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711章 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
    洗澡换了衣服,就静静的等待12:00的到来。

    但是时间已经临近午夜,桑榆还没回来。

    桑榆去哪了?怎么到现在都没回来?

    眼看着就要到12:00了,他不知道12:00是不是吉时,为了这事他还特意上网百度了一下,网上说12:00是鬼门关大开的时候,他也就真的信了。

    他怕过了这个点就见不到谷雨了,所以他想了想便打电话给桑榆,这还是他第一次打给她。

    但是桑榆的电话居然关机,她没什么事应该不会关机的。

    他猛然想到下午桑榆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忽然发出尖叫和奇怪的声音,难不成是发生了什么事?

    南怀瑾挂了电话在房间里走了个来回,是骆少,一定是他找人带走了桑榆!

    虽然很不想管她,但是不论怎样她始终是桑旗的亲妹妹。

    南怀瑾拿起外套穿上便快步走出了房间,在路上他打电话给骆少,骆少的电话居然是他的手下接的

    骆飞呢?

    骆先生在楼上。

    哪里的楼上?

    天曦小筑。

    还有什么人?

    还有那个小美妞…对方刚说完,南怀瑾就挂了电话。

    果然是这样,这个骆飞还真是对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也能下的去手。

    南怀瑾赶到了的骆飞的住处,骆飞的人看到南怀瑾吓了一跳。

    南先生是有什么急事找骆先生吗?

    南怀瑾抬头往楼上看了一眼:他在哪个房间?

    在那个。那人指了楼上其中一个房间,不太明白出了什么事了,只是瞧南怀瑾好像是出了什么大事情一样。

    南怀瑾上了楼,用力推开房门,门撞在墙上发出响亮的声音,一眼就看见了骆少撅着屁股,衣服也已经脱得差不多了。

    他向床上看去,床上躺着一个女孩子,正是桑榆,一动也不动的,她身上的衣服也被解的七七八八。

    骆少惊奇的从桑榆的身上直起身来:怀瑾,有什么事吗?

    话音刚落就被南怀瑾从床上给拽了下来,再看一眼床上的桑榆,她双眼紧闭人事不省。

    你把她怎样了?南怀瑾声音严厉,骆少不禁有些胆寒。

    这小丫头太野,了不把她弄睡了压根就弄不过她。

    你给她下了药?南怀瑾紧皱眉头,他真的没想到骆飞会这么干。

    面对南怀瑾的质问骆飞略有些不太好意思:你知道的我对女人向来就不会用这种手段,还不是这小妞太厉害了,不把她弄睡着了根本就拿她没辙。

    他说着还用手提了提已经快要褪到脚脖子的短裤,南怀瑾脱掉身上的衣服披在桑榆的身上,把她给裹起来然后抱起她向门外走去。

    这是怎么话说?骆飞在后面手忙脚乱的穿衣服。

    你忽然把人带走是怎么回事啊?这人是你帮我查到的地址也是你给我的。

    但是我没想到你会用这种手段。

    我骆飞以前可没用过这种手段,还不是这小妞太辣。

    南怀瑾撞过他的身边:我稍后再跟你算账!

    走了两步又停下来,狐疑地看着骆飞:你没把她怎么样吧

    我还没怎么样呢你就来了。骆飞摊着两只手很委屈的表情??你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这人可是你帮我找到的,南怀瑾!南怀瑾!

    骆飞连喊几声,但是南怀瑾已经抱着桑榆走下了楼。

    将桑榆带出骆飞的别墅,放进车里系好安全带,桑榆昏迷不醒。

    南怀瑾没想到骆飞居然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给桑榆下药,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把桑榆的行踪告诉骆飞。

    就算是不喜欢桑榆,也不至于会害她。

    把桑榆带到医院里,医生给她洗胃又注射稀释的药水,折腾了大半宿。

    南怀瑾坐在桑榆的床边看着她的睡颜,这副样子倒是怪可怜的。

    桑榆睡觉好像没有什么安全感,整个人缩成一团,口中还喃喃自语。

    南怀瑾俯身将耳朵贴在她的嘴边,听到她在重复的两个字:妈妈。

    他皱着眉头直起身走出房间去了,尽管桑榆聪明狡猾,但在某些方面她还只是个小女孩。

    在门外吸了一根烟,回到房间里的时候桑榆正满头大汗,模样痛苦,醒来又没醒来的样子,好像正在做梦。

    应该是个噩梦,梦里的她很是痛苦难受。

    桑榆。南怀瑾弯下腰轻声喊她的名字,她伸出手在空中乱舞。口中喊着妈妈。声音小得像小猫叫。

    但是胡乱抓了一气却什么都没抓到,南怀瑾迟疑了一下将手递到她的面前,桑榆终于抓到了南怀瑾的手,就像握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般,紧紧的抱住,心满意足地低哼了一声妈妈,然后又沉沉睡去。

    南怀瑾坐在桑榆的床前,手由他她握着,后来困了也就合衣躺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是被胸口的一阵痒酥酥的感觉给惊醒的,睁开眼一看一只白皙的小手正在他的胸口游走。

    而他的衬衣已经的扣子已经被解的差不多了,南怀瑾按住桑榆的手,扭头一看桑榆已经醒了,睫毛在闪动,虽然眼睛没有睁开。

    他用力按住桑榆的手,冷哼:不用装了,我知道你醒了。

    人家被下了药,欲火焚身,赶快救救我。说着嫣红的小嘴就往他的脸上凑。

    但是她的脑袋被南怀瑾的手掌及时隔开:你被下的又不是春药,再说你的胃昨天已经被洗过一遍了,什么残留都没了。

    南怀瑾从床上翻身坐起来,本来对桑榆心里还升起一丝丝的怜惜,但是看来她现在都能对他上下其手了,可见没什么大碍。

    一粒一粒地重新系好他的纽扣,扭头对桑榆说:医生说你没大碍了,可以出院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