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42章 谭倩,你来包抄
    霍佳瞪圆眼睛看着桑时西,看着看着,她忽然笑出声来了。

    桑时西,你还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忽然跟我讲这种话,怎能不让我觉得你实在跟我讨饶?你想要苟且偷生就直说,反正你现在生不如死,我说不定会放过你。

    霍佳正说着,忽然面前多了一样东西,是桑时西递给她的。

    她低头一看,是一把枪。

    她愣了一下,皱了皱眉头:什么意思?

    这把枪我早就准备好了,你不是千方百计想要杀我么,还吓唬我的小看护,现在我把我的命给你,你随时拿去。

    你以为我不敢?霍佳抓过他手里的枪:桑时西,你别每次都用先发制人这一招,你的枪里根本没有子弹!

    她一边说一边打开枪栓查看,却发现枪膛里满满的子弹。

    她错愕了半秒钟,随即抬起头看着桑时西:这是真的子弹?

    是,真的,你现在就可以要了我的命。

    桑时西。霍佳握紧那把枪:一直以来不是我舍不得杀你,是...

    她想了半天,自己也没找到合适的理由。

    气急之下,她向桑时西举起了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桑时西的胸口。

    当时我打偏了是因为太激动,这一次不会了。她以为她这一次就不激动了?

    其实,她的手抖的不行,都没办法聚焦。

    桑时西镇定地坐在她的面前,他的神色从头至尾都没有变过。

    他这副样子更是激怒了霍佳。

    他干什么?他以为自己不敢开枪吗?

    他以为自己会被他吃定一辈子吗?

    与其跟这个永远不爱自己的男人耗下去,还不如一枪打死他,一了百了。

    不管他是不是杀死自己父亲兄弟的凶手,就凭他让她如此痛苦,也该死一百次了。

    她拉下保险栓,中指搭在扳机上。

    只需要轻轻一扣,这些恩恩怨怨就会随风飘散。

    桑时西只要活着,就永远是她心里的梗。

    她心里很明白这一点,只需要中指动一动。

    但是,千斤的力量都桎梏在她的中指上。

    心里想动,手上动不了。

    手指想动,心却告诉她不要。

    她的心和手,从来走的都不是一条线。

    外面寒风凌厉,客厅里温暖如春。

    余婶切了水果,有好吃的李子和车厘子,林羡鱼又吃又拿,打算明天送到医院给林宁吃。

    谭倩还趴在落地玻璃窗上往外看,像一只大壁虎。

    小鱼儿小鱼儿!谭倩一边看还一边大喊林羡鱼的名字。

    唔,快来吃水果,好甜哪!林羡鱼吃的头都不抬。

    你快过来看!

    你一个人偷看就行了,还拉着我干什么?

    你快看,那个女人手里拿着是什么?我今天没戴近视眼镜,我看不清,黑洞洞的...

    本来林羡鱼没打算管闲事,忽然听到了黑洞洞三个字,立刻从沙发上跳起来冲到玻璃窗面前往外看。

    霍佳手里举着的,是一把枪,正对着桑时西的胸膛。

    卧槽。林羡鱼急的飙脏话:怎么又来这一出?刚才应该搜霍佳的身的。她寻思着桑时西都向她求婚了,霍佳应该不会杀他了,谁曾想又是这样。

    小鱼儿,那是什么啊?谭倩眯起眼睛也看不清,客厅里灯火通明,花园里路灯微弱,她又是个大近视眼,从强光处看向弱光处,当然什么都看不清。

    是枪啊,枪!

    什么枪?谭倩迷糊的:手枪的枪啊!

    当然了,难道还是水枪?林羡鱼抓住谭倩直哆嗦:报警?不行不行,报警来不及了。这样,谭倩,你从后面过去包抄霍佳,抱住她然后抓住她的手往上抬,我去护着桑时西。

    什么。谭倩莫名地看着她:你要我干嘛?

    你还在做梦啊,拜托你快从偶像剧里走出来,现在是枪战片,那个霍佳要杀你男神,你从这边走,把她从后面抱住,抓住她握枪的手往上抬,就这样!

    林羡鱼说完就从另一边冲出去了,谭倩愣了一下叫道:小鱼儿,我没听懂,你说什么,我抱住她然后呢?

    快去,你男神要死了!

    花园里冷风呼啸,今夜忽然起风,天气预报上面说明天要下雪了。

    冷冷的风吹在脸上跟小刀子一样,如果再不开枪,枪口就要结冰了。

    霍佳忽然觉得,自己被自己架到一个没办法下台的高台上,她问自己的心,到底想不想杀桑时西?

    答案肯定是不想的,要不然也不会拖到现在。

    桑时西说的没错,她的确一直在查,也查到了很多跟桑时西无关的证据。

    她不想让他死。

    虽然她永远得不到他的心,可是看到他就这样在她的眼前,从容,淡定地看着她。

    忽然感到满足。

    霍佳最恨的人应该是自己,不是桑时西。

    她恨自己到现在还会为了桑时西一个眼神而满足。

    要不要装晕倒?

    要不要装手抖,然后枪就掉在地上?

    霍佳还在想,冥思苦想。

    忽然,一个黑影扑过来挡住了桑时西,她还没看清楚,她的腰就被一个人给抱住了,抱的结结实实的,那个人还抓着她的手使劲往下按,本来霍佳的手指就搭在扳机上,这样一来,她手指被迫地用力。

    啪, 啪,闷闷的两声枪响,两发子弹就打出去了。

    路灯闪了一下,草地上倒了三个人。

    谭倩抱着霍佳倒在地上,把她死死压住口中尖叫:小鱼儿,是不是这样,我是不是很厉害?

    自夸的话刚出口,她就被身下的女人给掀翻。

    霍佳手里的枪掉在草地上,软软地悄无声息。

    但是倒地的林羡鱼却抱着腿痛苦呻吟,谭倩从草地上爬起来惊呼:小鱼儿,你受伤了!

    她连滚带爬地扑过去,霍佳一抬眼看到桑时西坐在轮椅上紧皱着眉头,手紧紧的按住膝头,霍佳掀开毛毯,看到他穿着灰色长裤的腿上有一个圆圆的小洞,正汩汩地往外流着鲜血。

    谭倩的叫声撕心裂肺:小鱼儿,你不能死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