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031章 这个世界不是我们的了
    阿什这次是彻底醒来了,霍佳正在跟人谈事情的时候,阿什的电话打了进来。

    在霍佳的手机上,阿什这两个字已经很久都没有亮起来了。

    她低头看了一眼,跟她一起谈事情的是有些交情的旧友,跟她说:你先接电话,我们等会儿再说。

    霍佳只是低头看了一眼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阿九看了她一眼,深知霍佳在装大尾巴鹰的这项技能上也是出类拔萃的能人。

    霍佳这次谈的是和对方公司合并的事情,最近市场不景气,再加上她转做正行没多久,对一些市场规则不清楚,所以她的公司运转的不是特别的顺利。

    跟她谈事情的叫发姐,其实是个大老爷们,因为年轻的时候总爱留长发说马尾辫,而他的发质又特别好,乌黑油亮的,从背后看还以为是女性,所以大家就发姐发姐地叫,叫到现在就改不了口了。

    发姐从雪茄盒里面抽出一根粗雪茄来,用夹子将烟头夹断,然后用打火机呲呲呲地点着。

    这玩意受潮了,不太容易点着啊。发姐点了半天雪茄都没有点燃未免有些着急上火,啐了一口:现在这个世界,已经不属于我们了。小佳呀,我们算是被淘汰的人了。以前的老路呢,肯定是不能走了但是新路呢,咱们又走不来。

    走不来也要走,我就不相信我们做了正行,反而没有我们的立足之地了。

    毕竟啊,这里不是我们的地头,我们可都是在锦城土生土长的,现在到这卫城来,人生地不熟谁买我们的账啊?

    发姐,你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现在锦城是大禹的天下,哪里还有我们的立足之地?

    对了,不是听说桑时西又死而复生,现在又能站起来了?你跟他的关系也修复的不错,他假以时日回到大禹,我们三合会不就有好日子过了?

    我霍佳从来都靠不了男人,没有那个命。

    甭管有没有那个命,咱们三合会和大禹之间的误会也解开了,至少能给我们一条活路吧!

    咱们三合会还没有需要惨到向别人给一口饭吃的地步。

    大侄女,发姐叹着气:不承认是不行啊,做正行咱们就是没有人家行,别的不说,上个月我又亏了一大笔钱,再这样下去棺材本都亏完了。

    你也知道我是最不会求人的,到时候好话说的不怎么样,反而还得罪了人。

    跟桑时西还需要说好话?其实也很简单,你看他有没有回大禹的意向,如果有的话那一切都不是问题。

    发。霍佳拿过发姐刚才没有点燃的雪茄用打火机烤了烤,然后就将雪茄给点燃了。

    她吸了一口:发姐,你看用对了办法还是可以点燃的,不至于一条活路没有那么惨。

    枕边风吹一吹,事半功倍的事情,不如这样,哪天你来牵个头请桑时西出来坐一坐。

    霍佳跟发姐谈完了事情,从茶楼走出来。

    她没有立刻上车,在马路边站了一会儿,指尖还夹着刚才的那根没有吸完的雪茄。

    阿九向她伸出手:小姐,雪茄味道冲,别吸了,给我吧。

    上霉了,难怪他点不着。霍佳将雪茄递给阿九:扔了吧。

    阿九将雪茄给弄灭了,然后丢进垃圾桶,观察着霍佳的脸色:小姐,发姐说什么你也别当真,我们公司现在就是环境再差,也没差到需要你低三下四的去求桑时西的份上。

    我就算饿死了,也不会把你们饿死。

    我们就算饿死了也不会饿死你。阿九紧跟着说。

    霍佳反倒笑了,发丝粘在她涂着姨妈色口红的嘴唇上。

    她将粘在嘴唇上的发丝给拿下来:公司现在还没那么严重,不用那么悲观,好歹是以前都跟我出生入死的人,别一副不得世面的样子。

    我的意思是说公司现在情况不好,是因为大环境,日后会好的,没必要为了公司把自己都给搭进去。

    你什么意思?霍佳西吸不惯雪茄,却从口袋里掏出了烟盒,从里面抽出一根薄荷口味的香烟点燃:什么叫把我搭进去?

    你现在跟桑时西住在一起,听说他上次又跟你求婚了。

    那又怎样?阿九个子高,像跟电线杆子一样杵在霍佳的身边。

    他欲言又止的样子霍佳看了不免恼火,她猛吸了两口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有话说有屁放。

    你现在跟桑时西住在一起,难不成还会跟他结婚吗?

    就算我跟他结婚,也叫做复婚懂不懂?

    公司的情况会越来越好的,你实在是没必要...

    就算我和桑时西会重新在一起,也跟公司无关。我又不是交际花。难不成我还为了公司卖身?

    你别告诉我你到现在还喜欢桑时西?

    这时霍佳的电话响了,她从口袋里掏出来一看,还是阿什。

    她淡淡地哼着:姐一向都很长情,长情是种美德。

    这次她终于将电话接通了放在耳边:怎么,醒了?

    电话里传来阿什的声音:我还以为醒来睁开眼见到的第1个人就是你。

    阿什的声音低低柔柔,那时候三合会的人经常开玩笑说阿什以后就算不当打手,或者可以去电台当一个主持人什么的,声音很是好听。

    怎么你在床上躺了一段时间,躺得那么矫情?还是被季桐给传染了?你俩要不要一起去台湾合拍一部言情片?

    听到你还这么刻薄,我就放心了。

    我吃得好,睡得好,你有什么不放心的?霍佳仰头看了一眼逐渐暗下来的天空:好了,你刚醒多休息一下,记住不要纵欲过多。

    然后她就挂了电话,将手机扔给阿九:今天阿什再打来电话都帮我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