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320章 在意他就为她改变
    “ 夏至姐姐,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大桑知道了是你把我给带走还不让我跟他联系,你觉得他会怎样?”

    “ 我理他怎样?”夏至蛮不在乎的:“ 我和桑旗都已经被他发配边疆了,我还怕他什么?坚决不向恶势力低头。”

    “ 对了,小鱼儿你们的婚纱订好了吗?”

    “ 订好了,今天早上去订的。”说起订婚纱林羡鱼就很开心:“ 大桑帮我选的那件婚纱真的是好漂亮啊,我特别满意。”

    “ 然后婚纱的事情就敲定了?”

    “ 敲定了呀……”林羡鱼点点头,她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 哎呀小鱼儿,你也太容易被搞定了。既然你都已经答应了跟他结婚,那当然要在细节上面多为难为难他了,一下子就敲定了有什么意思?小鱼儿呀,你真是太容易被把握了,我告诉你……”

    林羡鱼一边吃一边听,她猛然一抬头,忽然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她们卡座的门口,吓的她差点把嘴里的骨头给吞下去。

    她赶紧吐出嘴里的骨头,门口站的那个人不是桑时西还是谁?

    他面色微红头发微乱,有几缕刘海还搭在了眉间,看他有些气喘吁吁的样子,可能是他跑了好几个地方才找到她们的吧。

    桑时西跟林羡鱼摇摇头示意她不动声色,而夏至低着头啃鱼头,眉飞色舞的跟林羡鱼出主意。

    “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晚上回去之后桑时西若是找到你。你就跟他讲今天早上试的礼服你一点儿都不满意,不但不满意还讨厌至极,这种庸俗的东西根本就不入你的法眼。”

    眼看桑时西正悄悄的一步一步的靠近夏至,夏至是背对着门口的,所以桑时西走进来了她压根就不知道。

    “ 然后桑时西就会问你喜欢哪一种?你就说你不知道,总之不喜欢国内的,他就会差人去意大利呀米兰啊那些地方订婚纱,无论那些婚纱美成什么样,你都要跟桑时西说我不喜欢。记住,别说理由,无论桑时西怎么问你,你就给他4个字我不喜欢,我很不喜欢……”

    “ 这应该是5个字了吧。”桑时西的声音冷不丁的从夏至的身后想起。

    夏至说的兴起,也没留意,屈起手指算了算:“ 好像是5个字,哎呀,不要在意那么多细节。”

    “ 那当年你对桑旗也是这样的吗?”

    “ 不同的人要有不同的对待嘛,”夏至刚答了一句觉得好像有些不对头,立刻抬起头就看见桑时西站在她的桌边,低眸冷笑着看着她。

    桑时西面无表情的时候不是最可怕的,在他似笑非笑却让人琢磨不出来他的笑容到底是几个意思的时候才是最令人心慌的。

    不过夏至从来都不怕他,她嘿嘿一笑:“ 这么巧,你也来这里吃饭?不对呀,在我印象中你好像从来都不吃这种东西的。”

    “ 不要教坏小鱼儿。”桑时西淡淡的,懒得跟她多废话,向林羡鱼伸出手。

    “ 我们走。”

    林羡鱼犹豫的刚准备伸手,夏至便用眼睛瞪他,然后跟桑时西说:“ 走什么走,走去哪里?我们才刚刚开始吃呢,你瞧鱼头才吃了一小半。你若是要走你就先走呗。”

    桑时西本来完全可以拖着林羡鱼立刻就走,但是看小看护一脸被动的样子,如果这个时候把她强行带走,日后夏至一定又会说小鱼儿被他控制住了什么的。

    夏至这个人她对待桑旗就没有这样,根本就是双标。

    于是他就在夏至惊愕的眼神中在小鱼儿的身边坐下来,让服务员上了一套餐具。

    刚才夏至冷不丁的看到桑时西他都没有这么惊悚:“ 你干嘛?”

    “ 到饭店来当然是吃饭了,难道是洗澡?”

    “ 你干嘛要吃这些东西?你不是从来都不吃鱼头的?”

    “你有那么了解我吗?”服务员把碗筷送上来了,桑时西夹了一块鱼头到自己的碗里。

    夏至看着他:“ 要不要我让服务员给你多倒几杯水?你肯定是要涮来涮去的。”

    桑时西微微一笑,先将鱼头里的鱼眼睛给挖出来夹给了林羡鱼,然后从容不迫地咬了一口沾满了红油的鱼头。

    夏至抱着双臂也在一边冷笑:“ 不能吃辣就不要逞能了。你要知道我要的可是特辣。”

    “ 其实大桑也不是不能吃辣了,”林羡鱼说:“ 我好几次中午去他的办公室,看到他秘书帮他买的饭都是辣的。”

    这下夏至就很惊奇了:“ 不会吧,你什么时候吃辣的?”

    “ 原先不太爱吃,也不太能吃,所以每天中午让秘书帮我买辣的练习一下,现在我也觉得辣的东西挺好吃的。”

    桑时西一字一句地告诉她:“ 虽然我每次吃涮了水的菜也可以陪她吃,但是那样小鱼儿会觉得不尽兴,没意思。我也会觉得没有参与感,所以就自己练习吃辣了。”

    夏至用匪夷所思的眼神看着他:“ 大桑,你不会只是做给我看的吧?你想建立你的暖男形象也不必这么拼啊。”

    “ 没有故意,在意一个人的时候就会不由自主的想为她改变,怎么,桑旗没有为你这样做吗?”

    “ 你肯定是存心气我的。”这是夏至看了桑时西半天得到的结论。

    “ 我为什么要气你?因为你是我的前妻?”桑时西好笑的地着她:“ 夏至,我们俩那一篇早就翻过去了。我这里早就过去了,你还没有呢?”

    “ 见鬼了,根本不是那回事,小鱼儿你别听他乱讲。”夏至赶紧向林羡鱼解释:“ 我对桑时西从来都没有那种……”

    “ 我知道,夏至姐姐。”林羡鱼握了握夏至的手。

    瞧桑时西在气定神闲的吃火锅的样子,夏至心里就憋气。

    不用说桑时西这是有意挑拨离间,让小鱼儿对心生嫌弃。

    这个人良心大大的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