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19章 实施逃亡计划
    天大亮之后我就出院了,反正烧也退了,又没什么大碍。

    我回到桑家真的在认认真真地收拾东西准备私奔。

    这个念头是我忽然迸发出来的,事先完全没有准备。

    我是一个说做就做的人,等我把东西全部都收拾好了之后我才有功夫坐在沙发上琢磨,如果桑旗不去怎么办?

    我是不是还灰溜溜地提着东西再回到桑家?

    但是冲动这种事情一旦在心中燃烧起来,就暂时灭不了我心里的那把火,我让人给我新买了一个手机,装上卡给谷雨打了个电话,宣布一下我准备和桑旗私奔的伟大决定。

    我一句话就说完了,等着谷雨在那头骂我神经病,谁知他听完之后半天没说话,我喊了她一声她才开口:太棒了,小疯子!

    这算是什么反应?

    我支持你,支持支持完全支持!谷雨在电话那头好像是打了鸡血,就差摇旗呐喊了。

    我知道谷雨一直都是桑旗的脑残粉,所以不论桑旗做什么她都觉得是对的。

    不过私奔这事儿是我挑起来的,私奔其实是一个特别不负责任的名词,一般来说都是没能力面对现实的男女才选择的一条路。

    基本都没什么好下场,或者大多数后面又灰溜溜的回去了。

    我跟谷雨东扯西拉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我不是一个做事情不想后果的人,但有些事情也顾不了太多。

    我晚餐吃的特别多,吃完饭倒床便睡。

    闹铃定到了两点半,然后就鬼鬼祟祟的拖着东西出门。

    桑家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应该入睡了,而且我知道桑家有一个后门,可以来去自如。

    提前我就配好了钥匙,从后门出去拖着行李箱往山下走去。

    桑家是在半山腰上,俯瞰全城的景色,正所谓高处不胜寒,总是觉得哪怕桑家暖气开的很足,可心里总有点凉飕飕的感觉。

    我裹着羽绒服到了山下,看看手表,2:50。

    其实我并不确定桑旗会不会来,今天晚餐他没有在家吃,晚上他有没有回来我也不知道。

    等到时间快到三点的时候我忽然觉得他不会来了,桑旗为什么要跟我私奔?

    好奇怪,他爱的人是盛嫣嫣又不是我。

    而且如果他有勇气扔下他所有的一切的话,他就不会娶何仙姑了。

    所以他怎么可能跟我私奔?

    当我的表刚好到三点的时候,我就在盘算着下一步该去哪里。

    既然从桑家出来了我就不打算再回去,但桑时西从国外回来之后一定会满世界的找我,他要是得知我把他儿子带着到处跑一定会打断我的狗腿。

    我正在寻思着,一辆车停在了我的面前,桑旗从车上下来提着我手里的皮箱,便打开后备箱塞了进去。

    然后拉着我的手上车,帮我绑上安全带。

    我一直很错愕地看着他,觉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看错了。

    我舔了舔嘴唇,又忘了涂润唇膏,寒风将我的嘴唇吹的起皮:你怎么来了?

    他低头发动汽车:不是你约的我?

    是我约的你,但是我不觉得你会来。

    你什么时候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了?他看着我笑的直发毛,将汽车打着火了问我:去哪里?

    你的行李呢?

    他指了指后座,那里放着一只硕大的箱子。

    我有些短暂的眩晕:你真的打算跟我私奔?

    他笑的露出白牙齿:不然呢?

    管他呢,爱谁谁。

    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不要多想,人生总有一次胡作非为,而且陪着我的人是桑旗。

    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上面是我的手绘地图,我用手指给他看:从这条路出去,然后从那边走,最后绕到这边来,我们的目的地暂时在这里,住上三天在往这里去。

    我说的乱七八糟,我的地图画的看多了都会吐的那一种,桑旗看了看然后点点头:好!出发。

    他居然看懂了?我自己都没看懂。

    车子在路上疾驰,三点钟的城市在沉睡,偶尔有送奶工开着小货车,路上基本没什么人宁静的好像全世界就剩下了我们两个。

    我缩在副驾驶上伸手抱住胖胖的自己,看着漆黑的远方,心中却为自己画了一个特别清晰而光明的未来蓝图。

    我选择去的地方是一个文青都爱去的地方,我的梦想就是有一栋自己的小木屋,和爱的人相依相偎,随便干点什么就可以。

    我以为我一辈子都不会过那样的生活,但是有可能马上就要实现了。

    拥有自己的小木屋这点并不难,但是能找到自己爱的人我觉得对于我来说是难上加难。

    我现在可以重新定义一下爱的意义,就是你可以为他做任何一件在之前你想都不会想的疯狂的事,还觉得理所当然,这就是爱。

    虽然我并不懂桑旗的心路历程,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陪我发疯,但是现在模糊的幸福感占据了我的大脑,我将理智抛之脑后。

    他开到天已经大亮,已经开出了我们的城市,我跟他说你累不累,要不要换我来开?

    他看了我硕大的肚子一眼:?我怕你的肚子把我的方向盘给顶翻。

    我难得没有回嘴,我也只是跟他客气客气,这么大的肚子我的脚都够不着油门。

    他在一个早餐店的门口停下来吃早餐,谷雨给我发短信问我有没有实施我的逃亡计划。

    我把我的地图拍给她看,她发了一个狂吐不能止的表情来,我笑得差点把杯里的牛奶都给洒出来了。

    在看什么这么开心?桑旗坐在我的对面帮我把包子里的馅给拿出来,他知道我吃包子只吃馅不吃皮,有时候他就问我你干嘛不直接吃肉丸子。

    我把谷雨发给我的表情包给他看,他的眼中染着淡淡的笑意。

    他一边吃东西一边问我:这里距离你想要到的目的地开车要多久?

    怎么说走走停停加上晚上休息,两天总要的。

    你是打算到天涯海角了?

    我以前出差去过那个地方,那里有一栋小木屋,离海边不远,出售。可惜价格我买不起,我想买下小木屋然后住在那里。

    他放下手中的豆浆杯抬头看着我:你是认真的?

    我抬手擦擦嘴角的牛奶回答他:比珍珠还要真。快来看 "hongcha8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