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82第 我们分开吧
    我闭着眼睛浑身发抖,桑旗的手掌掌心很热,但是我仍然害怕。

    你怎么了,夏至?

    盛嫣嫣在你的身后搂着你的脖子,她刚才在亲你。我发着抖告诉桑旗。

    他将房间里所有的灯都打开,将我扶起来,递给我一杯温水:现在我在这里,你别怕,她不见了,她走了。

    我环顾房间内,盛嫣嫣没走,她正坐在房内的梳妆台前面,正用我的梳子梳着她的长发。

    她一梳就掉下很多头发来,粘在梳子的齿子,上然后她举起来给我看,很遗憾地摇头:啧啧啧,我怎么又掉了这么多的头发?夏至,你借给我一点好不好?

    我捂住了耳朵不想听到盛嫣嫣的声音,桑旗将我手里的杯子放到我的唇边:喝点水冷静一下。

    我的唇刚刚沾到温水,忽然浑身一激灵。

    我想起来了,今天晚上临睡前我喝了一杯放在我床头柜上的水,那是孔思慎给我的。

    我本来好好的这几天,我没吃燕窝我睡觉既正常也没有再见到盛嫣嫣,但是今天老毛病又开始了,是不是因为我喝了那杯温水?

    我立刻拿开杯子仔细地看着我手里的这杯水,它喝起来和颜色都和白开水没有什么区别,但是据听说鹤顶红不也是无色无味的吗?

    而且我以前吃那个燕窝也自始至终没有吃出什么奇怪的味道来,我将杯子给推开:我不喝。

    他又将杯子推近我:喝点水冷静一下!

    我不要喝!我大声跟他吼道,并且抓起杯子狠狠地砸在地上。

    地上铺的是地毯,玻璃杯没碎,只是水洒了一地,然后杯子打了几个滚安然无恙的滚到床角,而地毯迅速地吸收了杯子里的水,连水渍都看不到。

    我敢肯定是水有问题,要不然那几天我已经好了,为什么今天我喝了水之后又忽然发生了幻觉呢?

    我蜷缩在床上,桑旗弯腰捡起杯子放在床头柜上,然后看着我:你如果不想喝水的话,我拿杯牛奶给你。

    不用了,桑先生。我声音不由自主地变得很冷淡:不劳您大驾,我要吃什么喝什么自己来就好。

    桑旗在我的床边坐下来,不知为什么我竟然觉得他的眼神中有几分怜惜,我却觉得心里更冷。

    什么时候桑旗也学会演戏了?而且连眼神都演得这么逼真。

    他很温和地跟我说:如果你什么都不想喝的话,那你就睡吧!我坐在这里,你不用害怕。

    我闭上眼睛喃喃的:我不是害怕鬼,我是怕人。鬼有什么可怕的?她真的能杀死我就索性带我走好了,盛嫣嫣那么恨我既然她能变成鬼了为什么不弄死我?还天天跟我在这里捉迷藏?这世界上可怕的是人心啊!

    我这话就是说给桑旗听的,他如果恨我讨厌我大可以用光明正大的方法来对付我,别用这种。

    太小儿科也太卑鄙了。

    桑旗呀!我喊他的名字:别把我对你的爱都给消磨光了,那就没劲了。

    他就坐在我的床上,我忽然感觉到他的身体似乎抖了一下。

    因为什么?因为刚才我说的那句话吗?

    他是因为怕我真的会把我对他的爱给消磨光?

    今时今日的桑旗还在乎我爱不爱他吗?

    我没睁眼睛,因为一睁眼睛就能看到盛嫣嫣在桑旗的身后,这种感觉令我很不好。

    我闭着眼对桑旗说,其实这个念头也是忽然迸发出来的,之前我一点想法都没有。

    我说:桑旗,我们分开吧!

    当时嫁给他我就是奔着一生去的,就算桑旗不爱我,那我能待在他的身边就行了。

    我没想到我连一个多月都没坚持的了,或许是桑旗的手段实在是令我太招架不住了。

    我说完了就等待桑旗的回答,他只是淡淡地说:这事情等你好了以后再说吧!

    说实在话桑旗的回答令我有些错愕,我睁开眼睛看着他,他笼罩在床头柜上粉红色的灯光中,整个人显得既温暖又温柔。

    他的外表还是一如既往的好,30岁没到的他散发着男人其他年龄段没有的魅力。

    他既有少年的纯真又有他这个年龄段特有的轻熟的魅力,两者相互交融,他美好的仍然会让我哭泣。

    但是现在我知道美好的只是他的外表,他对我的那颗心已经不是原来的那颗了。

    我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看他帅气的侧颜,然后我忽然问他:桑旗,你有多恨我呀!

    他也一瞬不瞬地看着我:你想知道真话?

    又有谁喜欢听假话呢?那干脆别说算了。

    我不知道。

    是爱是恨都不知道吗?

    有的时候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的情感是很复杂的,说真的我不知道。

    桑旗回答的很真诚,我该不该相信他?

    可能他是真的不知道了,那由我来告诉他。

    我微笑着轻拍了拍他的手背,他的手背好凉,不同于掌心的温暖:我说你是恨的,桑旗,你很恨我,我对你做的一切换成另外一个人你都不会有这么恨。因为你之前爱过我,你有多爱就多恨我。

    我无力地闭上眼:要不然你就弄死我死得了,还一了百了,这么长久的折磨恐怕也支撑不了几天。

    你在说什么?

    聪明如他的桑旗也居然在装傻吗?

    我幽幽地笑了:听不懂就算了,大智若愚嘛!

    我无力地翻身,墙上映着白色影子,盛嫣嫣就在我的身后飘呀荡呀,飘呀荡呀…

    后来我就懒得说话了,但是桑旗一夜都没走,他就半躺在我床的另外一边。

    如果是以前他能这么陪我很开心,但是现在我对他的感情没那么纯粹,就像他说的那样,他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恨我。

    爱呀恨啊怨啊都交织在一起揉成一团,分也分不开理也理不清。

    算了,分不开就不分了,理不清就不理了。

    我不知道桑旗到底想要怎样,他是想折磨我到死然后拿我来祭盛嫣嫣?

    还是只是想发泄他对我的恨?

    我第二天早上醒来他还在我的身边,我晚上睡得很不好,头晕得几乎起不了床。

    他伸手探探我的额头,我拨开他的手:我没发烧。

    我的整个身体就像灌了铅一样,很费劲地从床上爬起来,没站稳一下子倒在了他的怀里。关注 "songshu5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