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35章 那个谁,进来!
    你别拽我!走下楼之后我将手从谷雨的手里面拽出来:咱俩别弄的太亲密。

    被谁认出来都不能被盛嫣嫣给认出来。

    我们到餐厅去吃饭,盛嫣嫣就坐在我的对面。

    我有点后悔今天留在这里吃早餐,因为盛嫣嫣总是盯着我,她看的我有点发毛,我很怕盛嫣嫣会看出什么端倪。

    谷雨。盛嫣嫣一边吃饭一边对谷雨说:听说这个特别护士是你招来的?熟人吗?

    不算熟人。谷雨哼哈着,继续看她的手机,往嘴里填着火腿。

    那我看你跟她好像挺熟的。

    比不熟又熟一点。

    谷雨,你好像不太乐意跟我说话。

    盛嫣嫣,我们两个又没什么交情,我干嘛要乐意跟你说话?说的好像你喜欢我一样。

    谷雨,你和你的好朋友夏至不是已经决裂了?她那么无情无义的一个人,所以我觉得我们俩反倒可以做朋友。

    谷雨掏掏耳朵:盛嫣嫣,桑旗又不在边上你不必演戏了,你整天这么活着累不累呀?

    谷雨说她们的,我在边上吃我的,今天早上有一个炸鱼排很好吃,外表焦脆内里鲜嫩多汁。

    谷雨回头一看,顺手就拿过我正咬了一半的鱼排:什么东西那么好吃,看你吃的那么多,我尝尝看。

    我和谷雨经常这样吃东西,已经习惯了,但是却忘了我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和她并不太熟悉的特别护士。

    我下意识地看向对面的盛嫣嫣,她正用一种耐人寻味的目光看着我们。

    我快速的把早餐吃完,此地不宜久留。

    我刚刚站起来盛嫣嫣忽然对谷雨说:谷雨,这个特别护士是你放水招进来的吧?

    我有些紧张,难道被盛嫣嫣给看出来了?

    你先别走!盛嫣嫣对我说:我一眼就看出了猫腻。

    我很紧张,手心里全是汗。

    谷雨也有些语无伦次:你说什么呢?盛嫣嫣?

    你跟这个特别护士根本就是认识的。哦,我知道了,怪不得你给她这么高的工资,感情是熟人关系。

    谷雨的表情松懈了一些,我也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原来盛嫣嫣没有把我认出,来我向她们点点头然后就快步走出了餐厅。

    还好盛嫣嫣也没有把我认出来,虚惊一场,希望她赶紧走不要在留在这里了。

    我回桑家去睡觉。但是不知为什么我的右眼皮跳的厉害,总是睡得不踏实。

    睡了没一会儿就醒了,然后我打电话给谷雨问今天桑太太的情况怎么样。

    她说白班护士很细心,让我放心。

    可是我今天右眼皮总是跳,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我问了谷雨今天有没有找电工来修电路表,她说来了,说没有问题,昨天晚上跳闸应该是偶然情况。

    小疯子,你的神经绷得这么紧,好好睡觉吧!

    我挂了电话在床上翻来覆去实在是睡不着,肚子也饿了便起床下楼去餐厅弄点东西吃。

    卫兰这一周都不在家里,听说和她教会的教友出国了。

    她哪里是信教,就是换了一种方式换了一拨人玩而已。

    我经过一个房间的时候忽然听到从里面传出桑老爷子的声音:那个谁,进来!

    哪个谁?他说的那个谁应该是我吧!

    这老头80岁了还老当益壮声如洪钟,我停住了,往门里面看一眼,门是打开的,老爷子坐在他的藤椅上目光炯炯地看着我。

    我不确定他是不是在叫我,他见我愣着瞪起眼睛:这里除了你还有半个人?你还不快给我滚进来!

    桑老爷子大概是我见过的最暴躁的老头,我搔搔头皮走进去:老爷子,您这么说自己就不对了,我是人您也是人不是吗?

    他瞪着我:少跟我嬉皮笑脸的。

    我不跟他嬉皮笑脸难道还看着他就张嘴哭啊?

    他指指他面前的椅子:坐下!

    我平时不怎么见到老爷子,因为我不和桑家人一起用餐,我的饭都是管家亲自送进房里的。

    所以这大概是我这两年多以来第一次和老爷子面对面的打交道。

    我不知道他找我干嘛,八成是想让我从他们家滚出去。

    我在他面前坐下来,没等他开口就说:您如果想让我从你们家滚出去我求之不得,拜托先跟桑时西说好,要不然的话他又捉我回来。

    他不耐烦地挥挥手:我才懒得管你跟桑时西之间的破事。

    他不是要把我赶出去那把我叫进来干什么?

    他指指茶几上的功夫茶:喝吧!

    说真的我还真有点渴了,但是却有点不敢喝。

    他瞪起眼睛:毒不死你的。

    说的也是,我端起一个小杯,一口就倒进了嘴里。

    老头不满意地皱着眉头:乌龟吃大麦。

    别说他的一对茶具边上还真有一小碟焦糖炒小麦,我抓了一把丢进嘴里,又焦又脆又香又甜真的是好吃。

    于是我抱着盘子一颗一颗地往嘴里丢,桑老爷子居然用一种我认为还有些和蔼可亲的目光瞧着我,瞧得我浑身直发毛。

    他忽然嘿嘿笑了两声:小麦好吃吧!

    我点头:很好吃。

    他瞧着我的眼神看得我很是不自在:老爷子,小麦里不会有毒吧?

    他耸耸肩:我只是说茶水毒不死你,没说小麦毒不死你。

    我吓得一颤,但是盘子里已经寥寥无几,都给我吃的差不多了,我心一横把剩下的全部给吃掉,拍拍手:很好吃,谢谢。

    我正要起身,老爷子用手指头点了点我:坐下来,吃了我的喝了我的,我还有事没跟你说。

    桑老爷子找我能有什么事?我还是得老老实实坐下。

    有一件事你给我办了。

    呃。我有些诧异地看着他:老爷子,我能办什么事儿啊?你要有什么事情的话直接跟桑时西说,现在你这个大孙子可是在锦城只手遮天,黑道白道都得给他几分面子。

    你少废话!老爷子低喝一声,他的眼神柔软了下来,带着一种让我有些莫名其妙的哀伤,开口说道:那小子回来了,是吧!

    我愣了一下立刻就反应过来老爷子所说的那小子指的是谁,他是指桑旗。

    我依稀觉得他让我做的这件事情应该不是那么容易办。快来看 "hongcha8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