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36章 你再说一遍我就信
    我看着那个男人的身影消失在我的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桑旗坐在我的身边,他的声音无助而又悲凉。

    你没事吧?夏至?

    我摇摇头,张了张嘴还没说出话来他就说:要问什么都不要问关于color和谷雨的一切,我一个字都不会告诉你。

    跟我有关是不是?

    无关,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不要东想西想。

    他牵起我的手:走吧。

    那他一个人在这里…

    没关系,会有人照顾他。

    我跟桑旗走出了这个荒凉的大园子,我没想到这么巧遇到的这个醉汉刚好是谷雨的先生。

    那个没心没肺的姑娘有一个这么爱她的男人。

    谷雨死了多久了?

    一年多的样子。

    那她一直都是这个状态吗?

    这算是他比较好的状态,他肯活着就算是对我的恩赐。桑旗一直牵着我的手走到了门口停的一辆车上,然后将我拽进了车里。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我问他。

    我不是来找你的,我刚好来找他,如果我要是晚来一步你就会被他给掐死了,这么大人了还跟着陌生人到处走。

    可是我总觉得我对他有些熟悉感。

    不是每一种熟悉感都是安全的。

    他说的是对的,这如果不是桑旗及时赶到的话,我已经被那个color给掐死了。

    就算他不是存心想掐死我。

    但是能够看到桑旗我还是很高兴的,我握着他的手指:我昨天晚上跟桑时西说了,我说我不要跟他办婚礼了,他虽然没同意,但是明天的婚礼我是不会去的。怎么样,我棒不棒?

    我仰着头等着他来夸我,他的眼神忽然黯淡下来,然后发动了汽车向前方开去。

    他开的很快很快,有一种逃亡的感觉。好像有鬼在后面追我们一样。

    但是我不怕,在桑旗的身边我安心的很。

    终于他将车停在了海边,锦城是海滨城市,有一片非常美丽的海域。

    夏天的时候沙滩上满是谈情说爱的小情侣,但现在是冬天。海边静悄悄的,没有人

    他下了车独自一个人向沙滩边走去,我跟在他的身后,大风吹乱了他的头发,露出他坚毅的额角。

    我最喜欢看他的眼睛。

    我走到他的身边仰着脑袋看着他:桑旗,你的眼睛和大海是一个颜色。

    海是蓝的,我的眼睛是黑的。他喃喃地告诉我。

    这不重要,反正我就觉得是一个颜色。

    他忽然低下头来凝视着我,在我觉得他要吻下来的时候。但是他却没有。

    他的手指很凉,轻轻地碰了一下我的脸颊就缩了回去。

    他又向前走去,直到走到湿润的沙滩上,一阵又一阵的海浪都打湿了他的鞋子,我拼命地喊他才停下来。

    当时我就有一种他要一直走进海里的感觉。

    桑旗,你疯了!我不会游泳,我没办法救你!

    我会。他扭过头来朝我笑,他的笑容忽然让我心碎。

    我呼吸得有些错乱的感觉,拔腿跑向他拉住他的胳膊。

    你怎么了?

    他柔软的发丝被大风吹得乱乱的,他的黑眸藏在浓密的睫毛中。

    夏至,现在你爱我吗?他忽然问这句话,但我不假思索地点头。

    他笑了:抛去以前不谈,我们才刚刚认识十几天,你就爱上了我?

    爱情跟时间没什么关系,最起码并不是成正比。

    那如果你恢复了记忆呢,记起了以前的事情你还会爱我吗?

    以前我们之间有什么事情?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特别的没有底气,我忽然觉得从等会儿从桑旗的口中会说出一些我不想听到的话。

    你想知道我们以前的事情吗?

    你不想说就别说了。

    没有什么想说不想说,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桑旗扳着我的肩膀,这明明不是我想知道他就告诉我,我看根本就是他想将他要说的一股脑灌进我的脑袋里。

    以前你是不爱我的夏至,我怎么追求你都不爱我,你还很讨厌我。

    我一瞬不瞬地看着他,看他到底要讲出什么来。

    你和桑时西在一起,你是桑时西最宝贵的东西,他有什么我都要抢过来,包括你…但是我抢不过来呢?那我恼羞成怒怎么办?是不是要毁掉你呢?

    他淡淡地笑,语气寡淡的就像在说别人的事情。

    我咬着牙:我不信,我的感觉不会背叛我,我不可能失忆之后会迅速地爱上一个我之前痛恨的人,也不可能对一个之前我爱得刻骨铭心的男人无感,他说什么我都不信。桑旗,你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你说什么我都信你。

    夏至,别信自己的感觉,感觉是假的,事实是真的。我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我想抢走属于桑时西的所有的东西,但是一不留神的让我自己也陷了进去。我这辈子做的最不留神的一件事情就是不小心的爱上了你,算是我的失误吧!

    他的眼神擦过我的颊边看向我身后的天空。

    在狂风中,在渐渐暗下去的黄昏里,再从蓝色因为太阳的消失而变成了黑色的海浪的席卷中,桑旗的脸白的像我脚下的沙子。

    他的眼神涣散的如同沙粒一般,压根凝聚不到一起去。

    我不信。我说:既然你那么爱抢他的东西,你现在已经抢到了,你干嘛要还给他?

    因为你爱上了我呀!所有的恶棍不都是这样吗,他要的猎物啜手可得,对他来说也就失去了抢夺的意义。

    我才不信,他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

    你今天不冷静,先回去再说。

    我转过身向路边走去,桑旗在身后喊我。

    如果你的儿子白糖是被我害死的呢?你还不信吗?

    我左脚踩到了右脚,一个趔趄差点跌倒。

    我迅速的转过身看着他,夜幕降临了,黑色的夜像一个鬼怪,呼啸的向我扑过来。

    桑旗,这个玩笑不能开,这句话我当做没有听过,你再说一遍我就信。关注 "songshu5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