枪指着他的头,他都没有害怕过,这一次真的心里有些紧张和打鼓。

    别乱来。他警告的。

    安啦,你本来就不能动,反正已经是最坏的状况了,你还能坏到哪里去?林羡鱼拍拍桑时西的肩膀安慰他。

    她越安慰,桑时西越是觉得她另有目的。

    小看护。他舔舔嘴唇:你是在报复吗?

    报复什么?小看护弯下腰近距离地看着他,她的眼神一清二白,无辜的很:我这是在给你治病,想让你能站起来,就算站不起来,自己能拿东西能坐起来,也好比什么都要别人帮你要好的多吧!

    桑时西已经可以笃定了,这小看护就是故意的。

    不知道她出自何种想法,她有意捉弄他是肯定的。

    果姐已经给针消好了毒,还自卖自夸:我这可是银针,专门找人订做的,市面上不多见的,你放心吧帅哥,我一定会治好你,别听那些什么美国专家的,他们都是糊弄人,用那些机器能治好病?看我的。

    她说着,撸起桑时西的袖子,银针没扎上去,另一只手却在他的手臂上摸来摸去:哟哟哟,肌肉还真紧实,小鱼儿,你平时照料的不错啊!

    我每天都给他按摩,他还不配合。

    啧啧啧,帅哥,老天这是嫉妒你完美,才给你开了这个大玩笑,你有运气碰到了我果姐,保证让你恢复健康。

    小看护给桑时西手臂上的穴位消毒,然后果姐手里尖锐的银针就扎了进去。

    本来,他应该是没有任何感觉的,但是这根银针扎进去之后,他忽然觉得有些酸痛,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林羡鱼盯着他的脸,注意着他的面部表情:有感觉了对不对,是不是有点酸痛?

    她开心地快要跳起来:果姐,平时捅他一刀他都没有感觉的,现在你扎针他感觉痛了!

    那当然,我果姐的针法天下无敌。果姐冲桑时西扬扬眉毛:帅哥,若是痛了就跟我说,越痛效果就越好。

    不多时,桑时西就被果姐扎的像个刺猬,确切地说像一头豪猪,胳膊腿上都扎完了,然后俩人又合力把他翻过来,在后背上扎了很多。

    说来也奇怪,桑时西居然能够感觉到每一针都扎在他的后背。

    他不觉得是这个什么果姐技艺高超,不过是误打误撞而已。

    他不求能康复站起来,只求别被死在这些针下就好了。

    因为这样死,很没有面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