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50章 回大禹
    这就是我为什么让刘婶去找人来帮桑旗起床的原因,不用我们说她自己就传播出去了。

    让所有人都笃信不疑才好。

    我推着桑旗进餐厅,刘婶看到赶紧奔过来帮我:二少爷,二少奶奶,起床了?

    嗯,刘婶,早上吃什么?

    二少爷以前最爱吃我做的虾仁馄饨,我刚刚包好,现在去下馄饨,二少奶奶也来一碗?

    哦不,我忽然想吃你做的火腿蛋三文治。

    好的。刘婶转身进厨房了,我推桑旗坐在餐桌边。

    好死不死的,桑时西手里拿着报纸走进餐厅。

    早餐时间看报纸是他的习惯,跟七老八十的老年人一样。

    看到他我就当做没看见,倒是桑时西坐在我们对面开口:睡的还好?

    唔。我的早餐上来,我低头吃东西。

    桑时西继续说:桑旗,这几天不要出门,三合会的人知道你在锦城,正在到处找你。

    桑旗微微一笑,舀起一只馄饨放进嘴里。

    我咬着叉子琢磨桑时西的话,他当然不会有这么好心。

    不过,他说的也许是真话,上次霍佳说过,三合会现在看上去她在管理,但是实际上已经暗潮涌动,很多人都盯着霍佳会长这个位子,也有人说谁能杀得了桑旗就算是三合会的大功臣,霍佳的位子就不保。

    所以,他们是拿桑旗当做飞黄腾达的信物了。

    桑时西放下手里的报纸,又跟我说:今天集团有大会,还是夏至你代表桑旗参加?

    既然我已经回来了,我就亲自去参加好了。桑旗慢条斯理地吃馄饨,我却惊出一身冷汗。

    桑旗要去大禹应该是忽然决定的,反正他事先没跟我说,怎么这种事情都不跟我商量一下吗?

    桑时西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我们,就继续看报纸吃早餐。

    在去回房间换衣服的时候,我忍不住声讨桑旗:现在三合会的人还对你虎视眈眈的,你贸贸然的去大禹,会不会太危险了?

    如果说危险,躺在床上睡觉都是危险的,没准天花板上掉下来一个人把我给砸死。

    天花板上怎么会有人?你不要东扯西拉的。反正我不同意你去现在。

    全大禹的人都知道我回来了,如果我连面都不露,你觉得以后我还怎么在大禹立足?

    你先把立足的事情放在一边,大哥,先保住命好不好?刚才桑时西绝对不是危言耸听,现在霍佳还对你将信将疑,她又没有撤销我追杀令,三合会的人依然对你虎视眈眈。

    追杀令又不是霍佳发的,是三合会的其他人。三合会里有桑时西的党羽,所以就算霍佳对我的误会解除,三合会对我仍然是危险的。桑时西这几年已经牢牢控制了三合会,他大概是除了霍佳之外三合会的另外一个老大,或者说是精神领袖。他比霍佳在三合会中更有威信。

    这一点我倒是相信的,因为三合会的那些人看到了桑时西特别的敬畏,只差喊一声老大了。

    所以我很颓败地看着桑旗,他已经换上了西装。

    不得不说桑旗穿西装是我见过所有的男人穿西装最帅的,当然了桑时西也不难看,但是他们的感觉不一样。

    桑旗是霸气,而桑时西的身上始终散发着一种令人无法忽视的冷郁。

    最后也不知道是不是桑旗说服了我,反正他真的要去我也不能把他绑在家里。

    那我就陪他去,当我推着桑旗走进大禹的大门的时候,无数双眼睛都盯着我们。

    桑时西就在我们的前面,楼下大厅的前台和保安立刻向桑时西弯腰鞠躬,齐整整地称呼:桑董早上好。

    等看到桑旗的时候犹豫了一会儿才说:小桑先生好。

    我听了就不顺耳了,我问前台小姐:小桑先生在大禹公司里面还有职位吗?

    前台小姐目光闪烁:有是有的。

    有是有的是什么意思?小桑先生这一年内没有回大禹,主席有宣布撤销掉桑旗的职位吗?

    我咄咄逼人,前台小姐看着我惶恐地摇头。

    惶恐就对了,谁让他们这些都是势利眼,以为现在是桑时西做主,在公司里面的称呼只是一个小桑先生?

    我一字一句:小桑先生之前是集团的副主席,什么时候易主的我不知道,但是我们没有受到任何正面通知,所以现在小桑先生在大禹公司仍然是副主席,要不你们叫桑副主席要不然就叫桑董,和那位桑董是一样的,明白吗?

    前台小姐看看我又看看桑旗,忙不迭地点头:我知道了,小桑先,哦不,桑副主席,知道了,小桑太太。

    这样还差不多,我推着桑旗扬长而去。

    桑时西进的是大禹集团的高层电梯,所谓高层电梯,在桑时西要用的时候就只能他一个人,保证畅通无阻,不用多等。

    而另外两部电梯则是挤满了人,我推着桑旗在电梯门口站住,里面本来已经挤得满满当当,也不知道是被我的眼神骇住还是人有些惧怕桑旗,纷纷地从电梯里面退了出来。

    我推着桑旗走进去,当电梯门关上之后,桑旗的手轻轻的握住了我正紧握着他轮椅扶手的手。

    怎样,一大清早就火力全开?小桑太太好霸气。以后我可就指望你来罩着我了。

    你还有心思开玩笑,你不生气吗?我奇怪地看着桑旗却笑嘻嘻的脸。

    这帮狗眼,一年多以前你是大禹的主席的时候,他们是怎样对你的?现在呢?叫小桑先生?这算是一个什么样的职位?真是瞎了他们的狗眼!

    这样也挺好,以退为进。

    你什么时候这么沉得住气了?

    沉不住气有奖吗?他朝我眨眨眼睛。福利 "hongcha8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