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725章 今天我成人礼
    不说吗?好吧!桑榆看看墙上的挂钟:你也只需要再坚持11个小时,药物给你带来的不安和不适就会慢慢消失,不过前提是你得能抗的过这11个小时。

    桑榆抓起床上的睡衣便直接下床,就在她的两只脚都踏到了地毯的那一瞬间,南怀瑾炙热的手掌握住了她的手腕。

    桑榆的唇边掀起一朵微笑,她听到南怀瑾夹杂着轻微的低喘中又令人心动的声音响起。

    我爱你。

    桑榆微笑着转身,慢条斯理地开口:你爱谁呢?老公,你都不说名字。

    我爱你,桑榆…南怀瑾一把拉过桑榆,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然后暴风骤雨般的吻便落了下来。

    白皙柔嫩的小手顺手关掉墙上的壁灯,然后紧紧地抱住了南怀瑾健硕的后背。

    第二天早上,已经是日上三竿了,阳光直接照在南怀瑾的额角,他睁开眼睛。直接映入眼帘的便是对面墙上谷雨的微笑。

    她正看着南怀瑾笑的没心没肺,就仿佛一记重锤一样敲打在南怀瑾的心窝上。

    忽然怀里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他扭头一看桑榆正舒舒服服地躺在他的怀里,浑身上下不着一缕,而他自己的手掌中贴在桑榆的后背上。

    她的皮肤滑的像一块丝绸。

    南怀瑾像烫到了一样立,刻将手从桑榆的身上缩回来。

    他迅速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他和桑榆就在这张床上,就在对面谷雨的注视下疯狂了整整一夜?

    而怀中的桑榆也醒了,从他的怀里抬起头,用清晨还略有带些沙哑的魅惑的声音道:老公,你醒了,我好累啊,再睡一会儿吧!

    细软的胳膊攀上他的脖子,南怀瑾迅速地将她推开,然后从床上跳下去。

    但是他一时腿软差点没把自己给绊倒,桑榆吃吃地笑:老公,你还是悠着一点,昨天晚上你太勇猛了,是不是脚都软了?

    南怀瑾从地上捡起睡袍披上,一抬头又和谷雨的眼神四目相对。

    这种感觉仿佛是凌迟,一块一块的将他的皮肤给硬生生的给掀下来,令他痛不欲生。

    南怀瑾走进浴室开始一遍一遍地冲刷自己,忽然门口传来动静,透过水务的淋浴间的透明玻璃外,看到桑榆就站在门口嘴角噙着嘲讽的讥笑正在看着他。

    老公,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你就好像像一个少女被奸污了第二天早上的反应,你这反应是不是有点夸张了?我一个女孩子被你折腾一个晚上还什么都没有说,你却在这里洗澡。

    桑榆的手里拿着一个什么,她忽然走过来用力的拉开了门,将手里的东西抖给南怀瑾看。

    原来她手里拿的是一条床单,这是他们昨天晚上床上的那条,上面有一块触目惊心的殷红的血迹。

    忘了跟你介绍,昨天晚上之前还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你说现在在冲凉房里面疯狂清洗自己的人是你还是我呢?

    南怀瑾冷冷地看着她,用力的关上淋浴间的门,将脊背对着她。

    他不理桑榆,很好,反正她想做的事情已经做了,和自己喜欢的人鱼水之欢的感觉真不错,特别是南怀瑾看着她的眼神,欲望中又透着些湿漉漉,真的是很令人心动呢!

    南怀瑾洗了澡换了衣服下楼去餐厅,桑榆居然做好了早餐,两份火腿蛋4片面包,整整齐齐的放在碟子里。

    她的鸡蛋煎的特别的漂亮,还是爱心形状的。

    桑榆两只手撑着脑袋坐在餐桌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老公,请你吃,我难得下厨。

    南怀瑾当做没有听见,打开冰箱正要拿一瓶水润润早已经口干舌燥的喉咙,但是一扭头看到了桑榆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猛然想起冰箱里的水恐怕是每一瓶都被桑榆做过了手脚,都不能喝了。

    只能用力的摔上冰箱的门,正待转身,桑榆端起果汁杯向他扬了扬。

    口渴啊老公,想喝水啊?老公喝这个呀,你放心,什么都没有的,你不信啊?那我喝给你看。

    桑榆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嗯,很好喝很解渴,富含多种维生素。

    南怀瑾不想跟她多说一句话迈出了餐厅,可是桑榆的声音还在追逐着他。

    今天是我18岁的生日成人礼,我要在家里面开party,我在锦城不认识什么朋友,所以欢乐祥和的气氛就需要老公你帮我营造了。

    南怀瑾的身体顿了顿,当做没听见继续往外走。

    身后传来桑榆的脚步声,她快速的跑到南怀瑾的面前,桑榆手里却多了一部摄录机。

    她打开让他看:老公,你还真的很上相,瞧我角度取的不错吧,把你的肌肉拍的线条这么好看,不赖啊,身材多好。

    那里面放的居然是昨天晚上她和桑榆在床上欢爱的那些情景,他真的没有想到桑榆居然丧心病狂的将这些东西都给录了下来。

    他终于忍不住开口:你想干什么?

    哈。桑榆开心地抚掌大乐:我还以为你一辈子都不跟我说话了呢?这不还是说了吗,我的要求很低啊!

    她将摄录机关起来:我只是想让你帮我张罗一个成人礼而已,就在这里,要不然的话,你说我把这个给二嫂看,她会不会气的永远都不会睬你,甚至她还永远都不让你去拜祭姐姐,按我二嫂的性格她极有可能这么做。

    大概已经被桑榆气到了顶点气到了极致以后反倒不会生气了,桑榆做出这种事情来很正常,这很符合桑榆的个性。

    南怀瑾也冷笑,此时他很是冷静:你给夏至看吧,在乎她生气的人是桑榆不是我,她生我的气也罢不生我的气也罢,对我来说没差。谷雨走了,世界上已经没有任何一个人的喜怒哀乐和我有关系。

    是吗?桑榆遗憾地耸耸肩:那我只好把这些发到网上去了,那这样点击率一定会爆增吧!这样全世界都知道我们两个有多恩爱。

    桑榆,你知道你在讲什么吗?南怀瑾不敢置信的盯着她:你不觉得你很匪夷所思,一个女孩子居然用性爱视频来要挟一个男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