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44章 桑太太,请收起你的好奇心
    我并不是好奇心重,我只是总是有特别灵的第六感,女人的直觉告诉我这个周子豪似乎和我们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那天晚上桑旗没让我查之后,我坐在床上琢磨了半天怎么想都想不明白,这个孩子到底是什么来路。

    所以我今天就想亲自登门去看看。

    司机将车开到一个豪华的别墅小区,在一栋别墅门口停下来,对我说:太太,到了。

    我从车窗里探头向外看,从外观上来看他们家豪华得不亚于我们家。

    我下了车牵着白糖的手,总觉得到别人家里来探望他,空着手好像不太好。

    我忽然想起我车里的后备箱有白糖的玩具,谷雨总是喜欢给白糖乱买,有好几个我就堆在车的后备箱里。

    我便拿了一个让白糖抱在怀里,然后就走到花园门口按响门铃。

    好半天里面才有人开门,是一个50开外的阿姨模样的人来开门,她将大铁门上的小门打开,只露出了一张脸,很戒备地问我:你找谁?

    我将白糖举高高:我们是周子豪小朋友的同学,听说他病了我们想来看看他。

    那保姆上下打量了我一番:你也是他同学?

    我是他同学的妈妈,我们家小少爷不在家。

    那保姆一口就回绝我了,我总觉得她的态度有点奇怪,看我们就好像看贼一样。

    她他今天生病了没有去幼儿园,他去哪儿了?

    病了当然去医院,还能去哪里?那保姆很不耐烦。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你们别来了,我们先生不喜欢有人来探访,你下次就是来了也进不来的。

    说着她就将小门给关上了。

    先生?刚才那个保姆说先生,先生是指谁?

    是周子豪所说的伯伯吗?

    他不是无父无母吗?

    那那个伯伯又是他什么人?

    完蛋了,这个孩子身上太多的谜题,我不知道是不是我以前的职业特性对这些充满了未知的事情总是特别的好奇。

    白糖手里还捧着那个玩具仰着头问我:妈妈,周子豪不在家,我们在这里等他好不好?

    对呀,我们可以在这里等他!

    我和白糖上了停在路边的车,我一边给白糖讲故事一边等着周子豪回来。

    过了没多一会儿就看到那辆曾经开到我们家门口的车徐徐地从小区的门口驶进来,然后在花园门口停下来。

    那个我曾经见过的管家率先下车,然后拉开车门将坐在后座的周子豪抱了下来。

    周子豪趴在管家的身上蔫蔫的,好像真的生病了。

    白糖一看到周子豪就兴奋地大叫:周子豪!周子豪!

    我还没来得及跟他说小点声,他就已经窜下车了,冲周子豪跑过去。

    我也只好跟着下车,管家看到我们脸色特别的严峻,我能够看得出来他很不喜欢看到我们。

    周子豪看到白糖也很高兴,挣扎着从管家的身上下来,和白糖手牵手。

    桑允修,你怎么来了?

    你生病了今天没来幼儿园,我过来看看你。白糖把手里的礼物递给他:我送给你的。

    周子豪很高兴的接过来:谢谢。

    两个孩子很快就玩在一起,那管家却虎着脸,一脸我欠他多少钱没还的样子。

    这位不是桑太太吗?

    我跟他点头:听说周子豪生病了,我们家孩子想来探望他。

    说着我往他们家花园大门里面瞄,意思是他现在可以请我进去了。

    但是他完全没有让我进去坐坐的意思,仍是一副公事公办不讲一点情面的模样:你也看到了,我们家小少爷的确是不太舒服,今天外面风大不适合户外玩耍,谢谢你们来探望他。

    说着他就要过去抱周子豪,周子豪很抗拒的躲了一下:我要跟桑允修玩!

    管家的脸瞬间就掉了下来:你要回去念英文了。

    他在生病哎!我好心提醒:生病了就要好好休息啊,还要念什么英文?

    躺在床上的时间一样会浪费掉的。管家强行抱起周子豪,周子豪一边奋力的挣扎着一边哭叫:不要,不要,我不要念英文,我要跟桑允修玩!

    管家抱着周子豪就往花园里面走,任凭周子豪怎么哭闹他都充耳不闻。

    白糖忽然冲过去了抱着管家的大腿就狠狠的咬了一口:你这个坏蛋,你放下周子豪,我叫警察来抓你这个坏蛋!

    我赶紧跑过去将白糖给拉开,管家被白糖给咬了应该是挺疼的,他紧紧皱着眉头很忍耐的样子,我感觉如果不是我在身边的话他就会一脚踹上去。

    我急忙拉开白糖跟管家道歉:不好意思,他不是有意的。

    我就是有意的!白糖诚心给我拆台,梗着脖子叫。

    他欺负周子豪!周子豪都哭成那样了他还要把他给带走!

    白糖,我无奈的摸摸他的脑袋:管家是他的监护人,他有权利带走周子豪的。

    什么叫监护人呢?

    监护人就是如果没有父母在身边,有一个成人在他的身边照顾他,那个人就是监护人。

    我知道我说的不完全对,但是跟白糖也不需要解释的那么清楚。

    我说完了顺便向管家打听:周子豪的父母不在锦城吗?孩子生病了总要回来看看吧!

    管家回头严厉地看了我一眼:桑太太,这是我们家的事,还是请你收起你的好奇心,不要打听吧!

    他以为我是三姑六婆,别人家的事我才不关心。

    但是我总是觉得周子豪这个孩子和我们家有种密不可分的关系,所以我才会止不住的想靠近他。

    我才没有窥探别人家秘密的心思,但是管家拒人于千里之外,我也不好强行的跟进去,只能看着管家把周子豪抱进了花园大门里。

    白糖拉着我的衣角,眼巴巴地看着周子豪又哭又闹的被弄进去了,然后铁质大门在我们的面前无情的关上。

    白糖很认真的看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来郑重其事地跟我建议:找我爹吧!

    我诧异地看他:找你爹做什么?

    带一帮人冲进去把周子豪给救出来!

    尽管他很严肃但是我还是忍不住被逗笑了:你以为你爹是黑社会还是警察呀?他有什么权利闯进别人的家里?那样是私闯民宅的,你懂不懂?美女小说 "songshu5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