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956章 偷看的下场
    桑时西来到他们面前,林羡鱼好心提醒他:你的轮椅跑的太快了,你得系好安全带,不然会掉下来。

    她的好心换来的仍是桑时西的冷言冷语,他的目光扫了一眼林羡鱼的脖子:脖子又怎么了?

    不想在瑜闻面前提起,又是刀又是枪的,感觉她的日子过的格外动荡。

    一点点擦伤。

    在哪里擦的?地上?他眼神凌厉,奚落,嘲讽,各种情绪都有。

    林羡鱼气结:就算是在地上擦伤了,那也是先伤着脸。

    我也是这样想。他朝她歪歪头:出来。

    我先帮她缝针,您出去等一下。瑜闻手里还拿着针筒。

    实习生,有外科的经验么?桑时西伸出手指了指林羡鱼的鼻子:你,跟我出来。

    然后他坐着轮椅转身就出去了,速度还是这么快,林羡鱼在心里诅咒他从轮椅上掉下去。

    林羡鱼看着瑜闻有点抱歉:这样,我先出去啊,缝针等一会。

    你的雇主,脾气这么不好么?

    他岂止是脾气不好,他简直就是个变态。

    哪里变态?

    哪里都变态。林羡鱼还想继续跟他吐槽,却听到桑时西的声音在门口传过来:林羡鱼,你打算在里面待一辈子?

    她只好跟瑜闻挥挥手:谢谢你,我先出去了。

    她坐着轮椅和桑时西在门口友好会晤。

    哦不,一点都不友好。

    桑时西的脸色很冷,冷的要结冰了。

    她还以为桑时西要跟她说什么,可是他只是看她一眼什么都没说,只是转身往前走。

    林羡鱼不知道他要干嘛,只好跟在他身后。

    两个轮椅一前一后,轮子轧在走廊的大理石地面上,在寂静的夜里有几分瘆人。

    他忽然停下来,幸好林羡鱼的轮椅走的慢,不然就要撞上去了。

    进去。他言简意赅。

    干嘛?林羡鱼仰脖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里面有医生会帮你处理伤口。

    刚才瑜闻就可以,何必这么麻烦?

    一个实习医生,不具备外科的能力。

    我只是一条小口子而已,不算外科手术吧?

    要不然,我问霍佳借把刀,干脆帮你把伤口再切的长一点。

    桑时西真是林羡鱼见过最刻薄的,她护理过蛮多的人的,桑时西无疑是最难伺候的。

    林羡鱼进去处理伤口,里面好几个医生还有护士,这架势挺吓人的,感觉林羡鱼脖子上的伤口很严重。

    缝了两针,打了麻药,医生的技术很精湛,完全不觉得痛就好了。

    医生叮嘱她脖子不要乱动,这几天要静养,有些食物得忌嘴什么什么的。

    她听医生唠叨完就走出来,没想到桑时西居然还在门口,不知道是不是在等她。

    不管是不是,她都受宠若惊。

    晚上怎么回事,说来听听。走廊里的灯忽明忽暗的,窗户开着还窜风,冷飕飕的,他一定要在这里问问题么?

    好吧,他怎样问,她就怎样答。

    晚上我回到别墅,去房间里看夫人,结果找不到人了,我让余婶她们出去找,我就到车库转了一下,然后就看到夫人在你的车里,她后来拿着小刀挟持我,让我带她去锦城。

    她说为什么要去锦城么?

    她说,你父亲。林羡鱼顿了顿:要结婚了。

    大桑家里的事情,林羡鱼可不想掺合。

    老爸结婚,对于已经成年的子女来说不算件好事。

    桑时西面无表情:她是怎么知道的?

    那我就不知道她怎么知道的了。

    所以。他抿抿唇:你连一个六十岁的老人都敌不过?

    大哥,我的脚受伤了哎!她把自己的脚翘高给他看:我都站不起来怎么跟夫人搏斗,再说我不是怕弄伤她么?

    桑时西笑出声来:她还不是进医院了么?

    意外,意外。

    桑时西盯她片刻,终于转身走了。

    这下,他不会再质问她什么了吧?

    林羡鱼松了口气,这一天天的,简直要命。

    卫兰第二天早上也出院了,医生说没大碍,她受的伤比林羡鱼轻,额头处只是皮肤破了流血,没有伤到头骨,不算严重。

    林羡鱼没想到霍佳也跟着来到别墅,林羡鱼安顿好卫兰之后,经过客厅,听到霍佳正在楼下的客厅和桑时西在说话。

    他们说什么林羡鱼听不见,因为是三楼,距离太远了。

    不过,看霍佳看桑时西的眼神,好像没有了之前的恨意和怨怼。

    难不成这次他们回去就是为了解开俩人之间的误会的?

    现在误会解开了,霍佳对桑时西又重拾爱意?

    林羡鱼在楼上走廊处偷看了好一会,霍佳忽然抬起头往楼上看了一眼,其实并没有看到她,但是做贼心虚,林羡鱼急忙想躲,又忘了自己坐在轮椅上,然后整个人就从轮椅的椅背上方翻了过去。

    这一跤,跌的结结实实,她都听到自己的胸骨和地面亲密接触的声音。

    别这边脚和脖子还没好,胸骨又摔断了吧?

    楼梯上传来脚步声,余婶和蔡婶大惊小怪:林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从轮椅上摔下来了?

    痛。这是她讲的第一个字。

    余婶和蔡婶急忙去扶她,还没碰着她就听到了霍佳的声音。

    先别动她。

    啊。余婶和蔡婶的手悬在半空中没敢乱动,回头看着站在走廊那头的霍佳。

    我是说,不知道她摔在哪里了,万一她摔断了肋骨,你们乱动她,那断掉的肋骨说不准会插进内脏里,如果真的那样就回天乏术了。

    霍佳形容的太可怕,余婶和蔡婶立刻把手缩回去,吓得脸都白了:那现在怎么办?

    我来看看,你们先去忙。

    哦。余婶和蔡婶走掉了,走廊里就剩下霍佳和林羡鱼两个人。

    林羡鱼胸口真的很疼,脚更疼,现在哪里都动不了,像只癞蛤蟆一样匍匐在地上。

    她用力仰起头,只看到霍佳穿着橘色长靴的笔直的大长腿。

    霍小姐。她痛苦地开口。

    谁知霍佳居然从她的身边走过去了。

    林羡鱼真的,很想骂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