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766章 是不是你?
    南怀瑾的密室是很安全的,如果他不说不会有任何一个人找不到,所以他就很奇怪,为什么桑榆就知道?

    这个女孩子真的是上天派来折磨很多人的。

    现在桑旗的孩子在他家里,虽然那里面有医生有护士,有最专业的人照顾着,但是南怀瑾还是有些不放心。

    特别是桑旗和夏至,几乎隔一个小时便打电话来,南怀瑾只能一遍一遍地跑去密室拍视频发给他们看。

    南怀瑾发现他每次去密室的时候,桑榆都在,她就搬一个小板凳安安静静的坐在暖箱的旁边,两手托腮目不转睛的看着保温箱里的孩子,全程姨母笑。

    桑榆似乎很爱孩子,护士小姐告诉南怀瑾:桑小姐晚餐之后就一直在这里看宝宝。

    所以当南怀瑾午夜最后一次拍视频之后,他问了一句:桑榆,你打算在这里呆多久?

    一直呆着。她捧着脸痴痴呆呆地看着保温箱里粉红色的小宝宝。

    南怀瑾忍不住问她:你很爱她?

    桑榆忽然仰起小脸,用很正经很正经的语气跟他说:很爱很爱,如果有任何一个人想要伤害她,我一定会将它剁成饺子馅喂狗。

    桑榆说这话的时候,眼中又是流露出蓬勃的母爱又是流露出狠意,特别的矛盾纠结。

    南怀瑾后来发现一件很有趣的事,就是至今为止他和桑榆打交道到现在,他都不是百分之百的了解她。

    她到底有多少张面孔?真是花样百出。

    之前一直都是恶魔,现在呈现在他面前的却是一个充满了慈爱的姑姑。

    有的时候我真想用一把刀划开你的胸口,看看你的心到底是什么颜色的。南怀瑾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忽然觉得像某个武侠小说里的幽怨的台词。

    桑榆笑嘻嘻指了一下医生:医生有的是手术刀,你可以问他借。

    难道你不怕痛吗?可能你是真的不怕吧。

    谁说的?我怕着呢。我这个人虽然坏,但是我还是有痛感的。

    能承认自己坏真是少有。本来南怀瑾是要回房间睡觉的,被桑旗那两口子一遍一遍的折磨,尽管失眠他都有些困了,但是他有些话想跟桑榆问个清楚。

    他干脆也找了一张小板凳在桑榆的面前坐下来,单手托腮,凝视着她漂亮的小脸蛋。

    桑榆,我问你,桑伯母的胃出血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干嘛好好的问我这个,你不是早就有了定论是我干的吗?

    你说你要给你妈妈报仇,所以你没必要对卫兰言听计从。

    那也许是我骗你的呢?

    你说说看,我保证不打死你。

    桑榆指着自己的嘴巴:我要喝水,帮我去拿苏打水。

    南怀瑾很忍耐地看着她,然后点点头好:那你就继续卖关子吧,我不介意继续误会你。

    你也说是误会了,怎么老公,在你的心目中通过这件事情我忽然变成一个好人了?我做好人好不习惯呢!

    桑榆在他身后喊着,南怀瑾已经拉开门走出去了。

    南怀瑾迷迷糊糊地睡去,大概是到第2天早晨了吧,他却被一阵悉悉嗦嗦的声音吵醒,一睁眼桑榆的大眼睛在他面前无限放大。

    他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向后躲,用胳膊肘撑起身体,桑榆趴在他的身上像一只大蛤蟆。

    你干嘛?南怀瑾将她从自己的身上推下去,桑榆翻倒在床上,干脆仰面躺着,两只手放在脑后,惬意的很。

    我问你,二嫂还有奶吗?

    不知道。他看了一下钟,才7:00,昨天晚上2:00多才睡,很明显的睡眠不够。

    我觉得孩子还是喝母乳比较好,要不然让二嫂每天把奶给泵出来,然后送到这里来给宝宝喝,你觉得如何?

    这倒是一个好办法,不过你不怕这样会被卫兰给发现?

    我尽早解决卫兰不就行了?桑榆闭上眼睛:我好累呀,你去密室里看宝宝,我眯瞪一会儿。

    你在那里呆了一整夜?

    是啊,红糖真可爱,她是我见过世界上最可爱的小姑娘。

    桑榆就是现在母爱爆棚,她也是一个令人厌恶的小恶魔。

    南怀瑾从床上下去,走进衣帽间换衣服,想想不放心还是把门给反锁了,桑榆说不定会偷看。

    等他换了衣服从里面走出来,发现桑榆躺在他的床上睡得四平八稳,甚至还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桑榆睡着了,她睡得很沉很沉,看上去很累的样子。

    卫兰用桑榆给她的婴儿的毛发又和桑旗的毛发进行了DNA的比对,没多久结果就出来了,那个孩子是桑旗的孩子没错了。

    看到这个结果,卫兰自然是高兴的,但是忽然她又觉得桑榆有点恐怖,这样一个漂漂亮亮的女孩子,做起这种事情来居然如此得心应手,而且又特别的冷静。

    这种人只能利用,利用完了以后就给踢到一边,要不然一直留在身边想一想就毛骨悚然。

    桑旗的新生儿在生下几个小时之后就失踪的事情,在锦城传的沸沸扬扬,桑先生自然也知道了,大发雷霆。

    把桑榆和卫兰通通叫到客厅,卫兰泰然自若,这事情本来就是桑榆做的,跟她无关。

    而且桑榆也不会供她出来的,就像上次琴晴的事情一样,大不了桑榆自己扛下来,跟她没关系。

    卫兰大腿跷着二腿,用指甲钳磨着指甲,漫不经心地听着桑先生暴怒地发着火。

    除了夏至,所有人都在,桑太太无声地流着眼泪,桑旗坐在沙发另一侧,看不清他的表情。

    桑榆低着头,任凭桑先生如何发火,她也不发一声。

    终于,桑先生按了遥控器,电视上出现了一个视频,那是医院里的监控录像。

    一个护士穿着护士服,戴着护士帽和口罩低着头走进特护室然后抱走了孩子。

    桑先生按动了暂停按钮,然后指着那个人问桑榆:这个人,是不是你?
为您推荐